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东的三个领袖都瞎了眼

曹长青

沙乌地阿拉伯王储阿卜杜拉昨日抵美,和布什总统在德州农场商讨中东危机。但由於沙乌地阿拉伯和恐怖份子的关系,许多美国民众对沙特这个「盟国」 缺少好感,对阿卜杜拉来访,以及他曾提出的中东和平方案,没有热情。布什总统和他「晤谈」了两个小时,也观点各异,没有什麽大结果。

美国的中东问题专家、本月初以评论中东和恐怖主义问题获得「普利策评论奖」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前天专栏中预测说,阿卜杜拉来访根本不会解决问题,因为中东的三个领袖——阿卜杜拉、沙龙、阿拉法特都有眼疾:阿卜杜拉根本不看过去;沙龙看不清将来;阿拉法特不顾现在。

弗里里德曼说,阿卜杜拉又是提出中东和平方案,又是来美国访问,但他的盲点是:睁眼看不到刚过去的问题:911袭击美国的19名恐怖份子,其中15名是沙乌地阿拉伯公民。但沙乌地阿拉伯对此毫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别说解决这个国家产生这麽多狂热反美、反西方恐怖份子的基础:那些煽动极端伊斯兰狂热的宗教学校,那些为恐怖份子提供资金的穆斯林组织等。

弗里德曼特别举了中国的例子和沙乌地阿拉伯比较,他说在中国,过去16月来最畅销的书是《哈佛女孩刘一婷》(译音),卖了110万册。中国的父母们最关心的是孩子的教育。由於这本书大成功,由此刺激出很多仿制品,如怎样进哥大、剑桥、牛津等多达15种。但在同一个星期,沙乌地阿拉伯驻英国的大使、阿拉伯世界著名诗人阿尔戈塞比却写了一首诗歌颂巴勒斯坦那个用自杀炸弹炸以色列商场的18岁少女,赞美她「以自己的死为真主的教导增光」。

这位美国专栏作家感叹地说,督促孩子进入哈佛的书成为畅销书的社会,最後一定会建立自己的哈佛;而鼓励孩子送死、赞美用自杀炸弹炸商场的阿拉伯领袖,只能建一个除了石油之外什麽都不会有的社会。

沙龙的瞎眼在於,他只知道谈论怎样摧毁巴勒斯坦自杀炸弹恐怖份子,但他对明天没有任何计划。连一些以色列人也对弗里德曼抱怨说,沙龙除了知道使用铁拳,没有计划,没有远见。沙龙被三个东西迷到瘫痪:清除掉阿拉法特;在巴勒斯坦内建立屯垦区;认为如果让步,就会被巴勒斯坦人视为软弱,将来更难达成现实的解决方案。

阿拉法特的瞎眼是,他只愿谈论「昨天」,巴勒斯坦人遭受了怎样的痛苦;或者愿意谈论「明天」,巴勒斯坦国的旗帜有一天在耶路撒冷上空飘扬;但对现在毫无计划,没有计划使他的人民做出历史性的妥协,没有计划建立民主的政体,没有计划去摧毁那些用自杀炸弹杀害平民的恐怖主义组织,来与以色列达成和平。

美国总统布什在这样三个瞎眼领袖中间斡旋,不把自己弄得白内障就不错了。这是阿卜杜拉911後第二次来美,上次他向纽约捐献一千万美元,但随後就把911和美国的中东政策挂钩,大谈「如果」「但是」。当时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立即退回了捐款,说这种「如果、但是」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正是问题的一部份」。

阿卜杜拉如果真的想解决中东问题,首先得从自己的国家开始。因为恐怖主义如此嚣张,和沙乌地阿拉伯有很大关系。拉登是沙乌地阿拉伯人,恐怖袭击美国的19名恐怖份子中15人是沙特国籍,哈玛斯等恐怖组织的资金主要来自沙乌地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

伊拉克副总理阿孜兹(Aziz)在自杀炸弹升级之後宣布,对每个用自杀炸弹杀害平民的巴勒斯坦「烈士」奖励25,000美元(原来是一万美元)。沙乌地阿拉伯国营电视台在不久前举行的为「烈士」捐款大型晚会上,捐到一亿三千万美元(加上政府的捐献)。昨晚美国福克斯电视台引述了沙乌地阿拉伯的教课书,上面有「不可相信犹太人,不可和犹太人交友」等排犹仇外的宣教文字。一位伊拉克异议人士说,在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的报纸上,「几乎每天都是911」(意即对美国的攻击)。

昨天《纽约时报》就阿卜杜拉访美发表题为「王储和总统」的社论指出,沙乌地阿拉伯根本没有民主,人权状况也非常糟糕。6年前因国王哥哥中风不能理事之後而掌权的王储阿卜杜拉,以及王公贵族们掌握著这个国家的所有权力,这个「权力集团」大约由5,000名王子和公主组成。沙特的外交部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几乎只要带个「长」字的官都被这些「王子们」包了。

弗里里德曼曾在美国公共电视台的一次节目中说,他到沙特采访时,开车迷了路,他跟随一辆汽车想问路,可那辆车拼命躲他,好不容易才追上,结果发现那个司机是女扮男装。在沙乌地阿拉伯,女性开车违法,要蹲监狱,更没有选举权等基本人权。阿拉伯的男人们可以依法有四个老婆,但女性一旦有外遇则要遭「荣誉处决」(honor killing),即不经法庭,丈夫和家族成员可私设刑堂杀死。不仅在沙乌地阿拉伯,很多穆斯林国家也是这样,据今年三月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年会资料,1999年在巴基斯坦就有1,000多名女性这样被丈夫私刑处决。

沙乌地阿拉伯的5,000名王公贵族们花天酒地,脑满肠肥,反正地下有的是石油,手上又有绝对的权力。而作为世界唯一超强的美国也得买他们的账,正如《纽约时报》社论所说,美国必须和它保持盟国关系,因为它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输出国,又是美国武器的最大买家。当然,谁也不想它成为「伊朗第二」。

阿卜杜拉从贝鲁特到德州,到处宣称他是「和平使者」、「问题」的解决者。但沙乌地阿拉伯如果真想帮助解决中东问题,首先得从解决自己的问题做起,因为那个社会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份」。

2002年4月26日於纽约

2002-04-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