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俄国彼得大帝时代以来最好的状态

曹长青

从911後俄国全力支持美国反恐,以及这次普京到美国访问,俄美建立更密切的关系,都显示俄国已经做出了选择——要成为西方社会的一员。莫斯科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主观愿望;二是现实所迫。

从愿望来说,俄国已走向民主,并致力于发展市场经济。这两个主要诉求都促使俄罗斯精英集团希望俄国成为西方社会的一员,和美国、欧盟发展更密切的关系,促进俄国经济发展和国力提升。

从现实考虑,苏联解体後,俄国的世界地位已大幅下降,想和美国争霸,已完全没有当年那种实力。例如,俄国军费开支在1999年是50亿美元,而当年美国军费开支的60分之一。去年俄国军费有较大增长,但还不到200亿美元,也仅是美国的15分之一。而经济上两国差距更大,据今年7月14日《纽约时报》报导,美国去年国民生产总值是99630亿美元,是排名第二位的日本的两倍多,是排名第六的中国的九倍。仅一个纽约都市地区的国民生产总值,就是整个俄国全国产值的一点七倍。由此可见美俄两国经济、军事差别有大大,因此俄国可以选择的余地已相当有限。

俄国和中国走了不同的道路,先进行政治改革,然後经济改革(中国是进行经济改革,但迄今仍没进行政治改革)。当时叶尔钦聘请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赛克斯(Jeffrey D. Sachs)做经改顾问,对俄国国营经济进行大手术(一次性私有化),被称为“震动疗法”。赛克斯的理论是,把国营企业一次性私有化,如同要跳过一个壕沟,分两步跳,一定会掉到沟里,只有使足力气,一次冲跃过去才可能成央C从俄国今天的经济状况来说,俄罗斯经济可谓经过震荡後,“轻舟已过万重山”,趋向稳定和发展。

据2001年11月12日《华尔街日报》社论“俄国的复兴”现在俄国的卢布价值稳定,外汇存底增加到385亿美元,财政开支不仅获得平衡,而且还有了盈余。在过去两年中,俄国偿还了所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80亿美元中的100亿,并表示不再需要新的援助。在全球经济衰退,连美国也经济滞缓之际,俄国的经济去年达到增长8%(和中国相同),今年预计会达到6%。因此《华尔街日报》社论赞赏说,现在俄国的状况,可能是彼得大帝时代以来最好的。

普京在今年初实行个人所得税大幅削减政策,从最高等级的30%削减到13%。结果今年头7个月,俄国政府收上来的税却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普京决定明年对企业所得税进行削减,从最高等级的35%减到24%。上个月,俄国决定把非农业土地提交市场,进行私有化。

减税、充分私有化,是美国共和党、英国保守党等西方传统政治力量的主要经济政策。但刚刚解脱了共产专制的俄国,却走得这麽快,这麽果敢,令西方经济学家吃惊,因此他们建议说,应该请普京到美国国会,给那些主张增税的左派民主党议员们做“报告”。

庞大、效率低下的国营企业是经济的毒瘤,俄国敢于用震荡疗法做了大手术,摘除了癌症细胞,虽然虚弱了一阵子,但恢复元气之後,不仅是健康人,而且将会充满活力和後劲儿。

2001年11月22日于纽约(载《大纪元网》)

2001-1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