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日本知识界和谎言文化

曹长青

日本首相小泉最近表示他会在8月15日(二战日本投降日)去参拜靖国神社,引起亚洲国家的抗议。中共外长唐家璇在河内出席“东盟会议”会见日本记者时用日语高喊“停止那麽做!”,成为《读卖新闻》的头版大标题。《纽约时报》在报导时评论说,唐家璇那种教训孩子的语调,在日本朝野引起各种议论。

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所以遭到亚洲国家的抗议,因为那里供奉的阵亡军人,包括二战时屠杀韩国人、中国人等的战犯。据昨日《纽约时报》的报导,其中甲级战犯就有14人。

这次中共外长终於发出了“声音”,但仅仅是喊叫,却没有真正的行动。而同样是亚洲国家,虽然南韩比中国小很多,而且和日本还是盟国,但汉城却因此暂停了和日本的军事、文化合作,而且还警告东京,原定明年和日本共同主办的“世界杯足球大赛”,也可能因此改变。

为什麽日本对二战时日军侵略行为和战犯持这种态度?外部原因是,国际社会,尤其是亚洲国家压力不够。中国虽是亚洲大国,但北京政权对这个问题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有时仅仅是像唐家璇这样尖叫一声而已,而从不来“真格的”。江泽民政权把获得日本贷款和投资(以维持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看得比什麽原则、道义都重要,也难怪,中共政权本身更是不遵守人类文明规则。

内部原因不仅在於众所周知的日本政府,也在於日本知识界。同样是二战发动国,德国政府之所以能够道歉、赔偿,很大程度由於德国知识界对此有明确的是非观念,尊重历史和道义原则。

美国电影导演斯皮尔柏格(Steven Spielberg)以犹太人在二战中被屠杀为题材拍摄的“辛德勒的名单”,在德国法兰克福首映时,德国总统亲自去观看。《法兰克福汇报》的社论说,“斯皮尔柏格的电影感染和激动了整个德国。”一向对任何美国出品的东西都不予好评的德国《新闻周刊》,却称誉“辛德勒的名单是一流的艺术”。在德国首映式上,800来宾每人捐了100马克,建立一项叫做“拒绝遗忘”的基金。

而好莱坞拍摄的同样是关於二战的影片《珍珠港》,在日本首映时,效果和“辛德勒的名单”完全不同,别说日本媒体和知识界没有像德国报纸对待“辛德勒的名单”那样给予真诚的反应,更别奢谈日本首相去观看,捐款建立不要遗忘基金,而且去观看的日本观众,尤其是年轻人,(据《纽约时报》记者的现场采访报导)反应几乎都是愤愤不平,认为把日军偷袭珍珠港描绘成侵略,是不公平的。而美国的导演为了影片能在日本上演获利,已经把在日本放映的电影版本做了特别剪辑(跟在美国上演的版本不同),淡化了日军偷袭的色彩,突出了电影的爱情主题,广告更是突出爱情内容。

这部电影在日本得到青年人这种反应,主要归咎於日本的教育和媒体对历史的不正确的解释。日本最近发行的中学课本再次粉饰日本在二战中的罪行。而在这种教育和媒体的宣传中,知识份子扮演了主要角色。

《华尔街日报》最近刊出伦敦投资谘询公司“独立战略”的总裁罗彻(David Roche)的专论“日本必须抵抗它的谎言文化”,该文在预测日本的经济改革前景时强调,日本只有首先改变那种不敢面对真实的文化(包括二战侵略罪行),才可能有成功的改革。

而建立尊重历史、尊重真实的不说谎的文化,关键在於日本知识界。一个没有勇气认错、认罪的民族,不管它的经济发展到什麽地步都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真正尊重。

2001年7月27日於纽约

2001-07-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