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俄国能,为什麽中国不能

曹长青

各位女士、先生,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参加台北《大纪元时报》主办的这个讨论会。张清溪教授是我非常尊敬的经济学家,而且也是一位不仅为台湾人民争取权利,也为中国人争取自由民主权利的知名学者,所以他邀请我参加这个会,我还没有问内容就说一定会来。

看到《大纪元时报》上的【九评共产党】,觉得写得非常好。以前在海外,包括台湾,有很多文章批评过共产党,但像现在这样,集中用「九评」的方式还很少见;当然也很及时。所以今天这个会可能就是我们要「十评」共产党,从经济方面。

我不是研究经济的,但我对俄国非常感兴趣,因为俄国和中国有相当的比较性。它也是共产国家,怎麽发生变化的?不仅政治还有经济方面。经济是很大的题目,我今天想讲一个具体问题∶中国和俄国在经济上的比较。

中国经济仅占世界的百分之四

一般来说,我们从媒体上得到的印象∶中国现在发展经济很快。现在每年差不多是百分之八的速度,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少见的。另外,中国现在是仅次於美国、德国的全球第三大出口国;并是全球接受外资最多的国家。这几个数字都可以显示中国经济在当今世界上的地位。

但回过头来看,在过去的二百年中,实际上今天中国的经济成就并不是最大的。资料显示,中国经济在世界上比重最大的时候是在清朝,1800年,也就是鸦片战争发生之前四十年的时候,那时候的中国经济,即清朝,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是百分之三十三,也就是说,整个世界经济的三分之一来自当时的清朝。当时整个欧洲才占世界经济的百分之二十三;美国只占零点八,即不到百分之一。那之後一百年,也就是中华民国成立十二年之前的1900年,中国的经济降到在世界只占百分之六点二。又过了近一百年,即1997年的时候,中国经济在全球降到只占百分之三点五,2003年才升到占全球百分之四。

而美国在1800年时虽仅占百分之零点八,现在则上升到占全球经济的百分之三十以上,也有数字说综合指数的话占百分之四十三。保守地说,现在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跟1800年清朝时相似,也是三分之一左右。而中国经济在当今世界占的比重并不是很大,只有百分之四而已。

另外,中国经济好像数字很大,速度很快,但其实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只是美国的九分之一强左右,中国的整体经济规模只相当於美国的一个纽约州;或相当於德克萨斯州的二倍而已。

「盗窃经济」,人人挖国产

刚才主持人讲现在有很多数字显示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是实际上也有严重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坏贷款比重太大。什麽叫坏贷款,就是银行贷出去的款完全回收不了。坏贷款的比重现在达到占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的百分之四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为什麽有这麽多坏贷款?因为银行行长都想通过贷款把国家公款据为私有。

有公司来贷款,我贷给你一百万,随手要「回扣」,原来是百分之二十分成,给我二十万,後来升到三十万,现在最高达到五五分成。银行行长贷给你一百万,你要回头给我五十万现金,给我存到美国Citibank(花旗银行),或是存到瑞士,成为我个人的钱。当了几年银行行长,这麽百分之几十地分成,最後拿到了几百万几千万,然後就移民海外。在美国投资移民,五十万美元就可以了,就可以在美国做寓公,活得很好。

为什麽银行行长这麽干?因为钱不是他的,是国家的;他不把这个国家当成是自己的,不为国家负责。每个人都知道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利用权力尽快的把国家财产转为个人资产。中国正处於一个把国家财产瓜分化的过程,所以美国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现在是「盗窃经济」,人人盗窃国家财产。因此导致中国的坏贷款这麽多。全世界没有这麽高的。

六亿中国人每天生活费不到二美元

第二个问题,中国的失业率很高。高到什麽程度?城乡平均起来,高达百分之二十。台湾好像是百分之五左右,美国现在是五点六,法国是九点三。中国现在的百分之八经济增长率,完全不能平衡百分之二十的失业率。中国经济增长要以平均每年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速度成长,才能平衡大量失业人员以及农村涌进城市的劳工,所以这是很大的一个负担。

第三个问题,中国贫困人口很多,有百分之五的人处於联合国规定的贫困线之下,十三亿的百分之五,大家算算这是多大数量;有百分之十六的中国人(二亿多),平均每天生活费不到一美元;百分之四十七的中国人,每天生活费不到二美元。十三亿的百分之四十七,相当於六亿多人。另外,按照中国官方数字,现在中国人均收入八百多美元,最高是八百八或者九百。这个数字多大?只相当於台湾人均收入的十五分之一。如果按照「世界银行」对台湾的评估,把人均购买力等因素都算进去,实际上只相当於台湾人均收入的三十分之一。

中国经济数字拦腰砍一半还有水份

我们再跟俄国比较。为什麽中国发生这个情况?除了没有政治自由、没有选举之外,关键是没有真正实行私有制。今天我们看世界的历史、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保护私有财产,人人有发财致富权利的历史。只有私有化,才会有经济发展。美国经济为何现在占全球三分之一以上?因为美国是充分私有化的国家,美国坚定地走史密斯的《原富论》、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这种充分自由市场经济的道路,完全是这种理论的体现。所以美国的国营成分比重相当低,在百分之十五以下;英国在百分之二十以下,法国和德国都高於百分之二十四。

为什麽现在欧洲经济不好?很大一个原因是国营成分太大。什麽叫国营?国营就是官僚的同义词。官僚就是腐败的同义词。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只有私有制才有经济的真正发展,而公有制已成为经济停滞或灾难的同义词。今天的俄国就走了一个自由市场的道路,这当然和俄国采取「震荡疗法」,一下子从公有制跨入私有制有关。当时很多中国知识份子反对,我不知道台湾的知识份子是什麽意见。很多中国大陆知识份子反对,认为这样做一定会很糟糕。结果俄国怎麽样?现在经济相当好。

如果把中国和俄国在经济上进行比较,它们都等於是癌症病人,共产主义就是癌症。对於「癌症」,俄国人的做法是一次性摘除,做大手术。而中国采取的是不做手术,保守治疗,而且隐瞒癌症的病史和现实,通过吃补药,吃那个龟汤啊、人 啊,喝台湾的珍珠奶茶等,以为就可以好,好像满面红光,其实癌症根本没有解决。刚才我谈的那些坏贷款等都是癌症的症状,只不过在中国的报纸上看不到,只有在台湾等有新闻自由的地方才可以真正地讨论。

采取震荡疗法把癌症一次性摘除的俄国怎麽样?现在俄国的经济,过去这几年都在百分之五以上的速度成长。人家的数字是真数字,中国的数字,按照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斯基(Thomas G. Rawski)的研究,中国实际的经济增长率不到公布的三分之一。连中国的乡镇企业家孙大午也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他曾向中央领导人当面谈过,中国的经济增长数字,拦腰砍去一半,还有水份。俄国的数字是真实的,因为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监督。

私有化、低税收激活俄国经济

另外,俄国完全实行私有化政策。俄国几家大的石油公司都已经拍卖成私营,包括英国、美国的石油公司都可以购买。石油是俄国最大的项目,都已经私有化。据资料统计,俄国政府目前在石油工业中占有的股份,全世界除了美国和哈萨克斯坦之外,是最低的。正是私有化促进了俄国经济的迅速发展。目前俄国石油产量已占全球市场的百分之十,仅次於世界最大的石油输出国沙乌地阿拉伯。现在俄国私营企业生产的产品占整个俄罗斯经济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私有化刺激了经济的真正成长。

经济发展的第二个因素就是低税收。美国为什麽经济发展这麽好?低税收是重要因素。布希总统上任以後就大幅减税,是美国继上次八十年代雷根总统减税以来最大的一次减税。美国现在个人税率的最高等级是36.9%。欧洲为什麽经济不好?和税率太高有直接关系。像德国和法国,税率都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人们收入的一半被政府强行拿走。那麽俄国采取什麽政策呢?低税收。而且俄国现在是统一税率,没有等级。

我不知道台湾的税率有没有等级。美国是分成五个等级。而俄国在2001年初,把个人所有税降到百分之十三,而且是单一税率。也就是说,不管你收入多少,都是缴百分之十三的税;企业税则降到百分之二十四。百分之十三有多大?全部欧洲四十四个国家,除了爱尔兰是12.5%之外,俄国的税率是最低的。低税收使个人手里有钱,增加了消费;企业有剩馀资金,可扩大再生产,由此增加就业,降低失业率,同时还增加了国家税收资金。在减税的第一年,俄国的税收就比上一年增加了百分之五十。因为税率大幅削减之後,人们反而不再逃税了。

中国农民暴动每天一百四十件

中国的税率虽然不像欧洲那麽高,但税收种类太多。你十根指头翻几遍也数不过来。像新疆的和田地区,天气预报也收税,前几天你们台湾刮台风,我就想起这要是在新强就得收税了。以前国民党在中国,人们喊「国民党万税(岁)」;现在共产党是「万万税」。为什麽去年一年整个中国农民暴动就有五万二千件?一年365天除一下,一天是140多件,就在我们今天开会的一上午,中国就有七十个地方暴动。为什麽?有太多太高的苛捐杂税,农民就那麽一点点钱,还要被政府抢走。

中国现在每年(不是每个月!)收入七十五美元的中国人,就有八千万,相当於台湾人口的二倍半。七十五美元怎麽活啊?还有各种各样的收费,什麽公路费、化肥费、水费、电费、农药费等等。为什麽那麽多人要暴动?没法活下去!

但是俄国就不一样了。俄国没有这麽多的贫困人口,而且俄国的主要人口在城市,俄国百分之七十三是城市人口。中国的城市人口仅占二十三,主要是农民。美国是城市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占百分之七十七;而俄国已占七十三。所以他们在这个领域也有很大优势,没有那麽多的农村贫困人口。

俄国人对重建苏联红军没兴趣

另外还有一个促使俄国经济发展的因素,就是缩减军费开支。军费开支相当影响经济。台湾内部现在争论是不是要军购,当然台湾应该增加军购,因为对岸部署了五百枚飞弹在威胁,台湾的家门就应该多装几道锁,来保障自己的安全,降低对方的幻想。但俄国就不同了。俄国在史达林时代、勃列日涅夫时代、安德罗波夫时代,他们的军费开支高达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十以上。从普亭开始,现在削减到只占百分之三左右。从三十降到百分之三。现在俄国军费开支在GDP中的比重,和美国差不多,美国现在也是仅占百分之三。

在共产时代,俄国有军队四百多万,现在已削减到一百万,削掉了四分之三。这一百万,普亭总统还准备削去三十五万,整个俄国仅准备保留六十五万军队。台湾还有四十万军队。俄国是世界大国,但它只要六十五万军队,为什麽?把军费转到经济上!

最近一项民意调查,问俄国人∶你认为到底什麽能使俄国在世界上强大?百分之四十六的俄国人回答∶要有竞争力的经济。只有百分之二十一的俄国人说∶要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俄国人认为只有繁荣的经济,才能成为世界强国,而不是有强大的苏联红军。

所以今天俄国人对重建苏联红军没有兴趣,他们对重建强大的经济参与世界自由竞争充满兴趣。为什麽俄国能发生这样的变化?很大程度,就是刚才主持人所讲的,他们有民主选举。政治民主给俄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坚固的基础。像台湾有过三次总统直选,两次权力和平转移一样,俄国也进行了多次的县市和州长的选举,包括三次总统直选等。在台湾320大选的时候,俄国也在三月份举行了总统选举,普亭赢得百分之七十六的选票连任。这次布希连任,被认为大赢,才是百分之五十一比四十八点五,仅赢了两个半百分点。百分之七十六,在全世界任何民主国家都是非常高的比例,超过四分之三。

在俄国,共产党的势力一直在下降。在结束共产统治後,俄国也允许新的共产党存在。开始的时候,俄国共产党在国会拿到百分之四十的席位;後来第二次选举时,他们的支持率降到了二十五;去年十二月选举时,共产党的支持率已降到只有百分之十二。现在还在下滑。从四十,二十五,到十二,现在可能已降到百分之十以下。通过人民自由选票,把旧的势力淘汰掉,和台湾的政情发展差不多。只要人民有自由选择的机会,人们就会选择代表革新的、能给国家前途带来希望的力量。

中国的报业集团都是假的

除了自由选举,还有两个重要武器,也是我很羡慕台湾人的,就是你们有言论新闻自由和投票权。虽然今天西方对俄国的新闻与言论自由还有很多批评,但如果和中国比较,俄国的新闻和言论自由已取得相当大的进展。

中国现有二千多家报纸,成立了二十多个报业集团,但那都是假的,不是真正的集团。共产党的几个报纸联合到一起,就叫集团了。西方的报纸形成报业集团,人家都是私营的媒体,而你都是国营的,把多少家国营的、党营的报纸放在一起,你还是个共产集团,而根本不是私人的媒体。像今天的台湾,哪有什麽政府的喉舌,主要四家大报,无论是《自由时报》,《中国时报》,《联合报》,还是《台湾日报》,都是私营的。

现在俄国也这样做了,除了莫斯科的主要三家电视台之外,俄国的89个地区有750家无线和有线电视,平均每个地区有八家电视台。在三万五千家地方报纸和杂中,七千家完全是私营的,其中有一个企业家在29个地区出版30家报纸,在三月份俄国大选的时候,有五个反对派的候选人,在莫斯科那三家主要国营电视台发表了65小时的政见,等於每周有三次在电视上批评、反对当任总统普亭。俄国这场选举总共有八千三百万人注册投票,其中百分之八十七的俄国选民表示,他们可以自由的表达意见,它说明俄国已有了相当充分的言论自由,新闻媒体也正走向台湾的模式,那就是私营化、自由化。

而中国现在根本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如果我们这样的讨论会在北京开,根本无法开下去。以前开的话就把组办者先抓起来,让你无法开成。现在他们采取新的方式,文明一点的「软性专制」,像我们的会议主持人刚拿起话筒,就会没电了,结果在座的听众都走光了,电才来了,采取这样的方式不让你说话。

钱包大了,心灵更空虚了

除此之外,俄国和中国的另一个不同是,中国现在还实行政教合一,即马列邪教和共产专制结合到一起,不允许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像练法轮功的人,在中国就抓了很多,甚至有一千多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治疗」。我曾在中国的精神病院工作过六年多,知道那是什麽样的环境,正常人吃治疗精神病的药物,最後也会吃疯、吃傻、吃呆了。用精神病院来治疗正常人是非常残忍的,中共的做法跟当年红色苏联一样,用精神病院来迫害不同政见者和它所不喜欢的人。

而俄国则完全不同,人家已经有宗教自由,俄国人可以自由信仰东正教等任何宗教。恢复宗教信仰是俄国的一个重大变化。我们今天谈论中国的政治,中国的经济,其实最根本是人心的变化,人心不改变什麽也没法真正变化。现在中国经济是发展了,人们比以前有钱了,但钱包大了,心灵却空虚了,空前的空虚。中国无论是二千年、五千年、八千年的历史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中国人的道德降到了最低点,可能还在下降。人心全都坏了,有了钱,却变成了一个新的邪恶。

现在中国竟有造假的婴儿奶粉,孩子吃了变成大头娃娃,有一百四十多婴儿成了畸形。不仅有假婴儿奶粉,还制造假药,而药是治病救人的,竟然造假。还有假烟、假酒、假合同、假文凭┅┅,包括还有假锁头,一把钥匙可以把五千把锁头都打开,那真是中国产生的「万能钥匙」。最近有报导说,还有假鸡蛋,是用塑料做的。到台湾来,我喜欢早餐去吃油条豆浆,但在中国你不敢吃,因为有用媒油炸的;那瓜子又黑又亮,但吃了以後满嘴发麻,就没法讲话了,因为是用工业用油喷的;饼乾又油又亮,但用火柴可以点著,也是用工业油喷的。这个国家到了这种地步,人心坏到这种程度,你怎麽办呢?像法轮功、大纪元等在致力挽救人心,但这是相当困难的,中国古代学者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中国人的人心有了贼,很难破。

清算和冻蒜:中国和台湾的不同

中国的腐败还表现在,一年外国投资是四佰亿美元,可一年各种套汇、转出的钱就有四佰多亿,很多都到了个人手里。台湾现在有蓝、绿观点的对立,有认同的分歧,认同的危机;可是中国更有认同危机,全中国十三亿人都不认同这个国家、都不爱这个国家、人人想损害国家,中国的国旗升起来,每个人都没有庄严感,这个国家怎麽办呢?

对这个国家,不仅老百姓不爱、官员不爱、执政党也不爱,连邓小平们也不爱,邓的女儿怀孕快生孩子时,就去了美国,把孩子生在美国就是美国公民。实际上中国的认同危机比你们台湾更严重,台湾还有蓝、绿之分,中国全是一个颜色,向钱看,没有人真正爱这个国家。

我到台湾学会的第一个台语是「冻蒜」(意即当选),而在中国,一有群众大会,则是要「清算」,完全不一样。「冻蒜」就是人民自由选择嘛!「清算」完全是暴力,剥夺人的选择权利。所以今天你说中国和台湾到底不同在哪里,就体现在这两个词上,一边是「冻蒜」,一边是「清算」;一边尊重人民的投票权,一边完全剥夺人的权利;一个用暴力的方式,一个用选票的方式,这就是不同,这个不同就导致经济前景的不同。

两岸都成为正常国家,台海才会有和平

因此台湾绝不能接受中共的一国两制,也不要强调什麽一中共识,一中屋顶,因为你不能跟共产制度一中屋顶,更无法有共识。只有台湾先民主起来,先独立起来,先人民自由选择起来,先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那个时候再跟中国谈。台湾其实是先走一步,中国人将来自由了,也会走台湾的路,那就是也得改国号,改掉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专制的国号,变成一个民主国家;也得改国旗,淘汰那个滴著几千万中国人鲜血的五星红旗;更会制定新宪法,去掉那个四项基本原则和什麽核心,共产党总是核心,把人民当边缘,它的民主就是你民我主、永远为民做主。

只有台海两岸都改掉专制象征的国号,改掉专制象征的国旗,制定新的民主宪法,都成为正常的国家之後,那时候两岸才会有和平,才会有真正形成某种联合关系的可能性。毕竟有中华文化的背景,所以那个时候两岸才有真正的三通、八通、百通。

而现在喊和中国统一,就等於跟邪恶统一,完全是出卖台湾。未来怎麽样你得等中国变化,得相信未来的民主中国的领袖,未来有著自由选择的中国人,跟台湾的民主领袖,台湾人民,一定有智慧解决这个问题。你现在喊没有用的,现在应该喊的是让台湾加入联合国,走向国际社会,让台湾在每个台湾人心里站起来,台湾才会在世界上站起来,谢谢各位!

俄国民主了,为什麽中国还是专制?

吴惠林∶谢谢曹先生,让我们了解到一些原来不知道的东西,尤其他讲中国的经济地位,我们看到中国的 经济数据非常好,磁吸效应强,可是他用其他的数据来证明,好像不是那个样子,跟清朝比,竟然比清朝在全球的地位还不如。那我们也都知道中国内部危机非常严重,在经济层面都是权跟钱,最後钱都进了某些私人的口袋。我们也常常听到这个外资进到中国,可是中国某些特权,又把这个钱拿到国外去,这边进去那边出来,一进一出,这个互相抵的话,才没有掏空。

刚刚曹先生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那也是我想要问的,就是说,我们都知道苏联是共产党的老大哥,中共是跟苏联学的,最後怎麽会青出於蓝呢?然後更胜於蓝?那是因为这个老大哥能将共产党放弃。┅┅但为什麽中国共产党还会存在?俄国变化了,为什麽中国还没有发生这种变化呢?请曹先生帮我们解答。

天佑俄国,统治者接连消亡

曹长青∶原因很多,我想简单说两点,一是领导人的因素,一是知识份子的因素。俄国发生这个变化,主要是天意,天佑俄国。为什麽?俄国共产党统治者一个接一个地死,列宁、斯大林、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一直到了戈尔巴乔夫,他提出新思维,写了一本书,强调人道主义,所以俄国後来就改革,结束共产主义,这是一个转捩点。

可中国就不一样,领导人都很长寿,毛泽东是在蒋介石之後才死,然後是邓小平,如果他早死,胡耀邦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中国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而赵紫阳有改革想法,又被软禁,即使邓小平死了他还是被软禁。俄国有了第五代、第六代领导人,而中国现在才是第三代,邓和毛是第一代,江泽民才是第二代,胡锦涛现在还没有真正掌权。中国真是一个悲剧。台湾有人强调身为台湾人的悲哀,其实身为中国人更悲哀。而俄国经过领导人的不断自然消亡,就为戈尔巴乔夫的出现提供了基础,再经过叶尔钦到普京,结果导致俄国发生重大的变化;而中国就没有这种幸运。

俄国知识份子从根本上否定共产党

第二个是知识份子。俄国的知识份子,像《古拉格群岛》作者索尔仁尼琴,还有萨哈罗夫等人权活动家等;以及东欧的知识份子,像几天前访问台湾的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捷克异议作家昆德拉等,他们都强调从根本上否定共产党和共产制度,而不是什麽体制内改革;他们强调的是从外部抗争,整体上否定共产专制。所以刚才主持人问我为什麽叫异议作家,「异议」就是从整体上、本质上否定那个制度,而不是在体制内改革。因为那个制度反人道、扼杀人性。索尔仁尼琴们传播的就是这种声音,虽然他们当时很孤独,似乎单枪匹马,但他们是从根本上传播真实,而不是在体制内的半真半假。他们一开始就告诉俄国人,共产皇帝是光著身子的,那个新衣是不存在的。这个声音传播到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就转化成力量,当一旦有机会的时候,全体人就会喊出「皇帝光著身子」而结束了那个新衣制度。

今天中国的异议人士,以及像大纪元的主持者,包括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等,其实都在传播这个皇帝没穿衣服的真实,这个真实在人的心中可以形成千军万马般的力量,虽然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他们没有一个连、一个营、一个团的军队,但那个真实传播到人的心中,一旦有机会,俄国人就揭竿而起结束了共产制度。而不是像中国现在占主体的知识份子,还是强调皇帝的衣服还是有一点的,有个短裤什麽的你没看见,半真半假。这样不从根本上传播真实信息的结果,人民就无法从根本上认识到那个政权的邪恶性,那个没穿任何新衣的谎言制度的本质。

所以当有了机会的时候,例如1989年天安门运动时,学生们在广场上喊的主要口号是爱国,反腐败,根本连国和政权都分不清,根本没有俄国人那种彻底结束共产制度的认知,其主要原因是主导思想界的知识份子们认识不清楚。像邓小平刚一复出的时候,中国知识份子顶礼膜拜,感谢皇恩浩荡。邓小平提出中国要走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加上「社会主义特色」,就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因为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中国只是羞羞答答地走,结果中国知识份子就欢呼邓小平是什麽「改革设计师」,什麽伟大光荣正确。实际上他设计了什麽?资本主义仅在美国就二百多年了,人家早就有了,怎麽是邓小平设计的呢?

中国知识份子的弱智,维护了那个专制的政权。今天中国知识份子还在弱智,大部份还是这样,很多还发表文章批评炼法轮功的人迷信啊等。他就是不强调人民有选择的权利,有信仰的权利。在美国什麽信仰都可以,连邪教都可以。政府没有裁决什麽是正教、什麽是邪教的权力。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核心,就是保护任何人信仰的权利,保障新闻和言论自由。而中国剥夺人民的信仰自由,只允许信仰马列邪教,这是最严重的问题之一。

应该忠诚於人民而不是共产党

俄国知识份子和中国知识份子的想法不一样。像中国的作家刘宾雁,写了《第二种忠诚》,他写第二种、第三种、第四种,不管第几种还是要忠诚,忠诚谁?忠诚共产党。这里的观念发生了错误。而东欧知识份子,尤其俄国和捷克的知识份子,人家不是喊忠诚,而是喊人民应有的权利。即使忠诚也是忠诚人民而不是执政党。这是两种思路,当然背後是两种文化价值。中国的五千年文化,没有个人价值,没有个体权利,没有基督文明。中国文化走在另外一种轨道,强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强调皇帝、朝廷(现在叫党中央,江胡主席)大於一切。在这种价值取向下,中国人没有个体的强大,没有个人心灵的强大,结果是随大流,这是很明显的价值取向不同。

俄国基本还是属於西方文化的体系,我们看托尔斯泰、陀思妥也夫斯基,他们主要是用文学形式布道,传播爱,忏悔,救赎等价值。人家产生那样伟大的文学家,而中国拿不出来。曹雪芹的《红楼梦》在西方有翻译,可你问问西方人,有几个人知道曹雪芹的?但是西方有无数人知道俄国的托尔斯泰、陀思妥也夫斯基,连美国布什总统夫人劳拉最喜欢的作家既不是美国的,也不是英国的,而是俄国的陀思妥也夫斯基。整个是文化价值不一样,导致知识份子想法不一样。当然还有很多原因,但这几个原因可能是比较主要的。谢谢各位!

(本文为2004年12月6日《大纪元时报》在台北台大法律系主办的「九评讨论会:中俄经济比较」上的发言。台北《大纪元时报》据录音整理。)

2005-01-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