[纽约]2019年11月21日  ::返回主页 ::中文文章 ::English ::日本语文章 ::长青论坛     
 
 
致读者
 

YouTube频道
 
影视节目
 
美国政治
美国经济
美国文明
左派右派
 
中国问题
台湾问题
西藏问题
新疆问题
 
亚洲问题
欧洲问题
美洲问题
非洲问题
中东问题
 
新闻自由
新闻采访
人物特写
个人随想
 
审判邪恶
民主运动
知识分子
文学艺术
访谈演讲
 
 
 
曹长青∶杜文正“装饰”人文空间 2016-04-15
为脱星起立鼓掌的好莱坞 2016-02-29
夏志清捧张爱玲贬鲁迅之谬误 2014-12-29
配诗∶寻找自由 2014-06-29
夏志清的反共精神和文学盲点 2014-03-24
反省期间写的诗∶我是—— 2013-06-21
用下半身写作赢诺贝尔奖——写在莫言领奖之际 2012-12-08
顾彬批莫言实在到位 2012-10-18
莫言得诺奖不是坏事 2012-10-15
从雨果《九三年》看大革命 2011-12-02
张艺谋是文化秦始皇 2010-03-29
《阿凡达》为何输了奥斯卡? 2010-03-11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2009-12-10
大江健三郎和铁凝的“调情” 2009-11-04
她让我一次次落泪 2009-04-20
《钢琴家》是奥斯卡唯一亮点 2007-07-26
张艺谋歌剧《秦始皇》被美国评论家痛斥 2007-01-24
《断背山》和李安的反道德 2006-03-15
长青论坛(1月13日)∶写作从哪里获取营养? 2006-01-13
神经错乱的瑞典文学院 2003-10-10
奥斯卡:黑色夜晚,黑人翻身 2002-03-28
奈保尔,乔伊斯,普鲁斯特——奈保尔评介(6之6) 2002-03-25
奈保尔,鲁迅,昆德拉——奈保尔评介(6之5) 2002-03-24
奈保尔抨击伊斯兰——奈保尔评介(6之4) 2002-03-23
奈保尔不替母国印度遮丑——奈保尔评介(6之3) 2002-03-22
奈保尔歧视非洲?——奈保尔评介(6之2) 2002-03-22
奈保尔的“政治不正确”——奈保尔评介(6之1) 2002-03-21
最佳时机的诺贝尔文学奖 2001-10-16
奈保尔:孤军作战,写出真实 2001-10-11
「乱世佳人」被整形,《飘》来官司 2001-08-19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五:真兽性对待假道德 2001-02-28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四:高行健得奖损害中国文学形象 2001-02-27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三:穿上新装就编织童话? 2001-02-26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二:文学是挤奶还是排泄? 2001-02-25
Nobel translator taken to task 2001-02-17
朝拜高行健——媚俗的港台媒体 2001-02-10
"Modern" Form Can't Hide Bad Prose 2001-02-02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一: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误读——访马悦然 2001-01-27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十:六个偶然编织了皇帝的新衣 2001-01-26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九:时代错位的领奖词 2001-01-09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八:瑞典这次看走了眼 2001-01-08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七“我你他她”,一塌糊涂——高行健作品的人称混乱 2001-01-07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六:粗劣的性幻想——高行健小说的女性形象 2001-01-06
评高行健系列作品之五:高行健作品的艺术“丑” 2001-01-05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四:高行健的粗劣语言 2001-01-04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三:高行健的拙劣模仿 2001-01-04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二:伪个人主义:《一个人的圣经》 2001-01-03
评高行健作品系列之一:皇帝的新衣:《灵山》 2001-01-02
Chinese literature faces a century of failure 1999-12-12
「诺贝尔文学奖」为何与中国无缘 1999-10-27
托尔斯泰的婚姻悲剧 1999-04-11
泰坦尼克:永不沉没的史诗 1998-03-22
看“辛德勒的名单” 1994-03-20



联络本站 Email: [email protected]
© 2002, 2019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