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访“西藏青年大会”主席才旦诺布——“西藏流亡社区见闻之五

曹长青

在印度南方买索尔市(Mysore),我被印度最大的报纸《印度时报》的记者问到:“甘地、马丁路德金和达赖喇嘛是三位著名的非暴力哲学倡导者。甘地和路德金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为什么达赖喇嘛的非暴力至今毫无成效?”我想了一下,这样回答了他:甘地当时面对的英国,虽然殖民统治印度,但它基本上是民主国家。而路德金面对的美国,已是一个完全民主的国家。英美都有新闻自由,甘地和路德金的非暴力抗争,能形成舆论,英美政府的民主性质,导致他们必须考虑舆论,在民意前让步或改革。但达赖喇嘛面对的是世界上最顽固的共产专制政权,非暴力对中共不构成任何威胁,当然北京不会理睬。”

达赖喇嘛以他的非暴力哲学和世界价值等理念赢得了198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有人认为他的非暴力理念根本不灵。他1959年来到印度流亡,至今已38年,北京政府对他的任何主张都不予响应。即使去年三月他在访问台湾时更明确强调,他不谋求西藏独立,主张“中间道路”,只是寻求高度自治,让藏人治藏。但北京还是毫无反响。

流亡的藏人,尤其是青年藏人,对长期的流亡生活越来越没有耐心,主张拿起武器与中国人武力抗争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在藏人居民点采访的50多名藏人,每个人都回答说,他们心中要求的是西藏独立。但他们几乎同时强调,现在服从达赖喇嘛的决定。不久前在全印度的藏人居民点举行的民意测验显示,64.4%的藏人在回答要求西藏“独立”还是“自治”时,回答“达赖喇嘛怎么说就怎么做”。北京如果明智的话,趁达赖喇嘛健在,打开大门,双方谈判,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西藏问题,这对西藏人和中国人都是一件好事。一旦达赖喇嘛不在了,在藏人流亡社区,恐怕没有任何人能镇住年轻的藏人要和中国人武装斗争的声音和行动。我在藏人居民点采访中发现,年轻一代的藏人,对佛教的情怀不像上一代那样着迷,但对西藏独立的诉求则比他们的父辈更加强烈。最有代表性的是“西藏青年大会”,这个成立于1970年的团体,宗旨之一就是争取西藏独立。它现有13,000成员,是西藏流亡社区最活跃、最激进的非政府组织。西藏流亡政府的内阁成员中,一半以上曾在该组织任过主要职务。现任“西藏青年大会”主席才旦诺布(Tseten Norbu)主张,为了西藏独立,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包括恐怖主义。

1997年12月3日,在达兰萨拉的西藏旅馆,我采访了才旦诺布。

问:诺布先生,你看起来很年轻,是出生在西藏吗?

答:1959年我出生在西藏。刚刚三个月大,父母抱着我逃到尼泊尔。在尼泊尔的藏人难民营,我上了小学中学。后来毕业于加尔满都大学,又在菲律宾大学获得学位。

问:你什么时候参加“西藏青年大会”的?

答:我15岁就加入了“西藏青年大会”。曾四次回西藏做考察,一个月或两个月。偷渡回去,再偷渡回来。尼泊尔长期是君主专制,很多“西藏青年大会”成员被尼泊尔政府逮捕。直到1990年尼泊尔有了民主,我们的组织才合法。

问:“西藏青年大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答:它是非政府组织,现有13,000名会员,全球63个支部,包括美国。会员每年交两卢比会费,还有一些外来的捐助。各级职务都由选举产生。我们这个组织的目的,不是监督西藏流亡政府,那是国会的事。我们的主要精力在于政治目标,组织游行、示威、步行抗议,绝食等。北京申办奥运会时,我们曾组织了全球抵制。

问:你们主张西藏独立,这不是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观点相抵触吗?

答:达赖喇嘛说的很清楚,中间道路是考虑双方的利益。我们考虑的只是藏人的利益。我们主张使用任何手段来结束中共在西藏的统治。

问:你认为在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意志之间,谁是决定者?

答:当然是人民意志。我认为达赖喇嘛应服从人民意志。达赖喇嘛在第一次提出“五点和平计划时”就用了“全民自决”和“投票”等,就是明确宣布由全民决定。

问:你刚才说的“任何手段”?包括恐怖主义?

答:包括。我猜想流亡的藏人有50%支持使用任何手段。但现在我们不使用,因为达赖喇嘛在。如果他不在了,任何路都开放了,那时我们就会干。会像新疆一样,西藏青年会拿起武器。

问:你们要怎么干?

答:我们的策略是回到西藏境内,不杀人,但割电线,炸桥梁,破坏公路。面对北京一直这样蛮横,下面分会成员一直嗷嗷喊要我们下令动手,我们总部面临的压力,越来越难以承受。我们藏人曾拿起过武器,1959和1963年,我们已两次使用过暴力。

问:但你们很小,中国很大,你们有希望打赢吗?

答:有!当然中国大我们太小,但我们抗争是值得的,因为中共一镇压,就会有国际压力,不仅政治压力,还有经济压力,国际投资都会受影响。我们的行动会引起国际注目,鼓励更多的西藏人。

问;近年来一直有藏人在西藏游行示威要求独立,很多人为此坐牢、有的死在狱中。你怎样看这种牺牲?

答:这样的抗争应该更多。在六十年代,外面国际社会一点声援我们的声音都没有,现在则越来越多。因为我们的抗争,尤其是在西藏内部的抗争。在天安门,王维林挡坦克,坦克往哪边开,他就向哪边挡,我们看到这个,流了泪,它激励我们抗争,认可牺牲。

问:从车臣和波斯尼亚,你们学到什么教训?

答:非常大的鼓励!你看车臣和波斯尼亚通过武装抗争,不是争取到独立了吗?

问:但车臣独立,失去了十万人的生命。你怎么看这个?

答:为了自由和独立,付出生命代价是值得的。为了自由独立,西藏人已死了100万。

问:如果达赖喇嘛一旦不在了,你们就会马上动手?

答:这要看西藏流亡政府的新的领袖是不是很有力。如果很软弱,我们就会干。

问:但达赖喇嘛一旦不在了,根据你们的“转世”传统,找到新的达赖喇嘛灵童后,不是要至少等15年之后,新的达赖喇嘛年满18岁后才会做政教领袖吗?

答:这是我们制度的问题,看我们的历史就很清楚。我们必须改正这个。我们需要政治改革。在达赖喇嘛不在期间,需要选举,选择其它高级喇嘛。

问:你主张政教分开,还是像现在这样?

答:分开。达赖喇嘛已说过很多次,回去西藏之后,他就辞去一切职务。

问:你理想中的西藏是什么样?

答:就像今天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这样,拥有自己的国家。我个人认为,西藏需要两件事:藏人的雪山狮子旗飘扬在拉萨的布达拉宫上;西藏人有自己的护照。

(载香港《开放》1998年2月号)

1998-07-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