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温家宝在「中外记者会」玩把戏

曹长青

在中国人大会议结束那天上午,中共总理温家宝主持了「中外记者会」,用两个小时回答记者提问。在欧美国家,国家领导人主持新闻发布会是常见的,但在中国,一年能有一次就不错了。但无论是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还是前任江泽民,出席这种记者会的机会是极为罕见的,所以温家宝的出席吸引了几百名中外记者。

在美国中文电视上看了这场现场转播的记者会,第一个感觉是,为十三亿中国人感到悲哀,因为堂堂中国总理的水平之低,讲话能力之差,实在令人目瞪口呆。

首先,温家宝讲话的那种官腔,那种做作,那种拿腔做调,简直令人无法忍受。而且温家宝说话的速度之慢,可能是天下少见的。他毫无道理地把一句话断开,中间停顿几秒,有时甚至几十秒,然後才把话说完。而且句子之间,有时竟长时间停顿,好像他一瞬间犯了痴呆症,直到超过所有人忍耐的长度,才拖著唱京剧般的长腔把话说完。这种讲话让人想起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时的声嘶力竭,和林彪在文革中举著毛语录喊「毛—主—席—万岁」时的气短。

看温家宝这种中共官员传统讲话模式,真不知道台下那些记者,还有电视机前的中国观众是怎麽忍受的。也许是中国人没有选择余地,也许是一年才一次这种折磨,将就了,也许中国民众根本就不去听这种官话,也许那些被称为喉舌的中共官方记者们早就习以为常,见多不怪了。

但在美国这种自由选举的国家,别说其他能力,仅以温家宝这种慢吞吞的讲话腔调,他恐怕连个镇长也选不上。因为多党制就意味著很多人出来竞选,而口才、演讲、说服民众的竞选能力,是一个政治人物必备的条件,否则就根本选不上,更绝无做到温家宝那种高位的可能。以温家宝这种水平能当上「总理」,本身就说明中国是一个平庸者当道、人才被扼杀的逆淘汰社会。

温家宝的讲话内容几乎全部都是官话、套话,像是从《人民日报》抄下来的。而且有几个迹象表明,温的很多回答,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而且那位官方英文翻译也不像是真正的「现场直译」,可能也是事先已译好讲稿。因为温家宝讲话时,几乎像在背书面稿子,大三点套小三点(一般口语随机回答问题,不会是这样的)并引用文言文的中国古语,甚至印度梵文古诗(回答印度记者提问时),那位英文翻译都能熟练地「译」出,显然事先得到稿子,否则那位印度古诗作者的英文名字,是不大可能「现场」译出的。而且当温家宝提到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时,只给了姓氏(即last name),那位翻译就能译出英文全名,显然事先知道温的回答内容。

但温家宝是怎麽事先知道记者提出什麽问题呢?奥妙就在这里,因为决定哪个记者可以发问的是中共新闻官员(而不是温家宝本人),对於自己的官方记者,则可以事先说好问什麽,温的秘书就可准备;而对於外国记者,点名日本记者,对方一定会问中日关系;点名香港记者,一定会是当时热门话题董建华辞职;给一个印度记者,很可能就是温家宝要访问新德里和中印关系;而给一个美国记者机会,不外是刚通过的「反分裂法」和中美关系。从温家宝的记者会来看,完全是这个模式,被允许提问的香港、日本、印度和CNN记者,都是上述这样提问的,因此温家宝就可事先准备好,并译好英文,於是「演出」这个好像是临时应答、现场翻译的记者会。

中国新闻官员的唯一「疏漏」是,当点到德国记者时,这个「呆板」的德国人竟没有问中德关系,或欧洲对中国武器是否解禁的问题,而是问中国什麽时候取消死刑。只有对这个问题,温家宝迟疑了,显然他的秘书没有准备。因此在两小时的记者会上,只有对这个问题温家宝回答的最短,英文翻译也不像对别的问题那样熟练和地道。因为可能只有这个问题是「突发」的,属於真正的「现场」「问、答」。

最可笑的是,在温家宝回答问题时,由於在场的七百多名记者(据《纽约时报》报导)绝大多数是中国官方媒体人员,他们竟几次热烈鼓掌。在西方,记者是独立於政府的,怎麽可能会为主持记者会的总统等权力人物鼓掌,更不会欢呼。仅从这件小事就可看出,不仅是中国政府把记者当作喉舌,那些记者本身也把自己当作是喉舌。从本质上来说,正是温家宝所代表的暴力政权,和官方记者所代表的洗脑宣传,才构成了中共的专制统治。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5年3月17日)

2005-03-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