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从非洲割礼谈文化冲突

曹长青

一年一度,标志著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的“普利策”奖,最近在普利策当年创办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颁发。新闻照片奖的得主之一是22岁的自由摄影记者婉尔诗(S. Welshi),她在非洲的肯尼亚部落中住了一个多月,拍摄到一组当地女孩子阴蒂被割的传统仪式照片。她对此感叹说,“这是我所经历的最残忍的事情。”

多为发生在非洲国家的这种仪式已有长久的历史,据说,这种割礼是想使女孩子在结婚之前保持是处女。因此女孩子在16岁前就要被割去阴蒂,有的还被割去了阴唇。这种割礼极度痛苦并导致大流血,因为多不用麻药,不少人因此终生小便失禁、日後生育困难和过早死亡。据《纽约时报》最近的报道,非洲现在仍每年约有两百万的女性被“割”,遭受这种痛苦的人至今已达八千万至一亿。

●用文化为野蛮辩护

当这种“割礼”广被西方媒体报道和批评时,一些非洲人强调,这是他们的文化传统,不应被诅咒。这或许的确是他们文化中的一部份,但是如果认为所有的文化都应被保留则是愚昧透顶的。这种以文化不同而拒绝文明,并为野蛮辩护的声音在非洲、中东和亚洲都是经常可以听到的。在许多中东国家,法律规定男人可以拥有四个妻子,而女人别说可以有四个丈夫,她们在公共场合连脸都不能露,必须蒙上黑纱。男人可以参加所有的政治和社会活动而女人则连开车都不被允许。这都是他们文化的一部份。在某些拉丁美洲国家,男人杀死他们偷情的妻子无罪,而女人杀了她们偷情的丈夫则要被判绞刑。这也是他们文化的一部份。在中国,男人被阉割,女人被裹小脚,都曾延续过近千年,也曾是文化的一部份。今天,新加坡还在理直气壮地使用鞭刑,柬埔寨、泰国还在大量倒卖雏妓,虐待女性和儿童;台湾和中国还在为食用虎骨、牛角辩护说这是我们历史悠久的“补文化”。

我们难道为了尊重不同的文化就要容忍野蛮和愚昧的存在麽?如果我们正视现实,就应该承认文化并不都具有平行的价值。如果我们不愿意承认某种文化优越於另一种文化,那麽我们也无法否认某种文化具有更文明和更人道的价值。西方历史学家汤恩比提出人类曾有过二十几种文明,现在只剩下了几种,证实某些文化由於低价值而被淘汰,高价值而被保存,更高价值而成为强势文化。

法国最近立法规定不许一夫多妻,因为某些穆斯林国家的男人带著四个老婆移民到法国,所以法国政府不得不通过法律禁止这种反人道的文化。在美国连“斗鸡”都被禁止,因为太残酷。人可以被判死刑,但却绝不可以用残忍的方法处死。在瑞士,法律规定给动物做手术都必须用麻药。一个显见而不可抵赖的事实是:今天那些强调区域文化而拒绝世界价值(universal value)的国家全部都在实行独裁专制或威权统治。

●21世纪不可能是中国人世纪

美国学者亨廷顿曾撰文“文明的冲突”,指出冷战之後不同文化之争将成为世界的主要矛盾,他特别指出东方文化、穆斯林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发生的的冲突。他的观点被某些中国知识分子指为贬低东方文化。实际上,亨廷顿的观点并没有新意,因为即使“冷战”期间,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争,实质也是两种文化价值之间的冲突。因为所谓文化,并非仅是吃穿住行,它主要意味著其背後的思想价值。共产主义,就是把那种不重视人的权利、人的生命的群体国家至上的价值推演到极端。而西方文化所代表的思想价值正与此相反,把人的生命、自由和权利放在了第一位。“冷战”结束了,只是“冰山”上的一角消失了,但产生“一角”的那座视群体国家利益大於个人生命和权利的冰山底座仍然存在,只要这种文化价值不被更高的文明取代,它们之间的冲突当然就会继续存在。

20世纪还有几年就要结束,随著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有些中国人兴奋地预言说“21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21世纪能不能成为中国人的世纪,不取决於中国人的愿望,也不取决於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而是取决於中国人能不能选择尊重人、看重人、视人的生命和自由为根本价值的文化。如果不能,不仅下一个世纪,甚至再下个世纪,都不可能是中国人的世纪。如同仅有一亿人的日本的经济水平已达到仅次於美国的世界第二,但日本的文化不可能主导下一个世纪。因为在那种文化中,他们的离婚率可以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却也是家庭婚姻最不幸的国家之一。(据《纽约时报》资料)

●西方文明在台湾的胜利

西方人由於担心被指责为“文化霸权主义”而不敢批评穆斯林文化和我们东方文化的低价值和落後性,而深受其害的我们就别自欺欺人了。最近台湾直选总统的成功就完全是西方文化价值的胜利,不管中国人多麽不愿承认。因为事实是不管中国文化有几千年的历史,都从没有过选举文化的成分。台湾的选举再此告诉人们,对於西方式的选举所代表的思想和文化价值,中国老百姓是乐於并容易接受的,一直顽固抵制西方文明的正是统治者和那些被民族主义情绪鬼迷心窍的中国文化人们。

21世纪到底会是谁的世纪,两次获得“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资深专栏作家路易士(Anthony Lewis )曾含蓄地指出:当今世界各国的竞争,最终看谁更有“思想的力量”(power of idea)。而我在美国生活近八年,深切体会到,美国的强大,正是思想的强大,文化的高价值,和自由的力量。

(载《开放》1996年5月号)

1996-05-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