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人比蚂蚁还多”——共和党胜选的秘密武器

曹长青

在波士顿的美国民主党代表大会的第二天晚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的夫人泰瑞莎.汉斯.克里(Teresa Heinz Kerry)发表了长篇讲话,引起全场欢声雷动;我这位支持共和党的电视观众听完後,也从沙发上站起来鼓掌,因为她的这番“绝妙”的讲话,等於宣告民主党输定了。

克里夫人一向被美国媒体(不论左派右派)认为是“堵不住的大嘴巴”,这次她的麻烦大了,当晚及次日几乎所有的保守派媒体都在修理她,嘲笑她的自我中心、自以为是、毫无自制的讲话;晚间脱口秀节目更是捡了个大乐子。而支持民主党的左翼媒体,乾脆采取回避态度,几乎不评论克里夫人的讲话,以避免批评她。当晚左翼电视台都大评特评来自伊利诺州的黑人民主党新秀,转移观众视线。

28日《纽约时报》只大致报道了克里夫人的讲话,几乎没做评论,只说她“敢讲话”,其他则三缄其口。而收听率居前茅的右翼电台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迈克.萨维奇(Michael Savage)则毫不客气地讽刺说,泰瑞莎的讲话证明她不是一个傻瓜,就是在用毒品,或者吃错了药,脑子坏掉了。

泰瑞莎说了什麽话,让媒体如此大倒胃口?

首先,按一般做法,泰瑞莎在这种大会讲话,应该重点谈她的丈夫克里,有哪些优秀品德和气质胜任美国下届总统。全世界恐怕只有作为夫人的泰瑞莎最了解克里。而且据民调,现在仍有30%的美国人对克里“无法评价”,因为不了解他。但是泰瑞莎上台後却大谈她自己,她在莫桑比克的出身,在南非的求学,她对自由和独裁的理解等等,直到演讲15分钟之後,才第一次提到她丈夫“克里”的名字。前里根总统演说撰稿人、知名女评论家努南(Peggy Noonan)今天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评论说,泰瑞莎不谈她的丈夫克里,不合常理,怪异的(odd, weird)。

其次,泰瑞莎在演讲中,大谈对自由的看法,对公民权利的认知,对女权主义的倾心等,通篇讲话没有提到美国今天面对的最严重的安全问题,没有提到一句盖达组织,没有提到一句宾.拉登,没有提到美国面临恐怖份子可能攻击问题,没有提到美国必须进行的全球反恐战争。

上述美国电台评论主持人迈克.萨维奇愤怒地说,这个女人疯了,在美国面临宾拉登等恐怖袭击的时刻,她在全国转播的电视上,根本不谈反恐,反而大谈什麽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和民权运动时代的美国;她根本不知道美国民众今天在想什麽,美国今天需要什麽。她要麽生活在六十年代,要麽“活在另外的世界”,脑袋里是一团浆糊,简直是在上演“皇后的新衣”。

第三,她的一些举动都“打破常规”,上来就自我介绍她叫什麽名字,台下哪有人不知道她是谁。而且她还卖弄是语言天才,用四种外语不知说些什麽,连下面那些动不动就欢呼的激进份子们,也因听不懂而无法鼓掌。今年65岁的泰瑞莎演讲时著一身大红,出场时先从幕後探一下头,然後手捂胸口,还不断拍打著,迈著好像深一脚浅一脚的步子登上台。但这个动作、姿态、说话都无法不让人想起电影《雨人》的准第一夫人,居然在接受《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自夸“性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项,但为什麽民主党要安排泰瑞莎到大会主讲?而美国两党一般都不安排总统提名人的配偶做主讲人(keynote speaker),1988年老布什被提名,他的夫人芭波拉没被安排演讲;1992年克林顿被提名,连希拉莉都没被邀做主讲。而泰瑞莎不同,她不仅被称为“克里的钱包”,九年前带5亿美元资产和克里结婚(现身价超过十亿),而且她又是那种特有“主见”、愿发“高论”的女人。《新闻周刊》记者说,在克里的竞选活动中,她总是跃跃欲试,上台讲话,好像她在选总统。而克里又是那种比较窝囊的男人,根本不能控制她,因此她要到大会上演讲,民主党的谋士们只能说,那就让“泰瑞莎成为泰瑞莎”。媒体嘲讽克里说,听了夫人的讲话,克里表示他绝不会批评自己的夫人,因为他有“十亿”个不能批评夫人的理由。

民主党大会发给记者的泰瑞莎演讲稿相当简短,但泰瑞莎口无遮拦,临场发挥,并把她的随口胡言、对记者的不礼貌行为自夸成是女人“有主见” “有智慧”,要和男人一样。27日《纽约时报》报道说,泰瑞莎对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代表们讲话时说,“我们需要拒绝那些进入我们政治的非宾夕法尼亚人,非美国特质的人。”《匹兹堡论坛评论报》言论版编辑麦克尼科(Colin McNickle)问泰瑞莎到底什麽是“非美国特质的人”,对这些美国媒体全都报道的讲话,泰瑞莎居然愤怒地抵赖说,“这是你说的,我从没有说过,别把那些话放到我嘴里。现在,(你)一边去!”这种“有主见,有智慧”,怎能不引起舆论哗然。难怪昨晚的脱口秀节目逗乐说,泰瑞莎在大会上用五种语言说“你一边去!”。

克里管不了泰瑞莎,那民主党阵营谁也拿她没办法了。竞选谋士们曾尝试限制她,但泰瑞莎直言,“我是不能被纳入程式的。”竞选助手试图让她在上电视之前,发型和化妆得体,但她大发雷霆,说她就是她。负责此事的经理乔丹去年底被解雇。

立志要当美国总统,管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克里,却对自己的妻子束手无策。《新闻周刊》记者去年在一篇关於泰瑞莎的特写中描述说,在克里家里采访时,克里很担心泰瑞莎信口开河,看到泰瑞莎又在“大嘴巴”时,他在旁边又是用手指擦嘴唇,又是咬指甲。有一次急中生智,突然打断说,“你看,那里有个小鸟在吃草莓!”但泰瑞莎根本不予理会,仍是我行我素。该记者感叹说,“泰瑞莎和希拉莉正相反,在五分钟的谈话里,就他们夫妻的隐私,她会泄漏希拉莉528页的书(《活出历史》)都无法暴露的内容。”

克里为什麽要找这样的“麻烦太太”?克里当了20多年美国联邦参议员,离婚时才40多岁,但却在51岁那年,娶了比他大5岁的泰瑞莎。上述《新闻周刊》的文章说,在这桩婚姻中,泰瑞莎的钱自然成为议论中心。泰瑞莎的前夫约翰.汉斯是世界著名的汉斯(Heinz)食品公司的继承人。汉斯也是美国参议员,但是共和党籍,他在1991 年飞机失事中丧生。四年後,泰瑞莎嫁给了民主党籍的克里。NBC晚间脱口秀主持人莱农幽默道:克里在教堂婚礼说“I do”时,两个字就进账5个亿。上述萨维奇更刻薄:说泰瑞莎把从共和党丈夫那儿赚的钱,转手给民主党丈夫了。

在布什总统夫人劳拉被评为美国最受民众欢迎的“第一夫人”之际,泰瑞莎的这种拙劣演讲,这种自以为是、自我中心,不仅不会给克里赢分,反而会失去更多的女性支持。在她演讲结束时,电视镜头两次对准了听众中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莉,她一脸严肃、沉重,和周围那些狂热欢呼的代表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位智商满高的女人清楚,泰瑞莎的演讲实在是砸了民主党的锅。

但泰瑞莎很得意,因为台下欢声雷动,但那里的代表,都是民主党中最激进者。《波士顿环球报》的民调说,95%的民主党大会代表都反对伊拉克战争,62%支持同性恋结婚,而且多数都不认为恐怖主义是当今美国的主要问题。这些代表们不仅和美国大众背道而驰,也和民主党主流看法脱节,连乔治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米勒(Zell Miller)也在福克斯电视节目上说,克里们走极端,会葬送民主党。

泰瑞莎摆出的激进姿态,她的口无遮拦、不得体的言谈,注定会把中间选民“ ”到共和党阵营。27日《纽约时报》报道说,不久前泰瑞莎对奥兰多的女性团体讲话,在谈到中国时,她竟说,“当然了,那里人比蚂蚁还多(Of course , they have more people than ants there)”。任何有一丁点基本修养的人,也绝不会用蚂蚁来形容其他国家的人民。她要真当了第一夫人,就凭这句话,不得惹起中国人的反美新浪潮吗?

除了广播电台和某些平面媒体之外,电视台的男性评论家们为了当“绅士”(gentleman),多少都嘴下留情,委婉地选词评论她,但话里话外,可以清楚地听出来,他们要说的是,这位立志要当第一夫人的泰瑞莎,有点中国东北话说的“二百五”,上海的“十三点”,或台湾形容失序女人的“三八”。

因而在上述迈克.萨维奇的电台节目中,一位听众评论说,曾是著名共和党籍参议员妻子的泰瑞莎,可能是通过嫁给民主党候选人克里,用她的一系列言行,给民主党拆台。所以,她可能是共和党今年底获胜的“秘密武器”。

2004年7月29日於纽约(原载《观察》)

2004-10-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