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为机会提供自由的跑道

曹长青

在中美军机相撞发生的那个星期,中国篮球国手王治郅加盟NBA,抵达美国。当王治郅代表达拉斯小牛队(Mavericks)出现在比赛场地时,美国观众的反应实在令我惊讶,竟然全场几万人起立为王治郅欢呼喝彩!

当时美国侦察机的24名机组人员正被扣在海南,王治郅不仅刚刚来自红色中国,而且恰恰是扣压美国机组人员的解放军所属的“八一队”球员。但这就是美国人——非常普通的美国人的水平,把政治和体育完全分开;从更深层的角度看,它体现的是美国的宽容、接纳、超越地域的一种文化。

后来小牛队对金州队(Golden State)的一场比赛更令我惊奇,小牛队出场的五名球员,竟然来自5个不同的国家﹕加拿大(后卫Steve Nash),德国(前锋Dirk Nowitzki),墨西哥(前锋Eduardo Najera),中国(中锋王治郅),美国(后卫Howard Eisley)。还有一名来自奈及利亚的球员因腿伤无法上场。这哪像美国一个州的篮球队,简直是代表联合国的“世界队”。

最近美国女子NBA选拔球员,第一名竟是选自澳大利亚,前13名被选中的球员,来自澳洲的就有3名。

这不仅由于NBA要走向世界,争取全球更多的观众,而且也相当体现经济的全球化趋势,打破地域,消除界限,不计肤色,给所有竞争者提供自由赛场——优胜劣败,让消费者享受最佳、最上乘、最优秀。

据去年的统计,300多名球员的NBA,有15%的球员不是美国人。仅仅用NBA要争取全球观众来解释是不够的,因为并没有走向全球的美国棒球联盟,有高达25.3%的球手不是出生在美国的50个州(《纽约时报》2001年4月24日体育版)。

棒球联盟中的日本球员铃木一郎(Ichiro Suzuki)是最受美国球迷喜爱的名手之一,最近在西雅图的比赛中,当铃木出场时,他的美国球迷们竟一排排脱光上身(身上用字母排出铃木的名字),并还挥舞日本国旗为铃木欢呼喝彩。令人难以想象,如果美国篮球巨星乔丹出现在北京体育馆的比赛场地,中国观众会挥舞美国星条旗欢呼喝彩。中国人头脑里装有太多的政治,太多的国家、民族等累人的概念,而美国的球迷是非常个人化地“迷”那个球,那个球手,而没有那么多的“公心杂念”。

1994年秋天,我曾在曼哈顿采访“纽约马拉松赛”。这个30年前由一名波兰移民工人创办的长跑比赛,每年在纽约举办,参加长跑的三万多人,来自世界各地——纽约的马拉松向所有国家来的参赛者开放,其中还有80岁的老太太。站在曼哈顿南端,看从史泰登岛的大桥上像潮水般曼延滚向纽约的三万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参赛者,似乎像看到美国的接纳、包容、宏大的文化在流动……

那次采访我才得知,在过去20年来的纽约马拉松比赛中,从没有美国人进入过前三名,都是肯亚等非洲国家来的参赛者囊括金、银、铜牌。“波士顿马拉松”和纽约大同小异,在今年男子比赛中,肯亚选手自1990年以来首次失去金牌,被南韩的李葆驹(Lee Bong Ju)夺得,也是几十年来从没有美国人得过。

但这就是美国,它的场地向全世界开放,为所有的参赛者提供自由的跑道。这种热情、开放、容纳的自由竞争价值就是美国精神的一个组成部份。

2001年5月4日于纽约(载《大纪元网》)

2001-05-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