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为何必须要阿拉法特下台

曹长青

6月24日下午,布什总统终於发表了一再推迟的关於中东问题的重要讲话,其调子令人惊讶,因为对阿拉法特态度强硬,呼吁巴勒斯坦人民选择新的领导人,明显要这位当了33年巴解主席的强人下台。

布什讲话对巴勒斯坦提出的条件是:停止恐怖活动;选择新的领导人;制止贪污腐败,在联合国监督下,重组巴解安全部队,在今後三年内建立巴勒斯坦国。

布什对以色列提出的条件是:从约旦河西岸撤军;停止在该区域建筑居民点;恢复1967年“六日战争”前的边界线。

布什对阿拉法特采取这样强硬的立场,主要原因在於,阿拉法特过去33年来担任巴解主席的历史已经证明,他的目的从本质上是要摧毁以色列。他不仅无法成为未来巴勒斯坦国的负责任的国家领导人,现在更成为中东和平的主要障碍。这从简略回顾阿拉法特的历史就可清楚地看到:

其一,阿拉法特个人专权时间太长。从1969年出任巴解主席,一当就是33年,从无真正的选举。当今世界只有古巴的卡斯特罗有这麽“幸运”,从1959年建立共产政权,至今已当了43年“领袖”。

阿拉法特独揽大权这33年中,美国有了7位10届总统(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以色列也选举产生了至少7位总理(梅厄夫人,沙米尔,拉宾,佩瑞斯,内塔尼亚胡,巴拉克,沙龙等,沙龙是1948年以色列建国後第29任总理)。

民主选举和领导人的更换,意味著内外政策必须服从民意做出改变和调整。但巴勒斯坦是“永远的阿拉法特”,“永远的一种政策”。事实已证明,在这种单一政策下,中东问题没有解决的可能。

其二,阿拉法特本质上是恐怖份子。这位巴解主席在1988年才宣布放弃恐怖主义,在这之前从事了长达20年类似拉登那种恐怖活动。前罗马尼亚共产政权负责情报的官员佩斯巴(Ion Mihai Pacepa)今年1月16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我知道阿拉法特是被克格勃支援後从没有改变的恐怖份子”的文章,以他和阿拉法特打交道的亲身经历,揭示了阿拉法特的手下人如何在苏联克格勃支持下,绑架和杀害3名美国外交官、谋杀了11名参加慕尼克奥运会的以色列运动员的内幕。佩斯巴回忆说,1973年5月,罗共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和阿拉法特共进晚嚏A阿拉法特说到高兴处,炫耀说,那些行动(指绑架杀害美国外交官和以色列运动员)我们干得“非常小心”。

当时苏联克格勃头子把阿拉法特称为“忠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并通过佩斯巴之手,把阿拉法特和他的助手通过罗马尼亚转送到苏联培训。当时苏联指示齐奥塞斯库,把卡扎菲的利比亚和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作为两个主要支持对象。齐奥塞斯库还为阿拉法特在布加勒斯特修了别墅。

其三,奥斯陆协议後阿拉法特仍支持恐怖活动。1993年巴以双方在挪威首都签署了“奥斯陆协议”,以军撤出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该地由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管辖。後来在美国戴维营,以色列左派总理巴拉克对阿拉法特提出的方案90%都予以同意。但这两个机会都被阿拉法特葬送了。他获得对巴勒斯坦主要区域的自治权後,仍是默部B以至暗中支持哈玛斯、阿克萨烈士旅(隶属阿拉法特直接领导的法塔赫组织)等恐怖组织屠杀以色列平民。

据今年6月9日《纽约时报》报道,阿拉法特对他的追随者演讲时,誓言要摧毁以色列,呼吁“一百万烈士向耶路撒冷进军!”在阿拉法特管辖的区域,一些公园和街道的名字,是由恐怖组织头子的名字命名的。

过去几个月的自杀炸弹事件中,那些所谓的“烈士”刚死二、三个小时,他(她)们的大照片海报就一片一片地出现在巴勒斯坦城市的建筑物上;因为阿拉法特的自治政府早就印制好了。而阿拉法特和他的助手多次公开赞美那些所谓“烈士”,阿拉法特亲自去慰问“烈士”家属。伊拉克给每个“烈士”家属一万美元,後来追加到二万五,目前价码是每户三万。这些“奖金”都是通过阿拉法特的自治政府转交的。

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的电视、报纸、电台、教堂等,每天都在煽动反犹,要“消灭以色列”。阿拉法特到幼儿园视察,竟对孩子们说,“放下玩具,拿起武器”。“灌输仇恨”成了巴勒斯坦的基本教育形式和目标。否则人们无法理解一个17岁的巴勒斯坦女中学生,竟用自杀炸弹炸死一个与她同岁的以色列女孩。

6月26日《纽约时报》头版报道说,布希所以对阿拉法特的态度如此强硬,因为美国政府已有证据阿拉法特支持恐怖份子。而今年初被以色列查获的一船从伊朗偷运给巴勒斯坦的多达50吨的武器弹药,已被查实是阿拉法特自治政府的财政部长签署干的,船长也交代是巴解政府组织的。

其四,巴解自治政府非常腐败。在阿拉法特控制的报纸电视上,几乎看不到谈论经济,探讨市场,因为它的资金都是阿拉伯独裁国家提供的,每年几百亿美元。在巴勒斯坦,没有独立的媒体,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真正的议会,外来的资金都是由阿拉法特和他的亲信掌控。贪污腐败成为巴解政府的主要标志之一。在阿拉法特鼓励17岁的巴勒斯坦女孩子去自杀和他杀时,他的金发碧眼的外国妻子带著他的宝贝女儿却住在巴黎的豪华别墅里(并在那里呼吁别人家的孩子去“献身”)。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Friedman)在他的获全国图书奖的专著《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中指出,“巴解自治政府各级都是腐败的。”例如1994年,美国两家电话公司AT&T和MCI都宣称和巴解政府签署了通讯合同,发生了争执。最後发现,巴解政府下面有两套通讯部,两套内政部,两套安全部门,什麽都是两套。阿拉法特让两派互相斗,他在上面驾驭。佛瑞德曼感叹说,“阿拉法特不仅是不民主的,而且是反民主的。”

其五,巴勒斯坦人民厌倦了阿拉法特。6月9日《纽约时报》引述了“巴勒斯坦政策和民调研究中心”(PCPSR)主任希卡克(Khalil Shikaki)5月份做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阿拉法特的民众支持率已降到只有35%;91%的巴勒斯坦人要求巴解政府全面改革;95%的人希望阿拉法特手下的所有部长都被撤职;83%的人认为腐败是存在的。

仅从这简略的五个原因来看,阿拉法特就不配继续做巴勒斯坦领导人。当然,阿拉法特离开,并不能保证困难重重的中东问题就能解决,但至少可以提供一个契机,一种可能性。

《纽约时报》6月23日引述以色列的民调显示,即使经过这麽多自杀炸弹袭击,仅上周就有33名以色列人(其中很多是中学生)在公共汽车上被巴勒斯坦人的自杀炸弹杀害,但仍有49%的以色列民众支持建立巴勒斯坦国(反对的占43%),47%主张更多通过外交手段和巴解政府谈判,而不是使用武力,来解决中东问题(不同意的占34%)。

弗瑞德曼在他的书中引述的九十年代的民调数字是:在以色列人中,主张无条件立即退还巴勒斯坦土地的占5%,主张永久占领的占20%,主张有条件退回土地的占75%。这个条件就是巴勒斯坦人不威胁他们的安全,承认以色列的存在。

这10年前後进行的民调都证明,多数以色列人愿意用土地换和平,现在关键是阿拉法特必须停止支持恐怖主义,让上述那75%(有条件)和5%(无条件)加起来那80%的大多数人有安全感,以色列才会放心地像当年退回给埃及和约旦土地一样,用土地换取真正的和平。因此,要想中东问题得到解决,要想巴勒斯坦建国,要想结束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要走的第一步是结束阿拉法特的个人专权,使新的、理性的、负责任的巴勒斯坦领导人有出头的机会。

2002年6月26日(原载多维网)

2002-06-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