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人出任罗马教皇?——从意大利选美争议看世界意识

曹长青

9月9日,意大利一年一度的全国选美揭晓,18岁的曼德兹(Denny Mendez)当选上“意大利小姐”。曼德兹的当选引起全国争议,因为她不是土生土长的意大利人,而是四年前从加勒比海的多明尼加共和国移民到意大利的一个黑人女孩。

在“意大利小姐”进行决赛的前一天,就有两名选美裁判抱怨说,“黑人怎麽能代表意大利?”因为五千六百万人口的意大利,几乎是单一民族,全是白人。一名担任选美裁判的电视台的主播强调说:这就如同中国不会选择一个不是丹凤眼的女子来出任“中国小姐”一样,一个黑女人不能代表意大利的女子之美。这两名裁判的“谈话”被视为“种族歧视”,她们的裁判资格随即被选美组织者吊销。

当曼德兹终於当选为“意大利小姐”时,在100多万给选美现场打电话的观众中,有三分之一支援曼德兹当选。他们认为,曼德兹已加入了意籍,就已是意大利人,她就有资格当选。(曼德兹的母亲四年前与一名意大利人结婚,因此曼德兹和母亲一起入籍意大利。)

●陈静是“叛徒”吗?

那名女裁判的话令人深思:中国人会选择一名不是丹凤眼的别的种族的女子当“中国小姐”吗?或者更进一步推想,中国大陆会选择一名加入中国籍的黑人出任“中国小姐”吗?回想一下不久前刚结束的百年奥运会上那些中国留学生的表现就会知道答案了:当原大陆选手、曾获得世界女子单打冠军的陈静代表台湾队出场时,那些中国大陆留学生拉拉队呼喊的是:“叛徒!叛徒!”不仅对她喝倒彩,还辱骂她。而纽约的亲北京的“美国中文电视”在报道另一名原大陆乒乓球运动员、现已加入日本籍的何智丽时,更是语多嘲讽。对自己种族的人加入了别的国家国籍或参加了海峡对岸的球队都辱骂嘲讽,那麽对其他种族的人又会怎样呢?

选择加入哪一个国家的国籍,这是人的基本人权,应该受到尊敬。正如哈佛大学的校训上写著的:人不可以选择自然的故乡,但可以选择心灵的故乡。台湾作家柏杨则认为:“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园”。

●“美国队有一半不知来自何处”

今天,电脑、电子信、传真、直播电话等现代科技,已穿越边界、种族和意识形态的限制,使世界成为一个“地球村”,人类交融成一个整体。在这种交融中,对人的自由选择的容忍与尊重,已成为世界趋势。这种趋势在美国已有明显的体现,尤其是在体育方面。例如纽约的马拉松比赛,是一名原罗马尼亚籍的衣厂工人20多年前个人发起组织的民间比赛,至今已持续了26年。近几年的参赛人数每次都超过三万人。不管参赛者是从哪个国家来的,也不管参赛者有否专业训练,只要报名,就可以来纽约参赛。上届纽约马拉松,三万多名参赛者中竟有一半人是来自全球的99个国家。比赛结果,墨西哥人和肯尼亚人分别获得男女第一名。而且从1982年以来,就一直没有美国人获得过男女第一。但美国人不在乎这些,纽约马拉松照样向各国开放,为全世界所有敢於向42公里赛程挑战的人提供公平的机会和自由的跑道。

这种容纳精神在今年奥运的美国队组成上也有体现,美国队中有白人、黑人,亚洲人,各种肤色都有。有在阿尔及利亚出生并长大,1993年加入美籍的“篮球美梦三队”的中锋欧拉朱万,有原南斯拉夫的女网球明星莎莉丝,还有1987年移民来美的原中国大陆乒乓球选手叶瑞玲┅┅美国总统克林顿在访问奥运村向一群美国运动选手讲话时说:“人们看到这一支美国代表队,其中一半你说不出来自何处,因为他们属於各种不同的种族。我们已确信,我们必须从多元化来增强我们的力量。”

●代表美国“感到光荣”

据纽约《世界日报》报道,32岁的叶瑞玲对记者说:能代表美国国家乒乓球队参加奥运比赛,“我感到光荣。”但她的一些中国大陆队中的老友,听到她这样说,感到惊奇。叶瑞玲说:“他们感到奇怪的是,来自中国的人也能代表美国。他们觉得,只有在美国才会发生这种事。”

欧拉朱万在阿尔及利亚时就是篮球明星,曾代表阿尔及利亚参加过多次国际比赛。他加入美国NBA篮球联盟,最後又加入美国籍,阿尔及利亚人不仅没有喊他“叛徒”,反而以他们自己国家的人能代表美国而感到自豪。

在美国NBA中有很多外国球员,如被誉为“欧洲的乔丹”的克罗西亚(Croatia)国家队主力球员库科奇现在是四次获得美国NBA冠军的芝加哥公牛队的球员。NBA的另一球队拓荒队的大将波尼斯原是立陶宛国家队的灵魂球员。在不久前的NBA选秀中,就有六名外国球员入选。而美国篮球运动员到其他国家打球,更是常事。例如今年9月10日就有纽约尼克队的前锋瑞德(J. R. Raid)前去法国队打球。在台湾,早已有美国黑人篮球运动员为台湾队打球。美国人对此习以为常,根本想像不到去指责这些人是“叛徒”。

期盼由中国人出任教皇

曾挖掘出尼克松“水门丑闻”的美国记者伯恩斯坦与意大利记者包利提合写的《约翰.保罗二世与我们当代的秘密》的教皇传记本月在伦敦出版。该传记特别强调,现任罗马教皇是456年来第一位非意大利籍的教皇(现任教皇是波兰籍)。今年76岁的教皇身体多病,已考虑退休。被认为最有希望接替教皇一职的一位教廷大主教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期盼有一天由中国人出任罗马教皇。”这一期盼虽然与现实还有很长的距离,但这种超越国籍和种族来思考问题的世界价值意识显然已远远走在了很多中国人的前面。

(载《开放》1996年10月号)

1996-10-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