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刘晓庆之後该是杨澜了

曹长青

刘晓庆被关进了监狱,杨澜又被揭出卷入希望工程的糊涂账,涉嫌非法套用捐款,不能不给人一种杨澜要步刘晓庆後尘的感觉,因为这两位中国“名女人”有不少共性:都是不遗馀力、不择手段捞名利,用欺诈手段成为暴发户;而且两者都出奇地热衷招摇,并都因为虚张声势的招摇而被已经名誉扫地的“安达信”公司列到了“富比士”的中国富人榜上。中国只有这麽两个“名女人”上榜,一对儿不清不白却拼命往身上涂彩虹的做秀高手。

虽然有人批评说,中国偷漏税的大人物有的是,现在抓刘晓庆是打苍蝇不打老虎(当然是实情),但苍蝇虽小,却有特别令人讨厌的一面,刘晓庆就是这种中国特色的“苍蝇”,大概不咬人,但恶心人。

刘晓庆的令人讨厌之处,国内已有报纸登出“刘晓庆的八大恶心”,近日《南方周末》的“大话刘晓庆”也说了不少;但有一件事好像国内的媒体没提到,那是前些年我在美国的华文报纸上看到的:报道说旧金山一个“爱国”华侨组织要授予刘晓庆最杰出艺术家称号;国内记者就此采访刘晓庆,这位“最杰出”竟说,美国早就应该给我奖了,现在这个奖美国给的太晚了;同时还宣布,克林顿总统会亲自给她授奖。

当时看到这个报道,就感到恶心。稍有点自尊,也不会说什麽“奖给的太晚了、早就该给我了”这种虚无狂妄的蠢话;稍有点常识,也不会说什麽克林顿会亲自颁奖的傻话。美国总统连好莱坞的奥斯卡奖都不出席,怎麽可能要给一个在美国及西方影视界毫无名气的刘晓庆亲自颁奖?

还没等到刘晓庆来美国领奖,报上又有了新闻:那个要颁给刘晓庆“最杰出奖”的“爱国”华侨团体头目因犯罪被逮捕了,那个奖也因此取消。报道说,那个要颁奖的华人组织,实际上只是当地几个有了点钱的商贩,要凑起来做个秀,而所谓克林顿来颁奖,完全是编造的。

刘晓庆的名言是“做名女人难”。天下比刘晓庆有名的女人大概比她见过的苍蝇蚊子还多,但有几个令人讨厌到她这种地步的呢?台湾的许晓丹大概算一个,美国的麦当娜也算一个,但都没落到下狱的地步。刘晓庆的那个名言应该换成“做招摇过市的名女人难”。

虽然刘晓庆有很多令人“恶心”的花边新闻,但和另一个中国名女人杨澜比较,还有她实在的一面,毕竟人家当年在中国出名,靠的是自己演了几部说得过去的电影,靠那些演出奠定了名人基础。而杨澜在中央电视台时,并不是靠自己的节目成功,而是靠和名人赵忠祥、姜昆配戏出名;从美国回去後,则和她的“巴灵顿博士”丈夫吴征一起,靠吹嘘夸大经历学历而获得虚名,欺骗网民股民,炒热他们公司的股票价值,成为暴发户。

这次杨澜被揭出卷入希望工程的“糊涂账”,但杨澜自己可是一点也不“糊涂”:她对外多次自我宣传打广告,号称把自己《凭海临风》的稿费等十几万元捐给了希望工程,然後被中国大小报纸歌颂赞美,一个关心中国穷苦地区孩子教育、乐善好施的女菩萨形象跃然纸上;但第二天(第二天!),杨澜就从希望工程的项目主管手里拿到了20万元的所谓“工作经费”,实际上是她的捐款全部拿回来了(还多拿了几万)。不仅有赚,从此吴征的简历上还多了个头衔:希望工程高级顾问;杨澜则成了“中国青少年基金会理事”。

吴杨的这种手法在他们夫妇的暴发过程中曾一再使用,屡次得手:

杨澜在美国仅学习了两年,从哥大关系学院获得了一个硕士学位。在美获得学位的中国人可谓成千上万,但杨澜却把这个学历的功能发挥到出神入画的地步,最後竟被夸张到“哥大校董”。杨澜的这个假头衔,和吴征的“希望工程”高级顾问一样,也是用“捐款”换来的。杨澜以校友身份,向哥大国际关系学院捐款,於是得到了被杨澜夸张成“哥大校董”的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顾问团成员”的头衔。

有传闻说中国某部级高官的儿子到哥大读书,是吴征杨澜通过捐助哥大的方式给出的学费。虽然哥大尚未透露吴杨的捐款到底给了哪个中国学生(但表示如果杨澜真有问题,最後追究的话,哥大可能合作),但杨澜夫妇和原中国广电部长、现文化部长孙家正的关系相当不一般则是事实。当年吴征在美国圣路易士市办“美中总商会”时,就和当时担任广电部长的孙家正建立了私人关系,孙家正来华盛顿时,曾由吴征陪同。而美国的几家大公司,正是看到吴征有中国广电部长的後门,才找吴征合作。最早上当的是时代华纳音乐集团公司老板,他後来在纽约起诉吴征,说在上海合资公司首年投资的100万美元被吴征贪污了30万。吴征在该期间在上海淀山湖的威尼斯花园买了别墅。

吴征在美国走麦城之後,回到香港谋出路,在那里赚到的“第一桶金”就来自孙家正的帮助。当年他在香港注册的“凯威国际公司”,通过孙家正的关系与中国文化部属下最大的音像出版发行企业“中录总社”合资建了“天地数码技术有限公司”,吴征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征向媒体吹嘘他的公司将靠发行“聪明盒”,通过有线电视网的点播系统,打败录音录像的盗版世界。经过媒体宣传炒作,凯威公司的一毛多港币的股票当年就暴涨了100多倍,在炒到4点6港元时,吴征全部脱手,大赚了一笔。他的“聪明盒”在保证了他一个人的“聪明”发挥之後,就全部甩手仍掉了。比“环球电讯”的温尼克还聪明,他才只甩了30%。可以说没有孙家正,就没有吴征在香港的这“第一桶金”。

在这场炒做暴发事件中,孙家正得到多少好处,外人暂时还无法得知。一位知情人证实说,“吴征去北京时,经常请广电部长。”孙家正离开广电部转任文化部长之後,对杨澜更是特别关照。据中国《新闻晨报》去年九月的报道,中国文化部外联局做出决定,批准“杨澜工作室”拍摄的系列节目向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提供。因使领馆的文化参赞多是文化部派出,因此杨澜的节目几乎获得了对外推荐的垄断权。中国的邦交国最近已达到165个,如果每个中国驻外使领馆买一套杨澜的系列节目,杨澜的收入就是几十万,上百万。如果杨澜吴征捐助哥大的款项真的给了什麽部长的孩子,你看这笔钱的“利润”有多大,比杨澜“捐”给希望工程的“回扣”还多。

吴征的钱也从不白花,靠给“国际艾美奖”送了五万美元,就得到了什麽“美国国家科学艺术学院之互动电视国际论坛主席,美国电视科学艺术学院国际理事会成员”等头衔。然後又靠这些头衔和嘘夸的“艾美奖”,来骗取在中国的名声,又靠这些虚名赚回五十万、五百万、五千万。这文化部投资的“聪明盒” 真“聪明”呵!

如果注意中国的报纸宣传,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中国女人像杨澜那样得到官方媒体的比歌颂江青还谄媚的报道,什麽“阳光老总杨澜:从邻家女孩到全能女人”;“外表柔弱的‘全能女人’杨澜”;“杨澜:打造跨媒体航母”;“杨澜与吴征:睿智、魅力、财富集於一身”┅┅

这些赞美都怎麽来的?国内的记者朋友说,现在报纸上只要是往死了捧的文章,几乎都是“有偿新闻”,记者是收到钱才写的;写文章的记者经常比拉广告的工商记者还赚钱。我在圣路易士调查吴征保险案时,一位在上海办了公司的前中国留学生说,那里的一家报纸记者给他的公司写了篇歌颂性报道,要了他三千块钱。现在流亡美国的前《人民日报》负责“侨乡之声”版面的编辑吴学灿曾撰文说,有人要出一笔钱给他,常年包这个版面,他没干。那麽关於杨澜的那些报道,有多少是用炒股票发起来的腰包钱换来的?

除了在报纸上拼命打“品牌”,“阳光公司董事会主席”杨澜做“主席秀”更是乐而忘疲:今年4月7日,“杨主席”在县长等官员的簇拥下到北京怀柔县“参加植树活动”,做出当年“毛主席带头铲土植树”状,供拍照用。6月22日“杨主席”在当地副省长、交通厅长的陪同下到山西太原给筑路工人赠送《杨澜访谈录》,慰问“建筑大军”,可惜修路工们大概连杨澜采访的馀秋雨、陈逸飞、还有慕绥新们都是哪国人也不清楚。这类“亲自植树啊”、“看望筑路工人啊”等政治表演性活动,本来都是江青、江泽民等政治动物们的专利,现在“杨主席”也挤进去占一“席”之地了。

杨澜像刘晓庆这麽能折腾,她不担心有一天做刘晓庆的“室友”吗?但恐怕不会那麽快,因为杨澜吴征目前正处於“三不管”状态:

第一,像光大集团公司总裁朱小华涉嫌贪污被抓回北京审理,因他是政府派出来的官员,出了事北京当局得管;但吴征杨澜不是中国政府派出香港的,是私人公司老板。而且吴征早就持美国护照,人家在复旦拿“博士”,也因为是美国人而获得优待,不必考试和上课。杨澜几年前就拿了绿卡(吴征曾骗中国人说杨澜连绿卡都没拿),现在即使不持美国护照,在中国也是受到特殊关照的,因为她只算半个中国人。谁都知道中国政府对“整个儿”的中国人下手最狠。刘晓庆错就错在招摇了半天,却还是整个儿一个中国人,也没嫁个不持中国护照的丈夫。

第二,虽然吴杨是1点5个美国公民,但美国政府好像也管不著,因为人家是在已经回归中国的香港地盘上做生意。美国政府能做的,就是取缔吴征在密苏里州注册的“博纳公司”,因为他从未提交年度财务、税务报告,连执照税都没交。再加上近来美国大公司们的漏洞都补不过来,好像暂时还轮不到查在外国开苍蝇蚊子公司的美国公民的税务。

第三,虽然吴杨在香港开公司,但香港政府也好像管不著,因为人家是在百慕大注的册。百慕大在大西洋的岛屿上,属於谁也不管的地方。像美国最近破产的“环球电讯”就是在百慕大注册的。在百慕大注册的公司,好像事先就想玩名堂,不然跑那麽偏僻的地方注册多不方便。

吴征在圣路易士卖保险被中国留学生指控後,曾给美国政府有关部门写信,诬告那些中国学生要“玩过这个制度”。但吴征最後输了官司。今天,杨澜吴征似乎所向披靡、百战百胜,中国、美国、香港三个地方的政府好像都管不著他们。但他们真的能永远“玩过两国三个制度”吗?曾经那麽不可一世的刘晓庆镗锒下狱了,这好像给那些“玩家”传递出一种不祥之兆┅┅

2002年8月20日

2002-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