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人民淘汰左派

曹长青

美国大选虽已结束一周,但这场选举结果,可能将影响美国一代人。不仅由於布什与共和党获得「五项全能冠军」(赢了选举人票,全国人头票,参议院,众议院,多数州长),更重要的还在於,今後四年,布什将有机会任命可能多达四名最高法院法官,从而使左派在高院更居少数(目前右派五名,左派四名),由此将深远地影响美国的判案和社会价值走向。

因此民主党对败选非常沮丧、沉痛,纷纷检讨。过去一周,在美国的电视节目上,到处可见民主党官员、助选人员以及支持这个党的知识份子们在反省自己错在哪里,在什麽地方失去了民意。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前驻北京采访主任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可能是民主党阵营中少数清醒者之一,他在投票当天就预测民主党会输,说它脱离民意和现实。大选後又撰文说,民主党败在用克里这种极左的候选人,而和民意脱节。他建议,民主党应去伦敦「取经」,学习英国工党如何放弃极左,向中间靠拢,从而赢得民心。

布什这次赢得横扫般的胜利,主要原因是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这个自越战结束就已开始、在柏林墙倒塌的八十年代底高涨、911事件後达到高潮的、以信仰为核心的保守主义回潮,使「新保守主义」(Neo-Cons)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理论基础。在这种背景下,民主党却选择了最左倾的参议员作候选人,而且克里的主要助选者,都是美国民众非常反感的极左派,像第二号最左的参议员肯尼迪,最愚蠢的前总统卡特,拍出《华氏911》这种谎言说教片的导演莫尔(Michael Moore),连伊拉克和伊朗都分不清楚的好莱坞女影星们等。内布拉斯加州长对纪思道说,每次莫尔为克里助选,民主党在他们州的支持率就直线下降。

克里看到了美国向右转的现实,因此竞选时他也向「右」靠,强调保守派的那些政策,譬如也说「减税」,虽然他有过三百次参院增税纪录;也说支持伊拉克战争,虽然他曾反越战,反第一次海湾战争,并反对给驻伊美军军费;他明明心里支持同性婚姻,但也为了选票,表示不同意等。但「口是心非」往往难以成功。布莱尔领导的英国工党向「右」转,人家是用行动,修改了党纲,放弃了均贫富的社会主义经济理念,以及反核和偏向工会等左倾政策,而且这次坚定地支持伊拉克战争。克里们以为「临时抱佛脚」,靠向右「说」(而不是做),就能唬住美国人民,完全低估了选民的眼力和智力。

因而这次败选,不仅是克里的失败,更是民主党和美国左派,甚至是整个西方左派的一次大失败。四年之後,民主党能否东山再起?纪思道认为,如果那时启用现在呼声很高的前第一夫人喜莱莉这样的极左派,民主党还会大输。他认为唯一出路是采取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实际上就是向共和党所代表的传统价值「体面地投降」。美国的左派会「投降」吗?为了权力,也许克里们会忍痛割「政策」。但向右派让步太多,又丢掉自己的理念。何去何从,实在是两难选择,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2004年11月10日)

2004-11-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