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社会主义在全球失败

曹长青

尽管共产主义在全球溃败,但社会主义思潮,不仅至今仍在美国左派中盛行,更被欧洲国家,尤其是北欧信奉。从七十年代开始,瑞典等提出「第三条道路」,被称为「瑞典模式」。但最近瑞典经济学家卡瑞森(Nils Karison)的报告揭示,瑞典所代表的这种北欧社会主义模式,已完全失败,「其结果令人震惊却很少世人知晓」。他以瑞典和美国进行比较指出:

首先,自1950年至今,瑞典的私营领域,没有增加新的就业机会。而同期美国的私营领域增加了6,000万个工作机会,即从1950年的5,200万,增至2002年的1亿1千500万。

其次,在斯德哥尔摩股票交易市场的前50个瑞典大公司,没有一个是1970年以後产生的。而美国自1970年之後,产生很多世界知名的大公司,例如微软,沃玛(Wal-Mart),家庭用具(Home Depot),英特尔(Intel),思科(Cisco)等。

第三,1970年时,瑞典在以人均收入为主要指标的「全球有影响的工业国家」中排名第四,2002年则降到第14。而美国在最近瑞士商校IMD的评比中,名列全球最具经济竞争力国家排行榜之首。

第四,瑞典由於实行高福利制度,结果养出更多懒汉。仅在2003年,就有100万人失业,400万雇员没有上班,而是休「病假」或领取各种社会福利生活。而且瑞典的多数人都在政府部门,或和政府有业务合同的机构工作,所以他们的收入是来自国家税收。因而在过去20年来,欧洲国家的平均经济增长率才是美国的一半,但欧洲的失业率却比美国高出50%以上。

这位世界知名的经济学家感叹说,瑞典原来并不是这样。在50年前,瑞典曾是一个成功的故事,她从一个贫穷的农业国转型为一个富有的工业社会,因为当时实行了减税、削减限制企业的规章,限制福利的政策。从1890年到1950年,瑞典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产生很多全球知名的公司。1950年时,税收才占瑞士国民生产总值(GDP)的21%(美国现仍仅占30%)。

而自从瑞典在五十年代开始强调福利社会,并在六、七十年代走高税收,高福利的所谓「第三条道路」的社会主义模式,过去三十年来,税收已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0%以上;1995年瑞典的政府开支达到顶峰,占GDP的66%!

伴随高税收、高福利政策的是对企业更多的限制,更多的计划经济,结果不仅损害瑞典的经济,更使瑞典人失去尊严,因为他们本可通过自由竞争,创造更好的生活。美国现有12%「低收入」家庭,标准是年收入2万5千美元;而按这个标准,40%的瑞典人是「穷人」。瑞典的人均收入比美国最穷的阿拉巴马州还低,而瑞典以至整个欧洲国家的人均住房面积不要说仅是美国人的60%,而且比美国的穷人还少43平方尺。

撰写这份报告的卡瑞森感叹说,瑞典模式告诉世人,如果想创造一个人道、有同情心、繁荣的社会,仅仅有好的愿望是不够的。

去年2月瑞典主张市场经济的智库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主题就是「社会主义是否死了?」多数与会者认为,社会主义至少在全球有思考能力、有理性、有信息的人民中,已经死了。那些还信奉它的人,「是对所有形式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费边主义,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乌托邦公社)失败的历史无知」。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自由经济理论的当代掌门人弗里德曼则说的更乾脆:「今天人们公认社会主义已死亡,而资本主义是通往未来之路。」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2004年9月15日)

2004-09-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