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联合国左派的幻想

曹长青

在全球最强调人权、近年不断提出议案谴责中共、古巴恶劣人权记录的美国,竟被「选」掉了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席位,而由苏丹等臭名昭著的人权恶劣国家递补,这是联合国最大的丑剧之一。

美国众议院昨天(5月10日)以252对165票通过决议,推迟明年应缴付联合国的二亿四千四百万美元的经费,附加条件是:停止秘密投票;恢复美国的席位。

根据美国的两院制度,这个议案获得法律效用,还需要两关:参议院通过,总统签署。但参议院表示不会通过这样的议案,而布希政府明确宣称不会拖延缴费。因此,众议院的议案,仅是一个表示愤慨的象徵。

赞成这个议案的议员都是共和党籍,而民主党议员几乎全部反对。这种投票结果不仅再次反映出美国两党对联合国功能、作用的认知差别,而且体现出两党理念上的一些根本性不同。

1945年成立的联合国是美国民主党籍总统罗斯福和杜鲁门等一手操办的,它反映了罗斯福为代表的民主党人的大政府、高福利、国家建构主义(nation building)、包办意识的哲学理念。

罗斯福在经济大萧条时出任总统,连当了三届12年多。罗斯福在实行新政时,为了强化政府干预功能,一度曾想把钢铁厂等企业收归国有,但被联邦最高法院裁决为「违宪」才没有干成。以罗斯福为代表的美国民主党的基本构想是,通过政府的力量,机构的作用,来统筹设计和管理整个社会。联合国就是在这样的理念基础上创办的。

但联合国自成立这半个世纪中,机构越来越膨胀(现有189个成员国),但作用非常有限,官僚腐败却可和共产国家比丑。

索尔仁尼琴1970年在诺贝尔文学奖书面领奖词中说,“在一个不道德的世界里,联合国也变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员国政府不是自由选举产生的,而是暴力强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夺取的。”像中国、古巴、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缅甸、越南,苏丹等专制国家,人权记录极为恶劣,但它们照样有「一国一票」,且很多时候形成“多数”, 把联合国变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乐部。

联合国下属的科教文组织(UNESCO),就是这样一个流氓中心。1984年,共和党籍总统雷根决定,美国退出科教文组织,随後英国和新加坡也退出。加拿大、日本、荷兰、瑞士和当时的西德也曾考虑退出。

据「传统基金会」(HF)研究员查费尔(Brett Schaefer)最近发表的报告,科教文组织重用亲属、滥用资金、官僚腐败的倾向根本没有改变。该组织中百分之40的人员都无法通过他们自己制定的资格条件,许多是通过人际关系,而不是通过资历进入该组织。大约有二千名顾问和特别顾问是该组织秘书处自己指定的,根本不在预算里面。仅上届秘书长卸任前就晋升了71人,新任命了27人。而在这被晋升的71人中居然有36人不符合该组织自己指定的条件。而这些不符合条件的晋升和任命在两年内需要花费1100万美元。

而且一旦美国要重新加入,这个组织勒索说,美国必须支付7450万美元重新加入费,还要每年支付该组织百分之25的预算。

在中共媒体上,经常嘲笑美国拖欠联合国经费,但却不报导真正原因——自联合国成立,美国就承担联合国全部预算的百分之33。联合国现有近200个成员国家,要美国一个国家承担三分之一费用,显然极不合理。美国国会提出把比例降低到百分之25,并要求联合国改革官僚机构,但未获积极回应。因此美国才拒缴每年百分之33的费用。

最近美国和联合国就此达成协议,把美国承担的费用降到百分之25,但它仍是四分之一;而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像美国一样具有否决权,但它承担的联合国经费少到不足百分之一,而且又是一个从没有经过人民选举产生的独裁政府(日本承担联合国费用的百分之20,德国是百分之10,而日、德都不是常任理事国。法、英各承担百分之5的经费,连荷兰还承担百分之1点63)。
一位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中国留学生毕业在联合国实习时惊讶地发现,“它和中国政府机构一模一样,官员上班就是看报、聊天、喝可乐(中国是喝茶)┅┅”而联合国官员性骚扰的报导不断出现在报纸上。

这样一个花销庞大、效率低下、官僚腐败严重的国际机构除了每年花掉上百亿人民的纳税钱,唯一的作用是满足西方左派的国际大政府幻想。


(原载《大纪元》2001年5月11日)

2001-05-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