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陈仪深:曹长青教训黄光国


上个礼拜民视的「头家来开讲」,有一次邀请黄光国、曹长青、林文义三个人上节目,其中林文义不敢采取立场,只讲一些「两位的观点都很精彩、两党不要龟笑鳖无尾」之类的门面话,可以不论;黄、曹两人的对话,充分显示一个自我蒙蔽的本地知识分子,被一个冷静第三者看透、看扁的活生生例子。

黄光国长期在台大心理系任教,是1989年澄社创立时的社员,之前也曾受邀加入联合报系的《中国论坛》编委会,发表过不少时论,因而有一些「自由派」的形象;但九○年代民主化的过程中,黄光国显得格格不入,尽讲一些「民粹亡国」的刻板言论,2004年总统大选以後,他并不掩饰他的浮躁心情和蓝色偏好,已经可以列入「免讲道理、逢扁必反」的阵容。在这次的论辩中,黄光国强调台湾民主的最大毛病是每逢选举就有政治人物不顾民瘼,只会操作族群对立来争取选票,他对台湾和中国的国族主义都表示反对,认为会造成希特勒现象。

曹长青则认为台湾的选举政治,所呈现的问题是认同对立而不是族群对立,否则必是85%VS.15%,而不是现在的50%VS.50%。

其次,曹长青认为不应该把中国的国族主义和台湾的国族主义等量齐观,因为中国的统治者过去以国族之名杀人无数,如今继续以国族之名抗拒民主、打压台湾、箝制言论自由与人身自由,而台湾的政府今天为了自救而强调主体意识,反对者可以天天在电视上骂政府,既不会被抓去关也不会丢掉工作。

黄光国被曹长青反驳之後为了掩饰理亏,竟然说曹长青「长年在美」的缘故不了解台湾,「我们长住台湾的人才知道」如何如何,而且「如果台湾民主没问题,我们这群人就不会出来组织民主行动联盟」云云。黄光国讲到这里讲不下去,就转移话题发表「一中欧盟」的理论,这下子轮到曹长青说他不了解中国了,如果了解北京领导人对一中的坚持,就会知道一中欧盟只是一厢情愿的浪漫幻想。

曹长青果然是头脑清楚、口才俐落的民运人士,他站在民主、人权的立场关心台湾、鼓励台湾,其实就是关心中国未来的民主。我们一方面感谢曹长青的仗义执言,一方面也对那些糊涂的本地知识分子感到羞耻。

(作者为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员、台湾北社副社长,2004-07-14《台湾日报》)

2004-07-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