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不会让人类失望

曹长青

美国总统候选人的首场电视辩论,不仅有六千多万美国人,还吸引了欧亚等地的观众,显示明年谁主掌白宫,受到世界性关注;其中主要原因,和这场电视辩论的主题有关,那就是如果看待伊拉克战争,怎样对付21世纪的全球恐怖主义。

民主党候选人克里在辩论中重点仍是反对伊拉克战争,认为那里没发现核武,伊拉克不该是反恐重心等,由此指责共和党的布什总统「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克里的这种论点,典型地反映了西方左派们与当今现实世界的脱节。

人类进入21世纪,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一种全球性的意识形态,他们的目标是要摧毁西方文明,建立伊斯兰专制。正如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伊斯兰的「圣战」,「是要占领我们的灵魂,消灭我们的生活方式,使我们的自由和文明消失┅┅」

面对这种对人类文明生存的挑战,自由世界必须应战。美国领导的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场战争,正是全球反恐战争的组成部份。阿富汗曾窝藏、纵容盖达恐怖组织,伊拉克曾是伊斯兰自杀炸弹「烈士们」屠杀以色列平民、在中东制造恐怖的主要支持者(公开给予奖赏)。

虽然伊拉克迄今没有发现核武,但众所周知,萨达姆政权曾制造和使用过生化武器,曾对联合国通过的所有议案都不予理睬,并一直拒绝真正的核武检查。谁能保证,这样一个敌视美国和自由世界,仇恨西方文明的邪恶政权,不会秘密发展核武,或把核武设备或技术,悄悄给恐怖份子。而从911恐怖份子的所作所为来看,只有他们获得核武,他们就敢用它袭击美国,攻击欧洲,甚至毁灭整个世界!人类无法承受再一个「911」发生後才采取行动。因此对伊拉克采取先发制人的战略,不仅不是「错误时间的错误战争」,恰恰是保证美国及人类安全而必须采取的负责行动。

二战时打胜仗最多的巴顿将军说,只有进攻,才会有胜利;只有进攻,才会有安全。今天,对於反恐战争来说,也是如此。因为美国是个自由的社会,又是全球经贸中心,而且幅员辽阔,几乎防不胜防。据前美国海岸警卫队指挥佛林(Stephen Flynn)最新专著《美国的弱项》中的数字,仅前年,进入美国的就有4亿外国人、1亿2千万汽车、100多万卡车、240万运输火车、800万海运货柜。美国有301个港口,3,700个隧道,7,000英里陆地边境,95,000英里海岸线,700万非法移民┅┅

美国不要说没有共产国家那种「街道委员会」、「党组织」和「户口」等,甚至连全国性身份证都不被允许制定。在这样一个高度自由的社会,无论怎麽防守,都没法确保安全;唯一的措施是主动出击,铲除那些恐怖份子的温床。而结束萨达姆政权,不仅为美国的安全增加系数,同时重要的是,可以打破22个「阿拉伯联盟」国家的专制链条。伊拉克战争是21世纪的「诺曼底」,它向中东吹进民主之风,将结束「毛拉们」的专制,使那里成为自由的一部份。

虽然伊拉克局势不稳,美国士兵不断阵亡,但是,正是这个「战场」,把全世界的恐怖份子吸引到那里,使巴格达成为决战之地。如果不是这样,这场仗就得在纽约打,在洛杉矶打,在美国本土和欧洲打。正如六十年前,如果美英盟军不去诺曼底登陆,那麽战争可能就得在美国本土打。这是一个战场的选择,而不是一个可否避免这场战争的选择。

在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天,盟军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将军去视察伞兵部队,因为预计他们的阵亡率将是75%(每四人牺牲三个)!但这没有阻止自由世界的领袖们下决心,铲除纳粹,解放欧洲。今天,这场反恐战争,比第二次世界更复杂,更难打,因为敌人是隐藏、分散的,不仅像纳粹那样充满意识形态的仇恨和狂热,而且他们连自己的生命也不珍惜,属於人类最残暴的敌人!因而任何二战、冷战时的「相互毁灭威慑」战略都不起作用。在今天全球40个国家拥有生化武器的时代,一旦他们获得这种武器,就完全可能用来毁灭整个地球。

在二战和冷战中承担了领袖责任、并付出巨大牺牲的美国,今天再次顶著当代张伯伦等西方左派们的阻挠,和极端伊斯兰邪恶势力进行世纪决战,再次为世界的未来付出巨大牺牲。其结果,正如当代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逊(Paul Johnson)在其知名著作《美国人的历史》的全书最後一段所说:美国「将继续是各个种族的人类的第一个希望、最好的希望。回顾她的过去,展望她的未来,预兆是,她将不会让充满期待的人类失望。」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2004年10月6日)

2004-10-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