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星期专论」:小丑闹剧般的“国共第三次合作”

曹长青

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率团访问北京,和共产党会谈,然後发表共同声明,被称为「第三次国共合作」。从国共交手的历史来看, 这次「合作」不仅注定失败,更增加一层小丑闹剧般的荒诞。

人类迄今的历史从来都是自由战胜专制,而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是列宁式的党;独裁政党的特色就是一个一定要吃掉另一个;小独裁必定成为大独裁的手下败将。在民主已成为世界潮流的今天,两个曾给中国人民、台湾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政党,一个从没经过中国人选举,一个在台湾选举中被人民淘汰,现在却走到一起,想要决定台海两岸的命运,这本身就是一个「国际笑料」。

国民党当年在中国之所以节节败退给共产党,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对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没有清晰的认知。这次国民党还要跟共产党合作,说明他们迄今为止都没有从一败再败给共产党的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主要在於孙中山提出「联苏、容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而「联苏容共」,就是联合纵容共产党;「扶助工农」则是支持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赞美的以暴力打土豪分田地。孙中山之所以这麽做,是因为本质上他和共产党在一种思维框架下,也是要建立「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的独裁制度,他提出的「三民主义」,也在相当的成份上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相吻合,因为其中的两个内容(民族民生)都是强调大政府,而不是个人权利。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韦慕庭(C. Martin Wilbur)曾写过一本《孙中山传》,他论述说,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国获得发展的机会,进而征服中国,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是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所以国共第一次合作的结果,不仅没有成功,反而糊里糊涂地帮助了共产党势力壮大(当时共产党才成立三年)。

国共第二次合作,表面原因是张学良发动「西安兵变」,迫使蒋介石联共抗日,但真正原因仍是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邪恶缺乏清楚认识。中国发掘出的史料证实,张学良当年已经加入共产党;但刚愎自用的蒋介石却一直坚持由张学良领导「剿共」。在国民政府官员和士兵在西安事变中被打死多人之後,按理说蒋介石应该更清楚共产党是怎麽回事,但他安全回到南京之後,却正式承认共产党的合法性,并把共军列入国军编制,给了番号「第八路军」和「新四军」。於是这支军队八年後扩大到百万人马,最後打败了国民党。

当年国共内战,国民党军事失败的转折点是东北战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蒋介石启用蒋经国做对苏联政策顾问(负责东北外交),由於蒋经国仍对苏共和斯大林有幻想,结果加快了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失败。据前美国驻台官员陶涵(Jay Taylor)所著的《蒋经国传》,连蒋介石本人都承认,他对斯大林有幻想的东北政策是「最严重的错误」;「蒋经国因为东北交涉失败,备受抨击,政治地位下降」。

後来在中共获得联合国席位,台湾的国际处境非常艰难之际,蒋经国总统能够坚持反共,绝不向北京妥协,可能就是因为他和苏共、中共都打过交道,有过惨痛教训,而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因此他在一九八五年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时才坚定提出三点:台湾是个民主宪政的国家;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台湾问题」,只有中国问题;只要中共在大陆实行共产制度,两岸就绝无谈判之可能。而且在晚年做出两项智慧的选择,一是开放党禁报禁,开启台湾民主之门;二是提拔李登辉接班,指望通过国民党本土化,以获重生机会。

而今天江丙坤的中国之行,以及国民党主席连战要去北京的所谓「破冰之旅」,完全是背叛蒋经国所启动、李登辉所推动的台湾民主化、国民党本土化的路线。因为去和共产党「合作」,就是去和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的邪恶势力合作,这不仅损害台湾的民主,更是挑战人类的民主价值本身。连战们还在幻想要做「全中国的国民党」,可惜这种自恋式的所谓「破冰之旅」,最後结果一定是掉到冰窟窿里,自溺自戕。

前两次国共合作,都是在国民党势力远大过共产党之时,但最後都被共产党玩於股掌。现在国民党在台湾都已经被选民淘汰了,却可怜巴巴地去「小江拜老江」(江泽民),指望通过跟大独裁握一下手而提高一点国民党的生机,其效果只能适得其反。因为国民党这次根本谈不上什麽和共产党合作,只是一个朝拜,一次谄媚,一种变相投降而已;同时,这种行为的逻辑不通和身份不符之处,只能成为国际政治中的一个「笑料」。

首先你只承认「中华民国」是中国,根本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怎麽却去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机构签署什麽协议呢?你要麽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一个反对党,去和执政的共产党谈判;要麽作为两个中国之一的国家领导人去和另一个中国谈判。现在你哪头都不认,既不是中共政府的反对党,也不认两个中国,更不认一中一台,那你跑到北京不是自我作践嘛?

更荒唐可笑的是,作为一个宪政民主国家的政党,你不是台湾的执政党,你没被人民选择,哪来的资格去代表台湾民意和另一个政府签署协议,何况对方还是敌对国?这就如同在冷战时,美国的在野党绝不会去莫斯科和苏共签署什麽协议;伊战前,美国的民主党也绝不可能组团到巴格达,和萨达姆的独裁党签署什麽「共识」,因为这不仅与身份不符,更是对本党的自杀行为。国际舞台上实在罕见这麽愚蠢的政党。

而国民党这次出访北京所选择的时间,更是对台湾人民的严重挑衅。在中共刚刚通过了要武力吞并台湾的「反分裂法」之际,任何一个真正珍惜自由价值的人,都会坚决反对独裁中国的霸权行为。这就是为什麽三二六台北有百万人上街抗议反分裂法。但连战、江丙坤们不仅不参加捍卫民主台湾的三二六活动,反而马上跑去与中共「合作」,这就等於在恶霸扬言要用暴力手段霸占你全家之时,作为兄弟之一的你却跑去恶霸家做客,喝交杯酒,这不仅是告诉世人,你愿意做恶霸的「同谋」,而且更降低你在台湾这个「家」里的信誉和执政机会;因为在宪政民主的台湾,选票是靠向人民求来的,而绝不是靠跑到外边去联合大恶霸吓唬出来的!

国民党的这次劣行说明,它已堕落到历史最低点,不仅完全没有了当年那种抵抗共产党的勇气,同时也失去了在台湾赢得民心的信心,所以才跑去北京,试图借宿敌共产党的大棒,来对付台湾执政党和台湾人民。这种想靠独裁、恶霸帮忙,来稳固并强化自己在台湾地位的做法,真是再妙不过的自杀行为,其小丑闹剧般的滑稽,大概无法不令许多人窃笑不已。

(台北《自由时报》「星期专论」2005年 4月3日)

2005-04-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