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法拉奇挑战伊斯兰

曹长青

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最近出书,激烈批评伊斯兰教和西方左派知识份子,结果遭到欧洲媒体的围攻和阿拉伯世界的谩骂,两个意大利穆斯林组织给她发信,像霍梅尼下令要处决《魔鬼的诗篇》作者拉什迪一样要“杀死”她。法国三个团体以“散布种族歧视和仇恨罪”把她告上巴黎的法庭,要求立即查禁她的书,该案的进展将成为法国如何对待言论自由的标 ,引起西方知识界瞩目。

法拉奇在七、八十年代以采访国家首脑、尖锐提问著称,她的采访录《采访历史》成为很多西方院校新闻系学生的必读书。法拉奇当年也曾是比较激进的左派,反对越战,同情越共,强调平等和女权等,并和希腊的反政府游击队领袖结婚,以他的经历写了《男子汉》一书。但在过去近20年里,法拉奇住在纽约,保持沉默,不再发表文章。有人认为这是因为这位今年72岁的老记者在12年前查出患了癌症,消沉了;也有人认为,因为法拉奇的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左派的幻想破灭,转变成了一个右派;她是因反思自己的左派经历而痛苦、而沉默。

911事件发生後,意大利著名报纸《Corriere della Sera》的编辑请求法拉奇“打破沉默,至少写几个字”,住在曼哈顿目睹两座大厦倒塌的法拉奇,在愤怒和激情下,一气写了八万字的题为“愤怒和自豪”(The Rage and The Pride)的长文。意大利的报纸破天荒地用了四个整版另加四分之一版,摘发了法拉奇的文章(删掉了其中过於激烈批评伊斯兰教的部份)。

美国媒体说,法拉奇“复出”後发表的这篇文章“成为欧洲新闻历史上最具震憾性的事件之一”,登出这篇文章的报纸,在四小时之内卖出了100万份!破了历史纪录。

随後意大利一家出版社把没有删节的法拉奇的长文出了书,七个月内在意大利卖出了100多万本。法拉奇自己把书翻译成法文,在巴黎出版才几个星期,就销出14万册,登上法国全国新闻杂 《快讯》(L’Express)「非虚构类作品畅销榜”第一名。德文版在慕尼黑出版後,到今年八月底仍居德国《明镜周刊》畅销书榜的榜首。该书的韩文版、希伯来语版都在翻译之中,陆续将有20多种文字在30多个国家出版。

该书英文版(也是法拉奇自己翻译的)今年十月刚在美国上市,全球最大的网络书店“亚马逊”的编辑评论说,“法拉奇把它说成是一本‘小书’,但其实正相反,它是一本伟大的著作,是一本宝贵的书,它震憾我们的良知。它也是法拉奇个人灵魂的素描,像一只戳入我们思想和心灵的牛角,和我们连在一起。”

但法拉奇的这本书却受到欧洲左派知识份子几乎一致的批评和谴责,更有欧洲穆斯林群体和阿拉伯世界媒体的谩骂和攻击。一些宗教领袖在法国左派大报《世界报》上登文章谴责法拉奇散布“种族歧视”;英国左派报纸《卫报》专栏作家卡巴尼(Rana Kabbani)在该报撰文指责法拉奇“激烈地从左派向右派转舵”;

另一家左派杂 《国际政策》则发表贝尔波利蒂(Marco Belpoliti)的文章,指责法拉奇的想法是“民族主义,排外主义,沙文主义”,并说法拉奇的“法西斯主义”在意大利有相当的民意基础;

法国著名的研究伊斯兰教专家凯佩尔(Gilles Kepel)则把法拉奇的书称为“丑闻”,“是令人厌恶的垃圾”;巴黎主要清真寺的教长鲍巴克尔(Dalil Boubakeur)则把法拉奇的书称为“挑衅”;法国左派旗舰报纸《解放报》则发表自由派评论家塞蒙(Marc Semo)的文章,说法拉奇的书是“病态的”┅┅

法拉奇在书里究竟说了什麽,引起了欧洲如此两极的反应?911事件发生之後,探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书成为紧俏货,但从政界到学界,绝大多数人都强调,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并不代表伊斯兰教,更不体现《可兰经》的真谛,穆斯林是爱好和平的,和原教旨份子完全是两回事。

但法拉奇却在她的书中毫不含糊地指出,伊斯兰恐怖份子是现代的纳粹和法西斯,是新的盖世太保和黑衫党,他们正在进行“历史倒转”的十字军“西征”来进攻西方世界。西方左派媒体,偏袒这些穆斯林,不对此高度警惕,结果导致西方在“自杀”。法拉奇在书中激烈抨击了西方左派媒体的“偏见”、“天真”和“愚不可及”;并把西方左派称为“伪知识份子的恐怖主义”(pseudo-intellectual terrorism),“红色法西斯份子”(red fascists)。

她说,纽约世贸大厦被恐怖袭击,世界上绝大多数穆斯林都感到高兴,其中包括移民到欧洲的那些穆斯林。如果西方“纵容、容忍或对这些穆斯林抱有希望,就是自杀。”

法拉奇书的结论几乎激怒了所有欧洲的左派知识份子,因为她警告说:我们常被告知,穆斯林恐怖份子只是一种伟大信仰(伊斯兰教)中失望、绝望、邪恶的一小块边缘部份;但事实是,它是伊斯兰教本身的一个组成部份。“伊斯兰教(Islam)和伊斯兰主义(Islamism)之间没有重要的区别。”伊斯兰教本身有严重问题,“伊斯兰教这座大山,在过去一千四百年来都没有移动过,从来没有从它蒙昧的深渊中挣扎出来,没有向文明世界打开它的大门;它迄今都没有愿望和自由、法制、民主和进步发生任何关系。”

法拉奇发出如此“大胆”的言论,不仅遭到欧洲左派知识份子和穆斯林的围攻,阿拉伯世界更是一片叫骂。沙特阿拉伯的报纸把法拉奇称为“犹太复国主义的走狗”。意大利的两个穆斯林团体,公开发表了要“杀掉”法拉奇的威胁信。

最近,三家法国“反歧视”团体和一家瑞士的类似组织,在巴黎和日内瓦法院分别起诉了法拉奇,要求法庭下“紧急制止令”,查禁法拉奇的书;并控告法拉奇“散布歧视和仇恨”,要求把这位女记者逮捕判刑。

在不久前的第一次听证中,这两国法庭都否决了查禁法拉奇书的诉求。但准备近期开庭审理法拉奇的书是否“散布歧视和仇恨”。法拉奇聘请了刚刚和法国《解放报》打赢一场官司的研究纳粹浩劫的专家和作家戈德内代尔(G-W Goldnadel)做她的律师,这位律师说,“法拉奇的书是一本很重要的著作,它震憾人们的良知,是本具挑战性的书。现在这个案子的核心是:反击伊斯兰恐怖主义将更加困难,因为那些“知识份子恐怖主义(intellectual terrorism)”用反歧视来包装自己(禁止人们自由地批评伊斯兰)。”

这位律师说的是事实,在法拉奇案之前,法国新锐小说家(三本小说都成为畅销书)威尔贝克(Michel Houellebecq)也被法国两大清真寺和总部设在沙特阿拉伯的“世界伊斯兰联盟”告上法庭,理由是他的书及谈话“散布宗教仇恨”,污辱伊斯兰教。

威尔贝克的长篇小说《站台》中有个这样的情节:主人公痛苦地看著他的情人死於一次伊斯兰恐怖袭击,之後他每听说有“巴勒斯坦恐怖份子”被打死都由衷地高兴。另外威尔贝克在去年九月法国《读书》(Lire)杂志的专访中说,“最愚蠢的宗教,还是伊斯兰。”他还说读《可兰经》使他感到非常“沮丧”,因为里面有危险的东西,使他不得不说伊斯兰是“危险的宗教,而且自它问世以来就是如此”。

在法庭上,威尔贝克再次公开宣称,“《可兰经》的经文既不倡导和平,也不提倡爱,更不主张宽容。这才是仇恨的经文。”作家强调,“我对穆斯林从来没有表示过半点蔑视,但我始终蔑视伊斯兰教。”

对法拉奇案怎样判决,标志著法国是不是坚持言论自由的原则,是否对言论实行双重标准。因为在法国和欧洲主要国家,穆斯林人办的报刊,恶意造谣和诋毁基督教、反犹主义等言论比比皆是,包括明显是编造的所谓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犹太人秘密联手炸毁了世贸大厦然後嫁祸给阿拉伯人的书,上了巴黎的畅销书榜,都从来没有人起诉他们散布“种族和宗教仇恨”,现在法拉奇和威尔贝克这两位知名作家的书中有对伊斯兰教的批评,就被告上法庭;如果他们被定罪(要入狱一年和近五万欧元罚款),就是法国在言论尺度上实行双重标准。

按照言论自由的原则,真理和真实只能通过公开的辩论、信息的最大限度流通来获得,而不是通过监狱和限制言论的公开发表。法拉奇和威尔贝克都是作家,他们不是街头暴力和仇恨的煽动者,他们像所有爱好言论自由的知识份子一样,应该有对任何宗教公开质疑、批评(以至激烈的批评和蔑视)的权利,这种基本人权绝不可以为了“政治正确”而被剥夺。

美国《评论》杂志资深编辑考德威尔(Christopher Caldwell)在今年十月号发表的“法拉奇事件”专文中指出,法拉奇的这本书虽然有些用词过於激烈,有些表述不太严谨,但就像当年左拉那篇著名的“我控诉”的辩护词一样,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份子的“灵魂的哭喊”,说出了很多人也同样认为、但不敢说出的事实。

网络书店“亚马逊”的编辑在书评中说,“法拉奇用她著名的勇气,迸发出毫不留情的指责、愤怒的抨击;用她残酷的真诚,表达出清晰透明的思想和热情、令人不快的真实和看法,那种我们全都有,但却不敢说,或者不敢大声说出口的看法。”

(载《开放》2002年12月号)

作者附记:

法拉奇在沉默、隐居了十多年之後,今年10月22日首次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公开演讲。她对这次公开露面解释说,“因为现在我们处於战争时期,美国就是战争的前线,我必须参加战斗。”

她说虽然接到了几个穆斯林组织要杀死她的威胁信,但她绝不会退缩停笔。这位今年72岁并患了癌症的老记者说,“我必须做,因为生命来日无多,我必须独力做得最好。”在这次演讲中,法拉奇再次强调,西方不仅面对伊斯兰极端份子,而且也在面对伊斯兰本身。她把伊斯兰比做一座难以移动的千年大山,难以改变,并充满了对西方的仇恨;不仅外部的伊斯兰世界对西方构成威胁,而且在西方社会迅速增长的穆斯林人口,并不融入西方文明,反而要改造西方的文化。她举例说,在意大利的穆斯林人,竟要求从公共场合取消十字架,还不许他们的男孩子由女性老师授课等。法拉奇尖锐地指出,穆斯林进入西方国家之後,正在利用西方社会的新闻和言论自由,来传播伊斯兰主义,如果西方国家不警惕,他们要一直到做到把西方征服为止。

法拉奇在演讲中解释说,她的书《愤怒和自豪》,“愤怒”的是伊斯兰的威胁,及西方左派对这种威胁的软弱;“自豪”的是西方文明。法拉奇的《愤怒和自豪》一书可以在亚马逊网络书店邮购,上面并有读者和该网络书店编辑的评论等,网址是: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ASIN/0847825043/qid%3D1040010990/sr%3D11-1/ref%3Dsr%5F11%5F1/104-9687097-9879168

2006-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