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张良”伪造多数

曹长青

《天安门文件》编者“张良”在3月30日《纽约时报》言论版发表了“(主办)奥运能帮助改革”(The Olympics Can Help Reform)一文,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北京主办奥运,认为这对中共改革派有利,对中国改善人权环境有利。

在没有共产党“舆论一致”控制的自由世界,人们对事情发表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事。但该文的口气,给人久违的感觉,让人想到中共《人民日报》。因为通篇都不是以个人的口气在讲话,而是以群体或人民代言人的语气在宣称。

例如,该文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我属于中国共产党内改革派集团┅┅我们改革派要求国际奥委会给予北京市主办2008年奥运会的权利。”

“张良”是个假名,真人至今藏在面具之後。当一个人是否真实存在都无法令人置信时,再用假名发出呼吁,又有多少公信力?

《天安门文件》的真实性之所以被人置疑,和“张良”至今躲躲闪闪,不公开接受中文读者检验有直接关系。而且“张良”这个至今中文读者都不知道是何酗H也的一个假名,怎麽就能“代表”中共“改革派集团”了呢?谁授给了他这种权利?

该文接著谈论是否应让北京主办奥运,“张良”说,“我们尊重不同的意见┅┅我们的立场的关键是┅┅”这不断出现的“我们”到底都是谁?“张良”本身都是一个假名字,这个“我们”中有几个是真的?

在西方,人们写文章,出书,都是表达自己的个人意见。除了团体发言人对外表态时使用“我们”,几乎看不到哪个人一张嘴就是“我们认为”,“我们的立场”

这种语式倒是在《人民日报》上经常出现,不仅常有“我们认为”,还总要把“党和人民”连在一起使用,利用“我们”、“人民”在语义上给人的多数感,造成心理暗示,党和多数在一起——多数往往被认为正确。这种“我们”和“人民”的句式,就是传播心理学所说的潜移默化地“伪造多数”。

“张良”在文中多处使用这种“伪造多数”的语式,例如,他斩钉截铁地宣称,“绝大多数中国人民都明显地支持北京主办奥运┅┅人民认为,为什麽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不能最後有个主办世界比赛的机会?”

至今宣称仍是共产党人的“张良”在这一点上倒给人真实的感觉,那就是他的思维和语言仍是中共式的,像《人民日报》一样毫不羞椰a使用“人民认为”,还要宣称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张良”是怎麽知道“人民认为”的呢?又是怎样得出“绝大多数”这个数字的呢?是普查,抽样调查?他连中国都回不去,又是怎麽得出的这些“抽查”或“普查”呢?

而且文中还唐突地宣称,“孤立中国既不需要也不会有效。”谁说要“孤立中国”了?难道有人指出中共专制政权没有资格主办以自由精神为标志的奥运就是要“孤立中国”?中共怎麽就等同了中国?这种指责同样是没有出处,和作者使用“人民认为”一样随便。

是不是由于“张良”编辑了太多的“中共天安门文件”,而习惯了轻车熟路地使用共产党的语言和思维了呢?

三月三十日于纽约(原载大纪元)

2001-03-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