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审判米洛舍维奇

曹长青

前南斯拉夫强人米洛舍维奇被引渡到荷兰海牙国际法庭,被西方媒体普遍评价为是人类正义的一次胜利,因为米洛舍维奇执政时曾推行种族清洗政策,屠杀其它族裔,造成大规模的平民死亡。

在国际社会一片欢呼中,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尤其是中共媒体,刻意报导南斯拉夫内部对引渡的争议,说此举是“违宪”,黑山国反对,民众抗议,以及再次强调这是侵犯国家主权等等。北京官方媒体的这种图解,其实是刻意回避了基本事实﹕

一,是否违宪﹕

我没有看过南斯拉夫的宪法,但从常识角度推理,任何一个国家的宪法都不大可能对是否应引渡自己国家的前元首到国际法庭接受审判设立条款,不要说南斯拉夫那样前共产国家(今天正向民主转型),即使西方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美国,它的宪法都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条款(一个字也没有)。道理很简单,这种宪法条款,在专制国家没有可能,在民主国家没有必要。如果南斯拉夫宪法没有这方面条款,它怎么来的“违宪”?

做出引渡米洛舍维奇到海牙法庭决定的是南斯拉夫联盟中的塞尔维亚共和国(该国总理和内阁全部成员都同意)。对于“违宪”说,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理、著名民主派人士德金吉克(Zoran Djindjic)回答说,那些法官都是米洛舍维奇任命的,他们拿出的那部共产宪法“一文不值”。

如果今天大谈“违宪”的法官真的尊重宪法,那么为什么在米洛舍维奇推行种族清洗政策、完全取消科索沃自治地位时,没有一个站出来说米洛舍维奇违宪?1974年修订的南斯拉夫联邦宪法明文规定,给予科索沃自治地位(因200万人口的科索沃,90%是阿尔巴尼亚族人,塞尔维亚人不到十分之一)。北京媒体对南斯拉夫的法官们今天怎么说进行大肆报导,但对真正内情却只字不提。

二,内部反对﹕

中共媒体还强调报导说,“黑山国”如何反对引渡米洛舍维奇。但这与事实根本不符。

南斯拉夫联邦原来由6个共和国组成﹕波斯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黑山(Montenegro,台湾译为蒙特尼哥罗),由于米洛舍维奇推行大塞尔维亚主义,导致前4个共和国相继脱离联邦而独立,现仅剩下塞尔维亚和黑山。但黑山共和国一向反对米洛舍维奇的大塞尔维亚主义,在科索沃战争期间,黑山共和国总统杜卡诺维奇(Milo Djukanovic)多次谴责米洛舍维奇,并公开与北约合作。黑山共和国为走向独立,不仅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开设了独立国际航线,并准备发行自己的货币(原使用南斯拉夫货币)。去年9月南斯拉夫联邦大选时(米洛舍维奇败选),黑山国总统呼吁民众不要参加(当时很多反对米洛舍维奇的南斯拉夫民主派领袖劝说黑山国参加投票,因为黑山国多数民众厌恶米洛舍维奇,可以增加米氏被选下台的可能,但被黑山国拒绝,他们认为参加选举,就等于承认了他们属于“联邦”),结果75%的黑山共和国民众没有参加投票,虽然黑山国40%是塞尔维亚人。

在科索沃战争期间、米洛舍维奇掌握大权的时候,黑山国总统和总理都公开指责米洛舍维奇是战争罪犯;今年4月黑山共和国举行国会大选,主张独立派获得了国会77个席位的44席(联邦统一派获33席),按预定计划,今年7月13日,黑山将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民自决”。在这种政治背景下,黑山国怎么可能会反对引渡米洛舍维奇到海牙国际法庭?

事实是﹕所谓“黑山”反对,并不是“黑山共和国”,而是在贝尔格莱德议会中那些硬是要代表“黑山国”的议员。虽然黑山共和国要脱离出去独立建国,但在贝尔格莱德,那些塞尔维亚议员,硬是组织了议会,代表黑山,由此维持南斯拉夫还有由两个共和国组成,仍是“联邦”。但那些代表“黑山国”的议会成员,根本不被黑山共和国承认,实际上更代表不了黑山国及那里的人民。在贝尔格莱德的所谓代表“黑山”的议员们,很像当年台湾成立的“福建省”“蒙藏委员会”一样,实际上仅是个并不具代表性的“虚”的机构。

中共媒体笼统地报导“黑山”反对(不说“黑山共和国”反对),实际上是误导舆论,制造假象。

三,民众抗议﹕

中共媒体还特意强调,南斯拉夫有成千上万的民众上街游行抗议,反对把米洛舍维奇引渡到海牙法庭,似乎南斯拉夫要再次爆发革命或骚乱。但实情是,上街抗议的人数并不多。据《纽约时报》、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的报导,示威人数仅有几千人。这几家媒体特别提到,在规模和人们的激情程度上,远都无法和去年南斯拉夫人民推翻米洛舍维奇统治时的示威运动相比。简单的逻辑是,如果多数民众支持米洛舍维奇,那么在去年9月米氏本人组织的总统大选中,他就不会输得那么惨,不仅被人民淘汰,随后又(在民意支持下)被民选政府逮捕。

南斯拉夫已走向民主,民众有了自由表达意见的机会。任何一个社会,都会有不同的声音。刚刚结束米洛舍维奇统治才10个月的南斯拉夫,仍有民众迷恋过去的统治者(而且是善于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者),不足为奇。这是一个多元社会的正常现象。即使在已结束共产统治10多年的俄国,每到“十月革命”周年日,仍有不少俄国人上街举着斯大林的画像游行,怀念独裁者统治的时代。在已走向民主的台湾,近年还每年有一群人在毛泽东的生日那天办祝寿会。

四,经济压力结果﹕

在中共媒体上,还特别强调这是西方经济施压的结果,暗示这是美国霸权的产物。当然,对于经过战争、百废待兴的南斯拉夫来说,经济方面的考虑是一个重要原因,美国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近13亿美元的贷款是个因素。但是,如果南斯拉夫没有走向民主、实行法制,正义的价值不可能占上风。如果仅仅说“经济压力”,那么今天美国等西方社会给古巴多少援助,它也不会把实行了50多年专制的独裁者卡斯特罗引渡到国际法庭;同样,国际社会怎样使用“经济压力”,北京也不会把“64屠杀”的责任者引渡到海牙。真正起作用的只能是民主制度,而绝不仅是经济压力。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新闻自由使越来越多的南斯拉夫人知道了真相。在米洛舍维奇统治时代,新闻媒体像今天中国大陆一样,被政府严厉控制。当年贝尔格莱德一家媒体的发行人公开在其报纸上刊出与米洛舍维奇不同的声音,结果这位发行人在大街上被公开刺杀,出席其葬礼的上千名南斯拉夫新闻界同行,谁也不敢批评米洛舍维奇。在当年南斯拉夫媒体上,全是西方和北约如何阴谋肢解南斯拉夫,全然没有一点关于米洛舍维奇推行种族清洗政策的报导。

今天,南斯拉夫的媒体有了自由,可以公开地报导当年那场战争的是与非,报导米洛舍维奇种族清洗政策的真相,报导塞尔维亚军队杀害其它族裔的细节——仅在波斯尼亚一个城市的屠杀,就有7千名穆斯林居民被杀害,在科索沃,至少有一万平民遇难……

正是自由媒体带来的多元信息,使越来越多的塞尔维亚人,包括塞尔维亚共和国领导人,了解到真实,知道了真相,才决定和真理、正义站在一起。这绝不仅仅是13亿美元援助就可以完全解决的。

五,国际法庭﹕

在中共媒体暗示是美国及北约阴谋才导致米洛舍维奇被引渡时,北京媒体完全回避了这样的事实﹕不是美国部队或北约绑架了米洛舍维奇,而是他自己的人民通过选举淘汰了他,然后是在他自己的人民的要求下,南斯拉夫民选政府下令逮捕了他,并准备审判他。这一切都是南斯拉夫多数人民的愿望和行动。

今天的争论焦点其实是﹕到底是在南斯拉夫审判米洛舍维奇,还是把他交到海牙国际法庭审判。实际上是怎样看待“国际法庭”。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社会成立了著名的“纽伦堡”国际法庭,对纳粹主要罪责者,日本甲级战犯等进行了审判(其中判处了一些罪犯死刑)。近年联合国一直要求柬埔寨引渡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杀人集团主犯等,接受国际法庭审判(由于中共杯葛而至今受阻)。这些都说明,国际法庭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是执行国际法,人道法,保护人类基本价值的重要机构。

当年所以组成“纽伦堡国际法庭”,而不是由战后德国、日本、意大利等(已实行民主)国家自己来审判各自的战争罪犯,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罪犯不仅对本国人民犯罪,而且杀害了无数其它国家的平民,等于残害了整体人类及价值。

米洛舍维奇被引渡到海牙国际法庭,也有同样的原因,因为他不仅伤害了本族裔,而且杀害了波斯尼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等其它国家(从南斯拉夫分离出的4个共和国,都已作为独立国家而成为联合国成员)族裔的平民,包括对科索沃人的种族清洗等。因此,米洛舍维奇已涉及到对其他国家、其它族裔人民的犯罪,属于国际社会应该关注、国际法庭应该审理的范畴。

当然,这种把前国家元首引渡到国际法庭审判是没有前例的,并不是因为没有这样罪行的首脑,而是阻力太多,难以成功。这次米洛舍维奇被引渡到国际法庭审判,不仅是近年人权和主权哪个价值更重要的论战中,人权的再次胜利,而且它将成为一种趋势,一个信号——一切利用政权力量(在主权的掩盖下)大规模侵犯人权、残害人民者,将越来越有可能被国际社会追究,被国际法庭审判。近年发生的前智利总统、军事强人皮诺克在退休后去英国看病时被拘留,“64屠杀”受害者及家属在纽约法庭状告中共高官李鹏是屠杀主犯等,都是这种趋势的一部份。

六,谁肢解了南斯拉夫﹕

中共媒体不断宣称,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肢解了南斯拉夫,使这个原来有6个共和国的联邦,现在仅剩下了2个。

但事实是﹕南斯拉夫在铁托执政下,即使实行共产制度,但其下辖的6个共和国也没有像后来那样强烈地要求独立,虽然这些共和国之间也没有真正的平等。但米洛舍维奇在80年代后期出任南斯拉夫联邦总统之后,推行大塞尔维亚主义,对抵制这种政策的穆斯林族裔等,进行军事镇压,实行种族清洗政策,才导致波斯尼亚、克罗地亚(经过种族屠杀战争之后)独立了出去,然后是斯洛文尼亚、马其顿步其后尘。现在黑山共和国也要求独立,只是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压制(公开反对,并威胁取消经济援助),才至今没有宣布独立(黑山人口仅63万5千人,是塞尔维亚的17分之一,科索沃的三分之一)。

即使不是共和国、仅是南斯拉夫下辖一个省的科索沃,也是由于米洛舍维奇实行种族清洗政策,而导致那里的人民要求独立(现科索沃由北约部队进驻并管理,3年后全民公决,决定其前途)。去年11月,在联合国官员主持下,科索沃举行了大选,参选的19个政党,每个党都主张科索沃独立。虽然最后是温和派领袖鲁戈瓦(Ibrahim Rugova)领导的科索沃民主同盟(LDK)获胜,但鲁戈瓦当选感言是“科索沃民主联盟将利用这次胜利推动科索沃的独立进程。我请求巴黎、伦敦、柏林和华盛顿,承认科索沃的独立。”

南斯拉夫解体的过程再次证明,那些以大国沙文主义心态,推行以大欺小、残杀其它民族的种族主义者,最后的结局不仅无法保持住多民族的联邦,而且还会导致分裂,导致流血,导致无数平民丧生的悲剧,犯下反人道、反人性、反人类的罪行,而且其罪行早晚要受到追究,遭到审判。

2001年6月30日于纽约(载多维网)

2001-06-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