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台北「国父纪念堂」的荒唐

曹长青

几次去台湾,都因忙於参加会议和各种活动,而难得有时间参观游览。上次去台湾,离开前终於有一天空档,按朋友的建议去参观了「国父纪念馆」,即孙中山的纪念堂。

刚走到座落在台北市区的「国立国父纪念馆」附近,就有一种该馆气势很大的感觉,因为我曾参观过台北的「二二八纪念馆」,两相比较,真是大相径庭:二二八纪念馆座落在台北一个小公园里,只有一栋房子而已;而孙中山的纪念堂,则内有大厅、大会堂,几层楼的多种展室,外有宽广的庭院,西部广场,还有「中山碑林」,其阵势和规格,超过了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纪念堂。

不久前,因去华盛顿参加一个会议,顺便又再次去参观当地的林肯和杰佛逊两座纪念堂。和台北的「孙中山纪念堂」比较,也令人感触。美国人对解放了黑奴、统一了美国的林肯总统,对《独立宣言》的作者杰佛逊等如此伟大的先贤和国家奠基者,也只是建造了只有一个大厅、只放一座雕像的简单纪念堂而已,近年杰佛逊纪念堂增加了一层地下的图文生平介绍。

进入「国父纪念馆」里面,更令人惊讶,那里正举行的几个展览,除了书法作品之外,几乎都是中共的统战宣传,其中两个是中共南京市政府等官方机构提供的「中华民国建筑展」和「中山灵展」,实际上图片都是关於蒋介石国民政府时期在南京的那些「总统府」、「外交部」、「财政部」等机构所在楼房而已。中共不承认中华民国,在国际上千方百计地打压台湾,即使连一瓶印有「中华民国」字样的辣椒酱也不被允许进口到中国,但他们却把宣扬「中华民国」的图片送到台北来展出,其统战台湾的意图一目了然。不知是「国立国父纪念馆」的负责人糊涂,还是有意借中共之手,给台湾人洗脑,让他们继续相信「中华民国的首都在南京」,中华民国的领土仍囊括中国大陆和外蒙古,延续蒋介石时代灌输的那个神话。

正在馆里参观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好像又发生了九二一大地震。循声找去,原来正门大厅孙中山雕像旁,手持步枪的士兵正换岗,四个军人用枪托狠狠地击地,在整个展厅发出回响,震耳欲聋。换完岗後,两个士兵站在孙中山的雕像两侧,纹丝不动,还有一个军官去摆正他们的领带、军服,甚至测量士兵两脚之间的距离,然後「调整」他俩达到「分毫不差」。这些动作简直像肥皂剧中的情节让人忍俊不禁。

我问那个军官,这些站岗的是真军人,还是馆里警卫人员?他回答说,他们是真的士兵,来自台湾空军,总共有几十人,每小时换一次岗,每天八班轮换。而培养到如此纹丝不动的「站功」,需培训一年以上。

当时听到他的介绍,相当感慨,台湾不是有人反对军购,说花费太大吗,那麽为什麽让这麽多真正的士兵不去国防前线,却去「保护」一座石头(雕像)!在华盛顿,无论是林肯还是杰佛逊纪念堂,里面没有一兵一卒,因为人家美国人没有愚蠢到用大活人去「守卫」石头。当然台湾的士兵也还幸运,毕竟他们没活在秦始皇的兵马俑时代,现在他们只是每天「陪葬」一小时。

我曾向勇於为台湾发声的民进党立委林重谟先生建议,应该在立法院提案,撤销这种活人为石头站岗的荒唐制度,不仅节省军费开支,也解放那些可怜的士兵;如果连宋们的泛蓝立委不通过,那就让连战、宋楚瑜他们俩到那里站一天岗,体验一下像蜡像般站立是什麽滋味。

在纪念馆的里面,还看到另外的荒唐:有一面墙挂著孙中山的「建国大纲」,实际就是阐述三民主义。且不说三民主义中,两个内容(民族民生)都是强调大政府,而不是个人权利,对「军政,训政,宪政」都没有清晰、明确的定义,因而为後来蒋介石独裁提供了可能,而在墙下的玻璃橱窗中,摆著同样内容的两幅手迹的结尾都标明,不仅这个大纲是个急就篇,而且一个是给「科儿玩索」(即给儿子孙科),一个是给「贤妻玩索」(给宋庆龄),是写给妻儿们的「玩索之物」。

在美国,制定《独立宣言》这样的建国大纲时,是由美国最早13个州成立的国会指定包括杰佛逊、富兰克林、亚当斯等精英的委员会来起草,由杰佛逊执笔写出,再经过富兰克林和亚当斯的修改,最後经国会讨论通过,才正式成为美国的建国指导文件。而中国人真是悲哀,孙中山自己一个人想出来,写给儿子、妻子「玩索」的东西,竟成为中国人建国的指导文件,还至今挂在台北的「纪念馆」大厅。而孙中山当时建立的中华民国,下辖35省,还不包括台湾。可他在台湾又成了「国父」,天底下就有这样滑稽的事情。

台湾正处於转型期,什麽时候改换了「国父纪念馆」的内容,才可能标志台湾人真的当家作主:确立自己真正的国父,认识自己真实的历史,拥抱一个属於自己的未来。

(原载台湾《壹号人物》月刊2004年11月号)

2004-11-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