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谁会是美国下届总统?

曹长青

虽然美国总统大选要11月份才正式投票,但按照民主程序和惯例,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各自党内确定总统提名人的竞争早就开始。一般当任总统所在的党,不会有人出来竞争,因而不举行党内初选,所以这次布什自然成为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在野党则总有多人出来竞争,这次民主党就有10人争夺提名。继在艾奥瓦州的首场投票之後,1月27日新罕布什尔州又举行了第二场选举,结果又是约翰.克里(John Kerry)获胜,原来呼声很高的霍华德.迪安(Howard Dean)居第二(在艾奥瓦州排第三)。

但这两场选举并不能决定最终的胜负,因为参选人必须一个州一个州地赢够2,159张民主党代表人票,才能在全国代表大会上获提名。各州的代表票数不同,主要以民主党注册选民数量而定。哪个州注册该党的选民多,代表人票就多。例如,美国人口最多的三大州加州(有441张)、纽约州(284张)、德州(232张)加起来,就有957张,仅赢得这三州,就可拿到近一半的代表票。而艾奥瓦州才有56张代表人票,新罕布什尔更少,才27张;两地加起来,还不到纽约州的零头。

因而即使克里赢了这两个地方,并不意味著他一定能赢得其他州,获得提名。自1972年以来,过去32年中,美国举行过八次总统大选,其中有4次,总统参选人(两党都算上)赢了新罕布什尔州,但在全国大选中输了,即没有成为本党的总统提名人。因而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之战,激烈的争夺还在後面。按预计日程,将会在3月9日最後决出雌雄。

虽然上述两个初选之地在代表人票的数量上不构成重大意义,但它对其他州的选民具有很大的心理影响,因而被参选者十分重视;新罕布什尔州历来是党内初选的兵家必争之地。

虽然这次民主党有多达10人出来竞争,但很多根本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他们只是乘机出风头,扩大自己的知名度而已。例如其中仅有的两名黑人参选者就是如此。在艾奥瓦州初选之前就宣布退出的布劳恩(Carol Braun),曾是美国首位女性黑人联邦参议员,但她由於滥用竞选经费,她的竞选经理,也是她的未婚夫,用捐款买高级服装,珠宝首饰等丑闻被揭出,结果连任失败。虽然美国税务局两次要检查布劳恩的税务情况,但都被克林顿(也是民主党籍)的司法部长压住。後来布劳恩还被克林顿任命为美国驻新西兰大使。大使任期结束之际,正好克林顿下台,布什当选总统,布劳恩就没了工作,回到她父亲的阿拉巴马州农场管理庄园。她曾对媒体发誓说,“看我的嘴唇,我绝不再参选,永不,永不!”但911事件发生,布劳恩却不顾曾发过的誓,要出来参选,理由是美国遭到恐怖袭击,她如果不出来参政,会感到耻辱。她家乡的人说,即使竞选当地的小城议员,布劳恩都很难当上,但人家“一步登天”,上来就竞选美国总统。她和迪安同台接受媒体采访时,连堂堂的美国另一位参议员迪安都不记得她曾做过什麽,问她,“你是驻哪国大使来的?”随後还有人问她,“你在新西兰是做什麽的?”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认为她是出风头,没有胜选的任何可能。只有《纽约时报》,竟然拿出一个整版的篇幅来推销布劳恩,因为她是黑皮肤,符合这家左派报纸热衷的“政治正确”。但布劳恩上了报纸之後,一场竞选也没参加,就宣布退选了。内情人说,这是因为她怕出丑,因为如果在艾奥瓦州参选,她连0.01%的代表人票都得不到。

另一个黑人参选者是民权活动份子夏普顿(Al Sharpton),他从没当选过任何议员,但人家也是志向高远,上来就参选总统。夏普顿在美国以善於煽动黑人对白人的仇恨、族裔对立著称。一年前HBO播出录影带,FBI人员扮演毒品贩子向夏普顿兜售毒品,他表示同意买。这种人明显是一个州也不可能赢。但他硬是靠13万黑人的联名而获得参选资格。和布劳恩一样,他也属於那种“婚礼要当新娘,葬礼要当尸体”的政客,反正只要出了风头,就算赢了。

另外还因为左派媒体CNN喜欢他,让他上赖瑞.金的晚间脱口秀节目;《纽约时报》也是用一个整版推销他,就因为他是黑皮肤,符合这张左报热衷的“种族配额制”和“道德高调”。昨晚福克斯电视台报道说,由於夏普顿迟交选举资料,被选举委员会罚款5,500美元。稍早时,连《纽约时报》也报道说,夏普顿滥用捐款,到外地竞选时,不仅坐飞机头等舱,而且还住豪华酒店。在第一场初选中,他连0.01%的选票也没有。在新罕布什尔,22万人投票,他仅得345票。前民主党众院领袖格普哈特虽早已退出选举,但选民给他的票都比夏普顿多。

民主党参选人还有几个类似的政客,像参议员库钦奇(Dennis Kucinich)也是如此,他反对伊拉克战争,反对经济全球化,反对世贸组织(WTO)。他在竞选辩论时说,如果他当选,美国将马上退出世贸组织,美军立即撤出伊拉克,并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区”。但这样的狂人迄今没有迹象会赢得任何一个州,说明在美国,即使是民主党的选民,也无法接受这种完全脱离现实的意识形态狂热者。

在10名参选者中,只有韦斯利.克拉克(Wesley Clark)是军人出身,曾担任北约部队总司令。但他也是客串而已,没有实力获得党内提名。在几天前的竞选辩论会上,主持人指出,克拉克现在反对美国对伊战争,但当年却撰文支持美军倒萨。主持人当场读出文章片断,然後问克拉克,是不是写的时候忘了自己是民主党籍。克拉克相当尴尬地搪塞解释。克拉克的误区是,他以为自己是艾森豪威尔,以为他当年领导的对南斯拉夫空袭是诺曼底登陆。而实际上艾森豪威尔作为美国二战後仅有的将军总统,是共和党籍总统中最平庸者之一。昨天《华尔街日报》发表前雷根总统演说撰稿人、女政治评论家努南(Peggy Noonan)的文章,题目就是“萎糜将军”(General Malaise),认为克拉克对选民毫无吸引力。

民主党参选者中真正比较有水准、有实力的竞争者,是在上次美国总统大选中作为戈尔的副总统候选人搭档的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他有多年做联邦参议员的经验,人品也没有任何差错,对重大问题都有坚持原则的统一性,在对外政策上也比较现实并有远见。但他获得提名的希望也非常渺茫。主要由於他是犹太人,仅这一点,就难以获得党内提名,因为多数美国人在心理上还很难接受一个犹太人当总统。另一个参选人是北卡罗来纳州的联邦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虽然在两地的初选中获得第二和第四的成绩,但在全国范围,仍不会出线;因为他首次当选参议员还没届满,缺乏从政经验。

这次民主党的总统提名,实际上是在两个人之间一搏,即在新罕布什尔获得第一名的克里和第二名的迪安。前佛蒙特州长迪安原来呼声极高,被《纽约时报》、CNN等鼎力推介,并获得前总统卡特、前副总统戈尔的支持,以及不惜血本力阻布什连任的金融投机家索罗斯的鼎力帮助,但他在艾奥瓦州却只得第三名。随後他在竞选晚会上声嘶力竭地叫喊,经各家电视不断播放之後,已成为他的致命伤,因为那种几乎丧失理智的嚎叫,让美国民众担心他脾气太大,不易自控,无法胜任国家元首,尤其是一个掌控可毁灭整个世界的核子武器按钮的三军统帅。连利伯曼都称他为“一张哪儿也无法抵达的票”。

但迪安的失势,却让共和党相当失望。《华盛顿邮报》的右派专栏作家克瑞珊默(Charles Krauthammer)在一篇题为“失乐园”(Paradise Lost)的文章中说,如果民主党的激进派迪安出来和布什对决,共和党将会横扫选票,大获全胜。但迪安如此落後,让布什阵营失望,如同失去了“乐园”和乐子(fun)。

目前看来克里很可能最後胜出,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和布什对决。但克里打败布什的机会也不大,主要因为民主党还沉浸於强烈的左翼意识形态,面对反恐战争以及对伊开战形成的布什政府和共和党的优势地位,只是一味地反弹,以更加左倾来对付美国保守力量的回潮,而没有真正了解到,美国的整体走向近年已发生很大变化,从八十年代後期开始,以反越战达到高潮的左派思潮和势力就开始逐步衰退,而爱国主义、新保守主义等右翼思潮则逐渐上升,并由於911事件、美国本土受到恐怖袭击而更加强化。这也是布什总统的民众支持率一直没有低於50%的原因之一;而且据福克斯电视昨晚公布的民调,在年轻人中,支持军事打击伊拉克的高达62%,因为年轻人认为,铲除萨达姆政权,他们更是获益者。民主党不是根据美国国情和大众心理的变化而调整策略,反而更加往左倾的极端方向走,等於逆潮流而上,这样赢的机会就更降低。

英国近年一直是左派工党执政,主要原因在於布莱尔走了“第三条道路”,即向右翼保守党的政策靠拢,体面地投降,也主张小政府、减税、控制福利,强大国防等,这次布莱尔支持并参加美国军事倒萨,不是偶然的决定,而是这种第三条道路的政策兑现。正是这种第三条道路,抢去了右派的选民,使保守党至今无法翻身,在前两次全国大选中均败北。

而美国的民主党不去学习英国工党,走第三条道路,争取中间选民,反而更向左翼倾斜,结果只能输多赢少。再加上克里的大众沟通能力不是很强,形象较呆板,也对选民缺乏吸引力。虽然克里不断自喻是肯尼迪,但他既缺少肯尼迪的魅力,也没有当年克林顿那种风华正茂的气势和演说沟通能力,因此他和布什对决,可能仍会像他的前任、曾和老布什竞争总统失败的麻萨诸塞州参议员杜卡基斯一样,以败选告终,从而使布什总统成为美国200年历史上,父子总统的首位连任者。

2004年1月28日於纽约(原载多维)

2004-0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