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西方左派是“有用的白痴”

曹长青

伊拉克局势最近出现动荡,因当地激进的伊斯兰教士煽动反美,并组织武装袭击美军。在美国媒体上,立即有左派知识份子出来谴责布什政府,说这场伊战从开始就错了,并宣称“美国陷入第二个越南”,要求撤军。纽约新大学(NSU)校长、前民主党籍参议员鲍伯.凯尔瑞(Bob Kerrey)在《纽约时报》撰文说美国“在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国是在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吗?绝不是!它不仅结束了残暴的萨达姆政权,并从根基上铲除恐怖主义的土壤,在22个阿拉伯联盟国家的专制链条上,打开一个缺口,让自由的价值进入中东,从整体上改变那个地区,并为解决巴以冲突创造条件。

但左派们不听这些常识和事实,他们热衷的是意识形态和僵化的理论教条。在人类20世纪的历史中,左派们的丑陋表演已经十分充分。连列宁都不无蔑视地把西方那些信仰共产主义的知识份子称为“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最近美国学者莫娜.查伦(Mona Charen)用这句话做书名,写了一本记载左派言行的书,出版後就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非常受欢迎。

该书记载了20世纪西方、尤其是美国左派的种种愚蠢。在列宁、斯大林时代,左派们就纷纷朝拜莫斯科,歌颂苏联老大哥,把那块奴役俄国人的“动物农场”美化成天堂。即使发生大饥荒,《纽约时报》的记者还信誓旦旦地报道说,绝无此事,并以美化斯大林暴政的报道获得“普利策奖”。

六十年代越战时,是西方左派们展示偏见的一个高潮。一场抵抗共产邪恶的越战,被左派们描绘成是罪恶。他们不去反对共产主义,而是要“反反共”,专门杯葛那些反对共产党的声音和力量。美国知名的左派作家桑塔格(Susan Sontag)说:“越战在我良知中的形象是,美国滥用权力,美国自以为是,美国的残忍;而越南则是弱者的英雄主义和痛苦的象征。”桑塔格这样看待越战并不奇怪,在911恐怖袭击之後,她又撰文说,这是美国的报应;并说美国伊战中摧毁萨达姆的炸弹,和恐怖份子是一样的。

在共产恶魔波尔布特屠杀四百万柬埔寨人的时刻,《纽约时报》记者尚柏格(Sydney Schanberg)却报道说,“如果美国人撤出柬埔寨,那里的老百姓会生活得更好。”

在苏联帝国崩溃之後,美国的左派仍在歌颂苏共独裁者。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寇恩(Stephen Cohen)用赞美诗般的语言描述安德罗波夫,“尽管他当了15年的克格勃头子,但他是苏联最有改革意识的资深领袖。”《纽约时报》记者约翰.伯恩斯(John Burns)则说契尔年柯“比安德罗波夫更热情,更率真诚实。”对戈尔巴乔夫,美国左派电视旗舰CNN创始人特纳(Ted Turner)赞美的更离谱:“戈尔巴乔夫比世界历史上任何一个人都走在前面,他比基督耶稣走得都快。美国总是落後六个月。”

但对共产政权垮台後的东欧,美国的左派媒体却是另一个调子。华裔主播宗毓华报道说,“在前共产国家保加利亚,自由导致了事实上的经济大灾难。”她的CBS同事则报道说,“波兰从共产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转型,导致人民的每天生活更加苦难。”刚退休的老牌女主播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则对结束共产专制的俄国这样描述:“在旧苏联时代,从没见过今天这样的俄国人:贫穷,无家可归,冬日的绝望。这种人的数量在增加,难道这就是民主?”

但这些被美国哲学家胡克(Sidney Hook)称为“人类自由掘墓人”的西方左派,并没能阻止共产主义乌托邦在全球的崩溃。他们从当年列宁所说的“有用的白痴”正贬值到“没用的白痴”。美国的全球反恐和伊拉克战争,最後将再次证明,西方左派们在历史上永远是站在错误的一方。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2004年4月14日)

2004-09-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