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BBC和《纽约时报》的耻辱

曹长青

历时8个月的BBC和布莱尔的战争决出胜负:BBC大败,布莱尔获得清白。独立法官近日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BBC编造了假新闻。

BBC董事会主席、总裁两人已宣布辞职,以示负责。那位直接“肇事者”、编造假消息的记者吉利根(Andrew Gilligan)也已辞职,包庇他的上司、新闻部主任可能也得被解职。

一个强调独立、真实的全球最大的广播电视帝国,怎麽会出现这麽大的丑闻?主要原因是,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BBC持“反战”立场,走火入魔地反对军事倒萨,让意识形态冲昏了头脑,以至用假新闻煽动民众反战,完全背离了新闻媒体应有的角色。

吉利根作为记者,犯了两个致命错误:一是为反战竟编造了布莱尔政府剪裁情报以对伊动武的新闻;二是向英当局说出武器专家凯利透露的消息,结果导致凯利自杀。凯利的愤怒和沮丧可想而知,一是被吉利根“出卖”,由此夹在BBC和布莱尔的对峙中间,被揪到全国电视前的听证会。他生性内向腼腆,不堪此辱;二是吉利根夸大甚至编织了他的谈话,导致他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完全绝望。

新闻界的重要规矩之一是,记者不能泄漏新闻来源;否则没人再敢给记者信息。最近美国一家法院传讯曾报道“李文和间谍案”的两名美国记者,要求他们说出到底从哪里获得了消息,但遭两记者拒绝,虽然他们可能因“蔑视法庭罪”被判刑。吉利根并没有收到法院传票,就向调查当局写了小纸条,交代了凯利。虽然吉利根後来也承认“这是一个错误”,但作为新闻记者,这是一个不可挽回,也不可原谅的错误。

对於编造凯利的谈话,吉利根在事发之後也认错是“说走了嘴”,但同时自辩说,这种事现场广播难免。新闻允许犯“诚实的错误”,即不是有意,而是由於技术差错等原因出错。但从吉利根对伊拉克战争的报道来看,他并非偶然犯错。美国《标准周刊》(Weekly Standard)2003年8月25日在“不光彩的BBC”的一文中说,吉利根在伊拉克前线时,时常发出不实新闻。例如4月3日当美军控制巴格达郊外机场时,吉利根却向BBC(以及该台网站)报道说,“过去90分钟我一直在机场,周围根本没有美军,我们很容易四处开车,机场全部在伊拉克人控制之中。”但当时BBC另一位现场记者报道说,美军已在机场,而吉利根并不在那里。

4月5日,美军已进入巴格达,可吉利根还在继续发布假新闻:“我在巴格达的市中心,这里没什麽变化。美国人说他们已进入市区是编造的,他们在这方面是有历史的。”但当时CNN却播出现场画面,美军第三步兵师正穿过巴格达市中心。4月11日,当英美联军占领巴格达已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後,吉利根也只得承认,但他却发出这样的报道:“刚刚获得自由的巴格达人民,正处於从没经历过的恐惧之中”;意思是还不如在萨达姆统治下安全。

吉利根这样一而再地报道不实消息,为什麽BBC不制止、不惩罚?因为BBC的新闻主管也是“吉利根”,完全处於反战的意识形态中。对於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或英军稍有战事不顺,BBC就渲染报道。例如战争初期,英国战机被美军导弹误击,BBC则报道说,这是英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时刻。BBC的新闻主管则要求记者,不得用“解放”(liberate)这个词来描述伊拉克人民获得自由;谁使用“将是一个错误”。

而更荒唐的是,在美军进入巴格达、获得自由的伊拉克人民涌向市中心广场推倒萨达姆像时,几乎全世界所有自由媒体的镜头都对准了这个历史性场面,但BBC当时却换掉镜头,把画面转到印度的微级地震,因为他们“不忍心”看到英美联军的胜利;“不甘心”独裁者象征就这样被人民推倒。这一切都不遂BBC的愿。

曾出版研究《1984》作者奥维尔的专著《为什麽奥维尔仍重要》(Why Orwell Matters)的英国学者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批评说,人们无法再相信BBC,别说内容,他们连英语发音都不正确。因为BBC故意把主张军事倒萨的美国副国防部长沃夫维兹(Paul Wolfowitz)的名字发成Vulfervitz,以使它像个犹太人姓氏,煽动听众的反犹情绪。

BBC还曾制作纪录片,编造以色列军队使用“芥子毒气”屠杀巴勒斯坦人的新闻,妖魔化以色列,被认为“已到反犹边缘”,结果导致以色列政府冻结了和BBC的任何合作关系。

这种意识形态左右新闻的现象,不仅在BBC,在美国左派媒体中也时常可见。例如CNN也是不仅反对军事倒萨,还在报道巴以问题上偏袒恐怖份子。在巴勒斯坦人用自杀炸弹袭击以色列的公共汽车、老人中心等时,CNN却在第一时间现场采访那些所谓“烈士”的家人,渲染那些失去“烈士子女”的父母们多麽可怜。结果那些有意谋杀了老人、孩子、孕妇等平民的恐怖份子,就被CNN渲染成可怜、同情的对象。而那些在公车、在晚宴、在婚礼、在早餐店被谋杀的以色列平民的家人,却没有机会在第一时间上CNN电视诉说他们的悲痛、他们的无辜、他们的冤屈。在以色列人的群情激愤下,以国政府已决定停止CNN在该国的采访报道权,因为它的行为简直成了恐怖份子的舆论帮凶。

美国的左派旗舰《纽约时报》也同样存在“BBC、CNN综合症”。去年该报出现“大丑闻”,也是由於意识形态做崇。该报老发行人退休後,把权力交给了儿子小苏兹贝格(Arthur Sulzberger, Jr.)。这位少壮派发行人把该报非常左倾的社论版主编雷恩斯(Howell Raines)破格提拔为“执行总编辑”,结果该报出现历史以来最严重的假新闻事件:发表了黑人记者布莱尔(Jayson Blair)多达36篇不实报道。一般来说,一个记者出现一两次造假或抄袭行为,尤其是在很强调真实性的《纽约时报》这样的大报,早就会被解雇(《纽约时报》就布莱尔文章做出的更正多达50篇);而布莱尔却得到这位左倾主编的偏爱和包庇,所以才能一再得逞。因为布莱尔是“黑人”,符合雷恩斯和《纽约时报》热衷的“政治正确”和“种族配额制”。

报社内部对雷恩斯的做法早有不满,但这位总编辑是发行人的“思想盟友”(soul mate),只要这位同样左倾的少壮派发行人掌权,谁也别想动雷恩斯,除非他自己辞职。但最後小苏兹贝格却把雷恩斯“炒了鱿鱼”;因为他父亲出面,要求必须整顿报社。自911事件以来,由於《纽约时报》过於左倾和反战,导致这张全国发行量第三的大报,订报数下降5.3%(一有战争等新闻,报纸发行量都上升,像保守派报纸《纽约邮报》则上升10.2%,成为全美第八大报),《纽约时报》的股票价值也受到影响。看到“钱途”不妙,老发行人只得出马,出席全报社大会,推动改革。

《纽约时报》最近为了平衡左倾言论,还聘用了右派旗舰杂志《标准周刊》的编辑、新保派政论家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做专栏作家,每周写两篇文章,从而使该报七名专栏作家中的右派增加到两名(另一名是前尼克松总统演说稿撰写人、知名政论家沙费尔)。

面对报业市场和读者的压力,有152年历史的《纽约时报》不得不改革。但有82年历史的BBC这次出了大丑闻,会不会改革?两名主管宣布辞职,被媒体同行普遍称赞,认为有负责精神。但BBC却不大可能有根本性的改变,因为这个媒体帝国有制度上的问题,它是政府出资的,不像《纽约时报》是完全私营的。

BBC的资金来自英国政府向拥有电视的家庭强行收取的“执照费”,彩色电视收116英镑(约187美元);黑白的交38到50英镑。全英国不管穷富、不论城乡,不论男女(只有75岁以上免除),谁家有电视,不管你是否看BBC这个频道,都必须给BBC“进贡”;即使是盲人,也得交半费。英国当局还派出专门小组,用无线电在街上流动侦测,看谁家有电视,如果查出没交电视费,罚款最高达1,600美元。

BBC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媒体帝国,员工多达2万多人(美国之音只有1,200人,不到BBC的十六分之一),每年预算高达48亿美元(俄国1998年全年军费开支才50亿美元;美国之音2003年预算是一亿六千万美元,是BBC的三十分之一)。BBC的庞大预算中90%(43亿美元)来自这种强行收取的“电视执照费”,剩下的10%(对外广播部的经费),则全部由英国政府拨款。只有後来成立的对外电视部,向外国收取转播费。

这种强行收费制度,已越来越受到英国人的反感,因为即使一年看一次电视,或从来不看BBC,也得交费。美国评论家说,这就如同在你家附近盖个电影院,不管你去不去看电影,你都得向它缴纳“电影执照费”一样不合理。这在美国是绝对行不通的。

即使在共产中国,媒体现在也不像BBC那样可以旱涝保收,有“铁饭碗”,因为政府不再财政包干。对BBC最有意见的是英国的私营广电媒体,因为显然无法公平竞争。虽然BBC财大气粗,但由於左倾,收视率已在下降。英国工党议员卡夫曼(Gerald Kaufman)2003年7月24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BBC的灾难”一文中说,国际媒体大亨默多克有少量股份的英国数码卫星电视BSkyB,现已有700万订户。原来BBC的有线电视观众率对BSkyB是二比一,2002年已降到三比二。这位工党议员说,“英国人已开始发问:如果他们不选择看BBC,为什麽每年必须交那麽多钱?”

使BBC获得这种资金特权的宪章到2006年是10年一续的审订期,不知道这次BBC的丑闻能不能推动修改“宪章”,使英国的广播电视有个公平竞争的环境,迫使BBC像《纽约时报》那样,不得不改革,以减少为了意识形态不惜制造假新闻的丑闻。

2004年2月3 日於纽约(原载多维)

2004-09-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