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给杨澜式的中国主播一面镜子

曹长青

3月9日晚上,在美国三大全国电视网之一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担任长达24年晚间新闻主播的丹.拉瑟(Dan Rather)正式卸任,成为一条引人注目的新闻,因今年73岁的拉瑟是美国电视历史上做新闻主播时间最长者,多达近四分之一世纪,而在这个期间,美国以至世界发生的重大事件,都有拉瑟的报导或亲身采访,因而他和这个波澜起伏的时代联为一体,成为一种象征。

当晚CBS电视特意在黄金时段播出为拉瑟编制的长达一小时的特别节目,回顾这位老记者和资深主播的新闻专业之旅。看这个节目,如同跟拉瑟一起走进历史,目睹肯尼迪在达拉斯被刺,悲壮的越战,尼克松的水门丑闻,柏林墙的轰塌,纽约世贸大厦被炸,伊拉克战争┅┅尤其令华人观众感慨的是,16年前拉瑟在天安门广场对六四屠杀的现场报导:那些挥舞旗帜、呼喊民主的学生,那些阻挡坦克的民众,那些端著刺刀屠杀的士兵。鲜活的画面,就像发生在眼前。

拉瑟从北京播出的最後一个报导画面是,大批穿便衣的中国警察涌进CBS的北京报导室,强行要拉断天线,美方人员中的唯一东方面孔是在现场做协调翻译的前美国驻北京大使罗德的夫人包柏漪。拉瑟凝重地播报了最後一段话後,卫星天线就被拔掉,於是CBS的电视画面一片漆黑,如同当时的中国。

十年前,拉瑟曾在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做过一场演讲,虽然当时他已是大牌主播,但他强调的是,和主播(anchor)相比,他更是记者(reporter),通篇演讲都是怎样做一个好记者,他认为好记者的价值超过名主播。从拉瑟的新闻生涯也可看出,和其他美国电视主播们一样,他走的是一条专业之路。虽然拉瑟担任主播有24年之久,但他在CBS曾做过18年记者,五十年代还在美联社等当过记者,整个新闻生涯长达半个世纪。不仅拉瑟,美国的电视新闻主播们,几乎都是这样从小记者开始一步步做起,成为优秀记者之後才一点点从地方小台往全国性大台挪动,经过多年的奋斗,成为有成就和有影响力的记者之後,才可能坐到那个新闻主播的位置上。

美国的新闻主播不是坐在台上对著观众看不见的字幕机念稿子,而是要有相当强的新闻专业能力,了解各方的政情和民情,能够驾驭瞬息万变的各种信息。尤其是面临总统大选、突发事件的时候,新闻主播要连续十几,甚至几十个小时统筹、播报各种涌来的信息,还要现场组织专家评论,那个时候,新闻主播如同演讲台的主角,要滔滔不绝,永远有说辞,而且既不能敷衍,更不能胡说,因为有多家电视的竞争,有收视率的制约,听众在用遥控器无情地选择和淘汰。

曾和拉瑟一起担任过CBS共同晚间新闻主播的华裔宗毓华(Connie Chung)也是这样,在大学念完新闻专业後,从地方记者和主持人做起,整整做了23年之後,才最後获得CBS晚间新闻主播的位置(但只做了两年就被排挤掉,因拉瑟不愿他的位置被别人分享)。

看拉瑟的新闻回顾,令人不期然想到中国和台湾的电视主播,两岸的媒体有很大不同,但有一点却相当类似,那就是仍然靠长相和声音来选择主播。台湾的电视主播,多数是二、三十岁的漂亮女孩子,完全没有新闻训练,以长相、嗓声、念稿能力而获得新闻主播位置。中国的情况更严重,像前一段卷入绯闻的赵忠祥就是一个典型,只是靠嗓音浑厚,形象端庄,却没有基本的新闻训练和素质。不用说别的,看他在绯闻期间对控告他的女当事人的那些怪异的答覆和反应,简直难以让人相信这样水平的人曾经是堂堂中国最大电视台的大牌主播。而曾一口一个「赵老师」、师从赵忠祥的香港阳光卫视的主持人杨澜也是如此,根本没有经过做记者的训练和摔打(更别说是有成就的优秀记者),从中央电视台一统天下时代的一个娱乐节目的共同主持人,靠瞒天过海、欺骗国人,说放弃在美国三大电视台当主持人的邀请,回国贡献,就开始主持新闻性电视节目了。靠欺瞒起家的人,成为中国所谓「最有影响力」的新闻主持之一,其讽刺意味足够。难怪中国不仅是一个骗子的横行之地,更是骗子的天堂。而在美国,别说曾撒杨澜般弥天大谎,即使只发生报导失实,都会保不住位置。

这次丹.拉瑟离职,不仅被美国媒体报导,还被纷纷评论,因他的离职不是辉煌顶点的急流勇退,而是有点暗然嘎止,因为原定他一年後退休,这次等於是提前离职,主要是因为他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引用别人提供的伪造资料说布什总统六十年代逃兵役,导致被称为「拉瑟门」的丑闻。那份指控资料早就被CBS内部专家质疑有假,因它不是六十年代打字机的产物,而是现代电脑word软件打出来的。但拉瑟仍坚持播出,结果酿成大错,成为他新闻生涯中的最大败笔。

但拉瑟如果只有这样一个败笔,也不致被如此非议。他遭到评论家抨击的主要原因是,在美国三大全国电视网主播中,他是党派意识最明显、最左倾的。他采访保守派的共和党籍总统时,总是咄咄逼人,甚至像吵架,充分显示出记者的进攻性。但他采访和其理念一致的民主党总统时,则相当温和,很少尖锐提问。当宗毓华被安排和他一起搭挡主持晚间新闻时,当时的克林顿总统曾来函祝贺,拉瑟在回应中竟谄媚说:「总统先生,如果我们有你和希拉莉在白宫的伟大的百分之一,就不会出错而成为赢家。」

拉瑟在采访独裁者时表现更窝囊,简直像个小绵羊,近乎唯唯诺诺。第一次去巴格达采访萨达姆,这个独裁者就喜欢上了拉瑟,采访後还给这位美国主播做导游,领他参观总统宫殿。在伊战之前,拉瑟再次飞到巴格达采访萨达姆,近乎恭维的语句,使萨达姆简直把他视为下属,说要和布什在联合国辩论,要拉瑟做主持人。

这种意识形态式报导,严重损害了CBS晚间新闻的品质,使CBS的收视率排在三大电视台之尾。连CBS自己的「60分钟」节目主持人、几年前曾去北京采访过江泽民的华莱士(Mike Wallace)都说,他们不看拉瑟的新闻报导。拉瑟之前的CBS电视名主播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曾使CBS收视率居首)直言不讳地说,「我非常惊讶CBS的收视率排在三大台之尾,他们仍然容忍拉瑟还占据那个主播位置」。因克朗凯特到了60岁就自尊地退休,而拉瑟年过七十,仍站著主播位置不放。业内人士说,这次CBS让拉瑟离职,也是利用这个「拉瑟门」丑闻逼他走路,让他到「六十分钟」节目做记者。

拉瑟的离职,可能标著左倾的三大无线电视网主导美国晚间新闻时代的终结。过去十年来,自有线电视和电脑网络出现之後,美国三大电视网的收视率一直下降,据Journalism.org公布的统计,从1993年至今,NBC晚间新闻收视率从19%降至15%(在三大电视中排第一);ABC从20%降至14%(排第二);CBS从18%降至11%(排最後)。三大电视网曾在美国晚间新闻收视率中占75%,主导电视舆论,现在则降至只有40%。

三大电视网的衰落,首先和有线电视崛起有直接关系,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安装Cable,创办不到十年的有线电视台福克斯(Fox)的收视率几乎接近无线的CBS。另一个原因是自越战之後,左派落潮,保守主义回升,尤其是911事件後,爱国主义和道德信仰等在美国空前高涨,三大电视台的左倾越来越被美国民众厌倦。《今日美国报》、CNN、盖洛普三家昨天(3月9日)公布的联合民调显示,多达42%的美国民众认为三大电视的新闻主播左倾(too liberal),认为保守的仅25%,认为公正的28%。其中对拉瑟的评价最低,有35%认为拉瑟左倾,认为他右倾的仅13%。有19%的听众认为从拉瑟的新闻报导几乎什麽也得不到("almost nothing"),而对ABC主播詹宁斯有这种评价的是8%,对去年接替布洛考而出任NBC主播的威廉姆斯(Williams)则是5%。该民调发现,美国人对拉瑟报导的相信率(believability)是过去20年来最低的。对拉瑟不满的新闻研究者,还建立了专门嘲讽他的网站「拉瑟的偏见」(RatherBiased.com),据该网页信息,拉瑟的晚间新闻收视率仅去年就下降了10.8%,上周就从780万降至740万。

曾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首的《CBS的偏见》作者、原CBS资深记者戈德堡(Bernard Goldberg)在无线电视MSNBC评论拉瑟的专题节目上所说,拉瑟的问题,其实是三大全国电视网,以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和《波士顿环球报》等左翼媒体的共同问题,这是一种文化,例如像拉瑟所报导的伪造布什逃兵役的文件,这种文件如果是针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凯瑞),这些左翼媒体根本不会报导。

但毕竟美国是市场经济,大众决定媒体。当年曾主导美国舆论的这些电视和报纸,现在收视率和发行量都在下降;有线电视,尤其是电脑网络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美国的媒体和信息生态,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知识份子精英主义」(intellectualism),正在被大众的「常识」(commonsense)所抵制和削弱,常识正在主导美国,而不是左派们的乌托邦和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幻想。

对於中国的新闻记者来说,拉瑟的启示是,要想当名主播,首先应该当好记者、有成就的记者;记者比主播更重要,因为媒体的核心是新闻,而不是播报员。拉瑟的教训是,不能让自己的党派意识影响或损害新闻的客观独立性。拉瑟本是一个相当敬业的记者,但由於党派意识过强,影响了他的新闻报导本身和记者生涯,结果丑闻成为自己新闻之旅的句号,实在可惜。

(原载《观察》2005年3月10日)

2005-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