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克林顿和毛泽东

曹长青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8月5日发表题为「克林顿和毛」的社论,内容是评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新书《我的人生》(My Life)在中国被盗版,并被加入很多毛泽东语录的荒唐。

该社论开篇即引用《我的人生》的中国版内容:「我出生在(阿肯色州)希望镇,那是一个风水相当好的地方。」然後还有:毛泽东曾鼓励克林顿申请到中国访问的签证。当然还有克林顿和莱温斯基小姐的缠绵,克林顿对这位白宫实习女生的评价是:「她太肥了,我永远无法相信自己的判断力。」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其实这些都是瞎编的,原书中根本没有上述内容。而且出版这本书的美国图书公司的克诺夫(Alfred A. Knopf)说,他们还没有把这本书的版权卖给中国。中国大街上的《我的人生》都是假人生,完全是盗版,并被随心所欲地增加了一些内容。

这样擅自增删翻译作品,中国官方出版社早就做过。中国著名的译林出版社,就曾把克林顿夫人希拉里的《活出历史》(Living History)大段删节、并添加自己写的内容,简直是「润色」胆包天,因为全世界的出版社,没有谁敢这麽干。

这种丑闻被美国媒体大幅报道、并被美国出版社追究之後,译林的名誉扫地,它不仅不再敢改希拉里的「历史」,现在连克林顿的「人生」出版权也拿不到了。於是这种「编辑」手脚的工作,就由那些无法无天的「街头编辑」承担了,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好像那书是他们自己写的。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感叹说,仅从克林顿的书被这样盗版,被改的如此面目皆非,被这样容易地摆到大街上出售(售价1美元多一点),就可看出中国的盗版有多严重,中国的法治多不真实,中国政府对智慧产权是多麽不负责任。

最後该社论也不无调侃地说,克林顿的书被如此改动,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的人生》太冗长、太乏味,如果中国的「编辑们」不加进一些莱温斯基、毛语录的「作料」,中国的读者可能根本无法看下去。

《华尔街日报》的判断并没有离谱。克林顿这本书一上市,就遭到美国左派、右派媒体的左右夹攻,劣评如潮,被称为美国有史以来,从白宫出来的人,写的最烂的一本自传。即使连一向偏袒克林顿所代表的左翼民主党的《纽约时报》,它的首席书评家、日裔美国人角谷美智子(Michiko Kakutani)也在《纽约时报书评》上坦率指出,克林顿的新书长达950页,粗糙、沉闷,纯属一个男人的无聊自语;而且漫无章法,缺乏焦点和秩序,冗长乏味,简直像克林顿总统任期的翻版∶为所欲为、漫不经心而辜负众望。

《华盛顿邮报》女专栏作家、不久前写出《古拉格》一书广受好评的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对克林顿也是毫不留情,把书评的题目乾脆起为「克林顿的空虚『人生』」(Clinton's Empty 'Life' )。

美国另一家左翼媒体CBS电视的主播丹.拉瑟也不客气地评论说,克林顿的新书有些段落像政策解说,有些像忏悔告白,有些乾脆是竞选造势演说稿和白宫档案的堆积,简直是随手拈来的大杂脍。

一般美国的书评家,都把克林顿的《我的人生》和希拉里的《活出历史》比劣,两本有共同特点,都是堆积资料,堆积事件,堆积历史和人生过程,没有坦诚,更没有真实的内心世界,因而根本谈不上对读者的人生有什麽引导,对人类历史有什麽借鉴。但克林顿还是比夫人诚实一些,毕竟他的书是自己写的,不像希拉里是捉刀带笔;福克斯电视台的政治评论节目主持人比尔.欧莱利(Bill O'Reilly)说,希拉里的书,她自己一个字都没有写。

但这对前总统夫妇的书都能登上美国「出版记录」,不仅因为写的烂,还因为两本书都初版印了百万册,都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而且都获得巨额的预付版税,两人都发了财。就因为他俩都是政治名人,他们把「名」卖了钱。也许从这个角度,中国人拒绝买烂书的版权,从报摊上花个一美元买来克林顿的书,看看热闹也就行了。否则像美国人那样花上30美元,看後再大呼「上当」就来不及了。

2004年8月5日於纽约(原载《大纪元》)

2004-08-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