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观念的暴政

曹长青

有什麽样的知识份子,就有什麽样的政府。至今仍没有警觉自己血液中“共产观念”的知识人在疾呼救中国,其实,首先要救的是自己。“一块砌长城的砖头,却每天谈论著如何改造整座长城。其实,你的责任也雀ヹ O粉碎,自己掉下来,就是一个洞,更多的洞就是缺口,是门,是道路。”



僵持了51天的美国“大卫教派”难局终以悲剧结束,《纽约时报》的电讯这样开头:“怪异的大卫教派今日在地狱般的烈火和浓烟中结束,其梦魇般的可怖景象,跟大卫.克瑞希对他的信徒们所预言的几无异样。”大卫庄园中的95名教徒除9人获救外,全部丧生,其中包括25名儿童和一名五月份将分娩的孕妇。

●有罪的弥赛亚

无论是宗教人士,还是专家学者,几乎一致的舆论认为,克瑞希是一个狂人。连美国总统克林顿也称他为“危险、非理性及可能已疯了的人”。

33岁的克瑞希虽然学业一直不佳,中学辍学,但却有连篇背诵《圣经》、煽情演讲的天才,他曾创造了连续狂热布道17小时的记录。他自称耶稣,但干了所有上帝禁绝的事:虐待儿童,玩弄少女;藏枪械,拒捕。在洛杉矶时,他就有25个妻子,众多子女。他沉迷於女人、啤酒、摇滚乐和世界末日学的宗教。连他自己有时也承认,他是“有罪的弥赛亚”。

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大卫.克瑞希这样的人并不奇怪,在北京或纽约的精神病院里,都能看到这种“妄想狂”(megalomania)。奇怪的是,他竟有上百的信徒,除了德州本地外,还有的来自澳洲、新西兰、英格兰、以色列、菲律宾和牙买加。他们视克瑞希为基督,匍匐在地,顶礼膜拜。

克瑞希手里没有军队、警察和监狱,他靠什麽来操纵、统御这些出生在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他靠的是“观念的暴政”,用“洗脑”的方式专制所有教徒。在大卫庄园,他居然达到“禁止所有信徒饮酒、吃肉和行房,即使夫妻也不行”,但他自己却百无禁忌。而两对夫妻信徒竟自愿将各自才15岁的女儿献给他做“妻子”。

●邪恶的极端

观念的暴政并非克瑞希的独创。回顾20世纪,蔓延全球的共产主义就是一场大规模的观念暴政。马克思主义和大卫教派在本质上有很多相同之处:

大卫.克瑞希认为他发现了真理、天堂、乐园和生命的意义、人生的归宿。卡尔.马克思认为他发现了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臆想出共产主义乌托邦。绝对的一元论,魔鬼般无所不能的辩证法,煽动人与人之间仇恨的斗争学说,使这场乌托邦运动和大卫庄园一样充满残酷和血腥。

马克思那种集救世主、说教者和社会预言家於一身的自负、目空一切,与克瑞希有历史性的相似之处。克瑞希以“世界末日来临”,煽动信徒走向死亡的狂热;马克思则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无产者在这场革命中失去的只有锁链,而他们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克瑞希的狂热最终煽起的是大卫庄园的熊熊大火,上百无辜的生命在滚滚黑烟中化为灰烬。马克思的乌托邦使地球上十几亿生命在半个多世纪的痛苦和灾难中受尽凌辱和摧残。

●用棍子打向天堂

大卫庄园被焚烧的当晚,美国ABC电视台主播詹宁斯访问曾是克瑞希的“妻子”、和他生有一子、後来脱离大卫教的罗宾.班斯女士。当问及她从这场宗教悲剧中得到什麽教训时,这位前狂热的大卫教徒几乎是一字一顿、发自肺腑深处地说了两点:第一,千万不要让谁把你的脑子挖走;第二,有人总是卤 鸠A天堂时,可能会把你带进地狱。

在共产世界生活过的人,对这两点感受更深。共产主义就是一场卤 H进天堂的运动。那美妙的共产主义前景多麽有诱惑力:人人平等,物质极大丰富,竟可“按需分配”;既然“将来”如此光辉灿烂,所以今天如何黑暗都必须忍受。

共产党人以发现天堂者自居,以为既然是“天堂”,用什麽手段将芸芸众生带进都是必要的,包括用棍打、鞭抽,以至杀戮那些怀疑者。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後,是剥夺了人的选择权利,实行观念的专制。米兰.昆德拉把这场运动形象地比喻为“用棍子把人们打向天堂。”在漫长的不见天堂踪影的棍打、鞭抽的跋涉中,疲惫和怀疑者多了,於是路边出现了一座座“古拉格”。一场向天堂的驱动变成了空前的暴政。

●脑子被挖走

“古拉格”还只是最後的手段。贯穿共产运动始终的是与大卫教一样的“把你的脑子挖走”。毛泽东一生至少有两件震惊世界的狂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两次都不是刺刀逼迫的结果,而是亿万人狂热、自愿地投入,有时热情比毛还高:1958年毛提“15年超过英国”时,下面一些省市书记和群众纷纷进言:“主席,能不能把超赶的时间再缩短,订在七、八年?!”与此同时,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在成都会议慷慨疾呼:“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全场对此竟热烈鼓掌。

共产主义的最可怕之处就是这种“把你的脑子挖走”。思想被谋杀,独立性被阉割,亿万中国人就被麻醉在共产党的思维系统中;最後达到大卫教徒状态,让他死,他就自愿去死。奥威尔早在《1984》中描述了这种场景,即让你死的时候,脸上绝不带著恐惧和反抗,而是洋溢著内心泛出的喜悦。而今天在大卫庄园焚毁中,人们又一次看到奥威尔的预言:一个女教徒被救後,仍挣扎著要冲回火海。

今天,共产主义在全球崩溃,使共产领袖们是否真相信共产主义,都大打折扣。但这是否意味著中国人真的走出了共产主义观念暴政,简 F共产党的思维模式?结论是否定的。

●走不出党的思维

我们不用说那些仍在共产党膝下逢迎媚俗的,即使在那些向共产主义挑战的知识份子身上,仍可看到党思维的强大惯性:4月18日纽约《世界日报》刊出郭罗基的长文。该报编者按称“郭罗基教授是中国大陆著名的思想家,民主运动的先行者。”但郭先生在谈到中共时这样写道:

“我不赞成反共,反共不等於民主”,“原苏联地区解散共产党的做法是不高明的,我主张,民主运动应当把共产党推上守法的道路”,“应当反对共产党的专权,不应该反对共产党的存在,只有追求整体效应,支持共产党内的改革派制服保守派,把共产党变成一个民主的政党,才是上策”,“特别在中国,必须做现实的考虑,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没有其他力量可以取代共产党,搞垮了共产党将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和长久的社会动荡┅┅”

郭先生在国内时曾因发表政见遭到迫害,他来到美国後,可能想简  澈 軚A想有自己的思想,也相信自己的文章是独立思考的结果;但是,仍没有走出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不过郭先生把他修润成“只有共产党改革派才能救中国”;“搞垮了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长久的社会动荡”。

而另一位文化人、前《光明日报》记者戴晴则在去年一次演讲中直截了当地说:“在中国搞民主政治,完全不应该推翻中共”。而戴晴女士讲这番话时前,刚刚领取了“自由金笔奖”,该奖是国际组织专门奖给向极权暴政挑战的著名知识份子的。

如果连“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和“著名知识份子”都被“洗脑”到如此地步,那麽那些一般思想家、一般知识份子及平民百姓又会怎样?

●波兰启示录

没有共产党,能不能救中国?看看东欧、苏联的变化一目了然:罗马尼亚、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亚、波兰、阿尔巴尼亚,哪个国家离开了共产党就“长久社会动荡”?包括俄罗斯和十几个分离出而独立的国家,哪一个也没有天下大乱!退一步讲,即使有乱,也是由於共产党专制时间太长,积下恶果太多,而并非由於它的垮台。

仅以波兰为例,早在1993年初,波兰就被美国副总统称赞为“展示的经济腾飞和政治稳定已成为东欧各国的榜样。”波兰的民主选举顺利进行,50%以上的工人已成为私有企业员工。波兰是东欧以至全球共产主义阵营中第一个推翻共产党专制的。1989年,当中国的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恳求中共改革从善时,波兰人民在几年不屈抗争的基础上,一举推翻了波共统治。波兰的今天至少给人两点启示:

第一,共产党被结束的越早,一个国家的真正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才可能越早起步。第二,结束波共统治的主要力量不是共产党内的改革派,而是以团结工会为主体的广大人民的长期英勇反抗和斗争。

对共产党内的改革派来说,也要有区别,究竟是通过改革结束共产党专制;还是通过改革,使共产党变得温和一些,“完善”一点,以使它能更长久地一党独裁下去。但无论哪一种,他们都不可能成为结束共产主义、恢复人的自由和尊严的主体力量。东欧的变化已活生生地证明了这一点。

●纳粹和共产党

郭罗基主张让中共存在,把它“推上守法的道路”,使之“变成一个民主的政党”。问题在於,如果共产党能守法,变成民主政党,它还叫不叫共产党?共产党的本质就是一党专政,这一点,中国共产党至今仍在坚持和强调,这是它的规定性,离开了它,它就不是共产党了。如同纳粹,离开屠杀就不叫纳粹。

在纳粹大屠杀50周年之际,“浩劫博物馆”近日在美国首都建成揭幕。克林顿、戈尔和美国很多政要以及专程赶来的以色列总统,波兰总统瓦文萨等都莅会并致词,众口一词是“绝不能让纳粹重演”。就此,美国各大报发表很多文章,没见一篇主张应该让纳粹存在,让它守法,进而变成民主的纳粹。为什麽?因为纳粹两字本身就是民主、法治、自由、人类尊严的反义词。它和共产党一样,其本质就是对生命的蔑视与践踏,对人类的蹂躏和摧残,其全面的共同动机是操纵人、驱使人、暴虐人,最後把每一个人都变成统一规格的机器部件。

一些中国人在专制社会时间久了,来到西方,渴望民主。有时,为了刻意表现自己的民主胸怀,主张也要让中共存在,给它民主。中国共产党有没有资格再存在?配不配享受民主?我们设想,如果希特勒真的像传说中没有死,今天出现在德国,我们允不允野L再享受民主,竞选德国总理?回答是否定的,因为他首先应接受审判。中共建政以来,据西方学者的研究推算,可能多达八千万人在专制迫害和人为饥荒中丧生。一个政党造成如此大规模的死亡,它已是一个犯罪集团,它还有资格存在、享受民主吗?

这就是为什麽在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等,即使一些共产党残余想存在,也只得自动改名字,无法再叫共产党。这也是为什麽在结束了共产专制之後的阿尔巴尼亚,通过政党法,查禁阿共,并将垂帘听政的霍查夫人(地拉那的江青)判刑九年。这也是为什麽在美国这样非常强调民主的国家,却法律规定,“如果侨民在过去十年内的任何时间加入过共产党,都不得成为美国公民。”而在美国驻外使馆留学签证申请表上,明文写著,“精神病患者,毒品犯┅┅及共产党员不得入境。”所以,很多进入美国的共产党员都是隐瞒了政治身份。

●共产党靠暴力成为“唯一”

今天,很多中国知识人像郭罗基那样强调,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因为中共是中国唯一的政治力量,没有取代它的组织。这种论调被不少人认同,因此强调为了中国的社会稳定,就不能让共产党垮台。共产党本身更是不断明指、暗示它的不可替代性,它是“唯一”。

共产党目前确实是中国大陆唯一的主要政治力量,但它这个“唯一”是靠暴力镇压消灭了“唯二”“唯三”等所有可能的反对声音来维持的;它用剥夺中国人自由选择政党的全部权利来保持自己的“唯一”。如果认同共产党的这种逻辑,那就等於同意让共产党千秋万代永远掌权,永远专制!因为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它就绝不会允部妓胪G”、“第三”等任何政治力量出现和形成,更不要说允酗H民自由选择。因此,仅凭这一条,这个党的统治就必须结束!只有铲除了这个“唯一”,中国才可能有多党、多元,大众才有选择的可能,人民才会成为主人,而不是共产党永远的你“民”我“主”。而且所有东欧国家的变迁都证明,那里的“唯一”被结束後,没有一个国家发生“天下大乱”,反而都走向民主,人民获得自由,社会更加稳定。

●走出“大卫庄园”

那种共产党垮台,天下就大乱的担忧,都缘於“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理论,它通过共产党半个多世纪的“洗脑”,进入人们的血液,使很多知识份子成了“大卫教徒”还不自知。反过来,中国知识份子的愚昧和软弱,恰恰是中共政权得以维持的根本原因之一。

有什麽样的知识份子,就有什麽样的政府。至今仍没有警觉和审视自己血液中“共产观念”的知识份子们在疾呼救中国,救中国人民的时候,其实,首先要救的是自己。一位诗人对此一针见血:“一块砌长城的砖头,却每天谈论著如何改造整座长城。其实,你的责任也雀ヹ O粉碎,自己掉下来,就是一个洞,更多的洞就是缺口,是门,是道路。”

大卫庄园腾起的熊熊大火无法不令人深思,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知识份子何时能真正走出共产主义观念暴政的“大卫庄园”?

(原载纽约《世界日报》周刊1993年5月9日)


曹长青的脸书

1993-05-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