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萨达姆不是雄狮,居然是老鼠

曹长青

大概是因八个月没剃的乱发和至少八英寸长的、八十岁老头般的子,胡乱地罩在那个曾不可一世的独裁者的灰头土脸上,活捉他的美军士兵说,“他像个在车站的流浪汉。”

像老鼠般躲藏了8个多月的萨达姆惨状如流浪汉也有情可原,但是对被他的“英雄形象”蒙蔽了30多年的伊拉克人来说,他居然毫无抵抗地束手就擒,这才真正令人吃惊。他并不是像某些媒体猜测的那样,在睡梦中被抓获,没有来得及反抗,据《新闻周刊》报道,顺从的萨达姆还对美国士兵喊,“别开枪。”《时代》周刊则报道说,美军一开始没办法把他弄出来,还得在洞两边挖出通道才能把他拽出来。身上带著手枪,保镖那儿还有两支AK-47冲锋枪的萨达姆,完全有所有的机会反抗,或起码自杀。但他连一点抵抗都没有,根本也没有想抵抗。福克斯电视报道说,萨达姆不仅不抵抗,还用英文对美国士兵说:“我是萨达姆.侯赛因,伊拉克的总统,我要谈判。”美国士兵说,“我们转达布什总统的问候。”但是谈判的最後期限早就过去了。

ABC和CNN发自伊拉克的报道中,都有伊拉克人对萨达姆没有反抗地束手就擒表示吃惊的场面,他们说,“萨达姆没有抵抗,真是个胆小鬼。”“他太让人失望了,我们以为他起码会反抗或者自杀。”美联社报道说,一位伊拉克工程师说,“35年来,他做出一副反抗美国和西方的雄狮状,但是现在人们发现他像个老鼠。他既没有为他的国家而战,他甚至没有为他自己而战。”

一位最早和被捕的萨达姆见面的伊拉克国民议会成员直接问他,“你不是一直说你是个勇敢的人,骄傲的阿拉伯人。但是他们抓你的时候,你为什麽一枪都没打。”萨达姆不直接回答,却讲了一大堆法语。

十多年前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时候,萨达姆就曾口出狂言,要“让美国士兵在自己的鲜血里游泳”。这次战争之前他也曾发誓,伊拉克人要和美国战斗到底;即使就在不久前的录音讲话里,萨达姆还说,他会用手枪和美国人战斗。但他被捕时却没打一发子弹。那些畏惧了萨达姆几十年的人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还有些伊拉克人认为,萨达姆的束手就擒是阿拉伯的污点。

伊拉克人对萨达姆没有抵抗和自杀的吃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35年来,独裁者操纵的媒体把萨达姆塑造成伊拉克最伟岸的丰碑:他是一个骑士的形象、勇士的形象、一个不可一世的威严的统治者的形象,更是一个反抗美国和西方的阿拉伯人的英雄形象。伊拉克的大街上到处矗立的萨达姆塑像,那副傲视一切的领袖挥手状,更一直强化著他在人们心目中的高大。所以,今天当他如此一副狼狈相地束手就擒,不仅令伊拉克人吃惊,也令其他没有新闻自由、习惯并相信独裁宣传的整个阿拉伯世界吃惊。

但是这个在被活捉以後仍敢用脏话嘲讽伊拉克人的前独裁者,“他对美国人却不同,很尊敬,”伊拉克国民议会负责人沙拉比对《纽约时报》说,“你可以想像,如果我们的位置换一下,他会把我们撕成碎片。”这个让所有伊拉克人相信他是抗美英雄的萨达姆,不仅对美国人很客气,而且在自己的皇宫里存放的几亿现金,和这次随身携带的75万现金,都是美元,而不是他的伊拉克货币,连金钱他都更相信美国的。可见他对自己,对自己的统治根本就毫无自信。

其实独裁者、暴君、恐怖份子的做法从来都是相似的,他们的“英雄形象”都是在非正常情况下,在不受到挑战的情况下被虚幻出来的。巴拿马那个曾挥舞大刀耍威风的诺利加,被抓到美国後也是一副狗熊相。我还曾看过另一幕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戏。1999年土耳其恐怖份子的头子、库德工人党游击队司令欧加兰在一个非洲小国被抓获,送回土耳其审判。当时我正在土耳其采访,正赶上电视节目每天密集地报道这件事。

欧加兰从1984年开始组织暴力和恐怖活动,反抗民主的土耳其政府;到他被抓获为止,15年间造成至少三万五千人丧生。欧加兰身材粗壮、一脸武气,加上多年来的恐怖和反抗活动为他塑起了“强人英雄”形象。但被抓获後,在送往土耳其的飞机上他就开始告饶,当时电视上反复播出他在飞机上的那个熊样;到了安卡拉之後,还没等审判就痛哭流涕,全面合作,只要绕他一命。他的那些追随者们很多都愤怒,认为被他当年的英雄状欺骗了,他的表现等於是侮辱他们。从此他众叛亲离,他所发起的运动也几乎销声匿迹了。本来殴加兰应被处死,但由於他的求饶、全面合作,再加上欧盟的压力(不容忍土耳其有死刑),所以他才免於一死,被终身监禁。

色厉内荏其实是独裁暴君的普遍特点之一。他们英雄形象的树立,有两个决定性的因素:第一是绝对权力下可以为所欲为(恐怖份子更是不遵守任何规矩的为所欲为),当然显得很英雄;第二是没有新闻自由的监督,他们的一切渺小、丑陋都被严格控制的媒体抹掉,代之以虚假的、暴力维护住的伟大。当专制的暴力被摧毁,自由媒体的聚光灯照到独裁者头上的时候,人们才发现他们原来是多麽的狗熊。

而萨达姆大概是这些狗熊中最糟糕的一个,他连狗熊都不是,而是老鼠。人们现在开始议论怎麽处置萨达姆,但是抓到老鼠怎麽处置呢?天下人都知道。

2003年12月16日於纽约(多维网)

2003-12-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