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再见,朱利安尼!

曹长青

今天(12月31日)午夜12点,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将一如既往举行迎接新年的计秒落球狂欢。与往年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城市”的市长交接仪式将在广场上同时举行:任职两届共8年的纽约第107届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将卸职,由布隆柏格(Michael Bloomberg)接任。但是纽约人迎接新市长的兴奋,显然低於对旧市长离任的怅然。《纽约时报》评论说,如果不是由於任期限制而无法再连任,以朱利安尼目前的巨大声望,如果他再竞选,无论对手是谁,他都一定获得压倒性胜利┅┅

然而在去年这个时候,朱利安尼的声望却降到了他担任市长以来的最低点:民众支持率只剩32%,主要是由於他的离婚风波。曾是电视台主持人和演员的妻子公开发布记者会谴责他;由於被查出患前列腺癌,他情绪不稳,对记者说话失控;他和病中一直照顾他的情人一起散步的照片被遍撒各种小报┅┅在纽约这个左派媒体占主导地位的大都市,一个共和党籍的右翼市长本来就被媒体的放大镜左右挑剔,出了花边新闻,就更难免成为被修理的绝佳对象。

911事件的突然发生,轰塌了作为纽约象徵的世贸大厦,但随後的滚滚浓烟和纽约人民在悲情中的奋斗却把纽约市长的声望推到了110层世贸大厦的顶端。朱利安尼面对危机所表现出的领导能力,勇气和个人气质受到美国媒体的一致高度评价,以至《时代》周刊馈赠本年度“风云人物”的媒体最高荣誉。这本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周刊说,朱利安尼的声望“月蚀”了以前纽约市最伟大的市长拉瓜迪亚(La Guardia曾领导纽约人渡过三十年代的大萧条,纽约拉瓜迪亚机场以他命名)。

政治人物的个人气质和领导能力往往在遇到危机时才被检验出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首相丘吉尔面对纳粹绝不屈服的坚毅,凝聚了英国以及整个自由世界的领导力量,使他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治领袖之一。

丘吉尔是朱利安尼最推崇的政治家,八年前竞选纽约市长时,他就以丘吉尔的模式,引丘吉尔的格言。这次911灾难突然降临,这位曾被媒体称为“酷吏”的纽约市长更表现出丘吉尔式的精神、气质、能力——

在世贸大厦被撞毁、两城市遭袭击、全国处於高度恐慌的危机时刻,作为美国三军统帅的布希总统(正在南方巡视)竟不敢飞回首都坐阵指挥。刚卸任不久前总统克林顿,事发时全部心思就是找宝贝女儿;其实雀尔喜当时在距离世贸大厦12条街以外的安全地方。

朱利安尼却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世贸大厦现场。据《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的封面故事介绍,在第二座世贸大厦被撞击时,朱利安尼不仅已经赶到现场,而且建起了营救中心,亲自坐阵指挥。而从第一座大厦被撞击到第二座大厦被撞之间的时间只有18分钟!

这个“指挥中心”距世贸大厦近在咫尺。当第一座大厦倒塌时,朱利安尼的指挥中心的大厦也被灰烬覆盖,门窗通道全被从大厦飞来的瓦砾碎片堵住。朱利安尼等人试图从楼底地下室出去,结果那里的通道也被堵住。最後经过营救才脱险。

布希总统不仅不敢飞回华盛顿,而且也没有在危机突发、全国惊恐的第一时间发表全国电视直播讲话,而是在南方一个隐蔽的地方制作了讲话录音交媒体发表。

而朱利安尼却在媒体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出现在现场直播的萤幕上,以镇静的神态安抚纽约人民,用坚定口吻表示抵抗恐怖主义的信念、更用肺腑之音表达纽约市政府将尽全力营救失踪人员的决心┅┅这个形象、这份安慰、这线希望、这种信念是危难中的人们最需要的。在悠闲潇洒的日子里我们更愿意挑剔领导者和普通人同样的缺陷,在危难临头之际,我们更寻求领袖和百姓的不同素质。

《时代》周刊说,911当天朱利安尼连续工作了16个小时後於次日 晨才落脚到距世贸大厦废墟很近的一个朋友的公寓里,为了一旦出现危急情况好就近赶去处理。“他临睡前把满是泥土的靴子放在床边,以便出现紧急状况时能够一脚蹬上。还把电视整夜开著,以便知道最新情况。”在危急时刻朱利安尼依赖的不是FBI、CIA等政府情报机构,而是CNN等电视媒体。就像波斯湾战争时美国中央情报局长所说,如果他得到消息说伊拉克发射了一枚飞弹,他会马上打开电视看CNN,了解它落到哪里,而不是等中情局官员的汇报。

在911的善後处理过程中,只要打开电视,总会看到朱利安尼的身影,在废墟现场、在记者发布会、在遇难的警察和消防队员的追悼仪式上。据《时代》周刊发表的数字,迄今为止,朱利安尼参加了近200场遇难人员的悼念仪式。而据福克斯电视12月初的报道,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前第一夫人希拉莉,总共才参加过两场遇难者追悼会,而且还在会上引起一片唏嘘、起哄声。

911事件距今110天,朱利安尼差不多等於平均每天参加两场追悼仪式,他的一位朋友说,“前列腺癌使朱利安尼正视了死亡,911事件使他面对了永恒。”巨大的个人和生存环境的突变,净化和升华了他对人生,生命和生活的理解。911一个月後一架刚起飞的客机在礁石路(Rockaway)坠毁,在处理完现场事宜後他第三次赶去那里参加葬礼。虽然当时他已疲倦至极,连眼睛都几乎睁不开,助手也劝他取消,但他仍执意前往。他说,市长必须到场讲几句话,表达哀思和安慰。

《时代》周刊描述说,“每次朱利安尼讲话,几百万人就感觉好一点,因为他的话里充满了悲痛和坚毅,鼓舞著纽约人民,进而激励整个美国。”连来访的法国总统席哈克都感叹说,“鲁迪(朱利安尼的昵称)就像礁石”(Rudy the Rock)。

朱利安尼在911後第一次入睡之前,还看了一会儿他推崇的政治领袖丘吉尔的传记,他最喜欢的是丘吉尔这句名言:我能给予的只有鲜血、苦干、眼泪和汗水(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丘吉尔传》的作者詹金斯(Jenkins)说,“朱利安尼的成功正是1940年夏天丘吉尔的成功,那就是他们能够创造出一种信念:我们最後一定会赢!”

●辉煌顶点下的巨大底座

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风云人物”,等於把朱利安尼推向了迄今为止声望的顶点。但这份辉煌有著巨大的底座。在朱利安尼担任市长的这8年中,纽约这个被人称为“天堂和地狱”的世界大都市,地狱的成份缩小了,天堂的部份则放射出更耀眼的光芒。

今年57岁的朱利安尼出生在一个很特别的家庭,有5个舅舅、叔叔是警察、消防队员,父亲因抢劫坐过一年半牢。1988年,担任纽约检察长、以严厉打击犯罪著称的朱利安尼首次竞选纽约市长,结果败给了丁勤时(David Dinkins)。但遗憾的是,纽约市在首位黑人市长的管理下,可谓一塌糊涂。《时代》周刊描述说,当时失业率和犯罪率像火箭般飞升;一百多万人领取救济金(纽约人口七百多万);几乎所有公共场所都被颜料涂鸦;汽车被盗被撬是常事,很多车窗上都写著:No Radio(里面没有收音机设备。意指不要撬车)。纽约成了一个无法管理的城市。

当时的民调显示,三分之二以上的纽约人说,如果有条件,他们想搬离纽约。《财富》杂志评选的500家大公司,也在陆续搬迁到其他州。媒体哀叹说,这个别号“大苹果”的纽约,已经成为一苹正在腐烂的苹果。

1993年,朱利安尼第二次竞选纽约市长。尽管左派媒体(包括《纽约时报》)仍然发社论支持丁勤时,但朱利安尼顺利当选,因为纽约人民实在厌倦了那个软弱、毫无效率、官僚气十足的丁勤时政府。连左派媒体都不得不承认,丁勤时继承了纽约官场的传统:光说不做。

朱利安尼上任後誓言,要在纽约的每一个区(五个区),每一条街道和毒品贩卖、抢劫、凶杀、强奸、偷盗等所有类型的犯罪进行不妥协的战斗!他直率地对纽约居民说,如果你们要一个好好先生,那你们去找丁勤时。言外之意,不管人们怎样评价他,他也要大刀阔斧改变纽约,制止这只大苹果继续腐烂。

他不像丁勤时那样把大量时间花在和少数族裔的所谓领袖们无休止的商讨上,而是首先加强纽约市警察局。他破格提拔侦探克瑞克(Bernard Kerik)担任纽约市警察总监,这位和朱利安尼理念一致的警察总管说:“没人相信他有慈悲心┅┅有人认为他令人讨厌、傲慢,简直像动物。但你们知道吗,他能把纽约的事情做好。在把事情做好的同时,他更有巨大的慈悲心。老好先生解决不了纽约的问题。在朱利安尼的世界里,没有灰色地带,只有好和坏,对和错。这就是朱利安尼。”

朱利安尼坚持原则,在对与错之间不做任何调和。例如,911之後,沙乌地阿拉伯王子捐给纽约一千万美元。但後来这位王子把911和美国的中东政策挂钩,大谈“如果”“但是”。朱利安尼马上决定退回支票。他说,这种“如果、但是”不仅“使问题更糟”,而且“正是问题的一部份”。

朱利安尼的果敢、强悍、苦干,给纽约带来了惊人的变化。住在纽约的人,都会感受到这个被称为不可管理的城市,远比以前安全了,生活品质也大幅提高了。即使纽约以外的人,也可以从12月27日《华盛顿时报》引用的统计数字上读出这种变化——在朱利安尼任市长的这8年中,纽约的凶杀率下降了70%,强奸率下降了40%,抢劫率下降了68%。汽车被盗率少了74%,枪击受害者减少了71%。过去6年,纽约都被FBI连续评为美国最安全的大城市之一。

朱利安尼上任後,还提出“打破窗户”(Broken Windows,意指小事也要重视)的理论。即对那些妨碍社区生活的小型骚扰行为,诸如无证街头摊贩、出租车乱收费、街头涂鸦、42街的色情生意等,也要严格管理。

出租车收费被严格规范,街头无证摊贩遭取缔,即使那些街头卖画者也被要求申请执照,不可随便摆摊,影响交通。对投诉出租车乱收费的外国居住者,纽约市府通过特殊法案,如果愿来纽约出庭作证,纽约出飞机票。此举鼓励了投诉者来纽约出庭作证,不仅使那些违规司机受到惩罚,同时迫使开出租车者更认真守法,礼貌对待乘客。朱利安尼还做出决定,任何色情场所必须离开学校200米之外,并进行严格管理。结果42街那些销售色情录像带的店铺很多倒闭、或因租金昂贵而搬离;一些大型娱乐公司进入42街後,相当改变了那里的人文景观。

《时代》周刊感叹说,低犯罪率带来的是纽约人民生活品质的提高,现在人们夜晚走在42街的“时代广场”,不再感到恐惧,而是家庭般的友好。

纽约是个“三多”城市:移民多,黑人多,穷人多。因而领取福利救济的人自然多。丁勤时任市长时,曾高达每七个纽约人就有一个靠福利金生活。

作为共和党籍市长,朱利安尼相当坚持传统价值和理念,那就是追求小政府、大社会,减税,削减福利,充分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

美国的两党在这方面理念不同。左翼民主党更多强调“平等”,通过增税再分配给穷人来均贫富,实现社会平等(发展到极点就是共产主义的大锅饭,最後大家一起受穷)。而共和党更多强调“自由”,即通过自由竞争、来使人们有更多创造、竞争和发财至富的机会。它注重机会均等,而不是财富均等。如果说民主党的方案是“分鱼”(把有产者的鱼通过徵税强行拿来再分给穷人),那麽共和党的方案是迫使穷人动手钓鱼,而不是躺在福利救济的沙滩上,永远不劳而获,吃(占)别人钓来的鱼。

在美国这个注重机会均等、自由而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除了特殊原因所致,当穷人绝不是光荣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准备一辈子吃福利救济、就想不劳而获的人,实际上就是寄生虫。而民主党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就是鼓励寄生和繁殖,结果就像有人所说,民主党热爱穷人,结果制造出更多穷人。

在朱利安尼大刀阔斧削减福利的政策下,纽约市领取福利救济的人,比丁勤时政府时少了70万人(占三分之二)!

但朱利安尼是温和的共和党人,或者说他相当体现布希总统强调的“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因为他不仅不反对移民,而且强调纽约的价值在於多元,在於来自全世界各种肤色、各个种族、各种背景的人在这个大熔炉里共存和贡献。他在几天前的卸职演说中引述美国先贤林肯的话说,各种移民进入美国,不在於财富多少,而在於是否认同美国的价值。仅在过去两年里,朱利安尼政府就帮助培训了25万名原来领取福利救济的人获得一定技术,找到了工作。

丁勤时卸任时,给纽约市留下的是23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朱利安尼今晚卸职时,将给纽约留下10亿美元的财政盈馀。《时代》周刊说,纽约市过去8年的经济成长,等於过去的30到35年!

卸职後的朱利安尼马上有很多好事在等著他:明年2月,他将被英国女皇授予“爵士”头衔。他不再是朱利安尼市长,大概会被称为“朱利安尼爵士”;他与美国一家出版社签了三百万美元预付版税的著书合同;他的演讲费确定为六位数字;他将带领主要助手,开办一家谘询公司,他还是“boss”(老板)┅┅。

他不可能竞选纽约州长,因为他不会与同是共和党籍的现任州长帕塔基打选战;他可能几年後与克林顿夫人希拉莉争夺纽约州的联邦参议员,完成那“不可能的任务”。但《时代》周刊预测说,朱利安尼的前景最可能是当美国总统。如果布希总统竞选第二任时钱尼因身体原因不能搭挡,那麽布希会选择在整个美国都声望如日中天的朱利安尼做副总统。到布希两届任满时,如果上帝保佑,朱利安尼竞选成功,他就将是2008年的美国总统!

那时再见,鲁迪┅┅

2001年12月31日於纽约(载多维网)

2001-12-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