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日本为什麽没有革命?

康尼 曹长青

二战刚结束时,美国学者写了本研究日本的书《菊与剑》,作者观察到,“日本是个没有革命的国家”,指的是,日本没有罗伯斯庇尔的法国大革命、列宁的十月革命、毛泽东的共产主义等那种革命。但作者在书中没给出解答∶日本为什麽没有革命?

幕府之前的日本是长期的农业社会,为什麽没有发生中国的陈胜、吴广那种农民大起义? 长达264年的德川家康统治的江户时代 (与中国的清朝267年历史一样长)为什麽也没有中国黄巢造反、太平天国起义那种大规模暴乱?更不要说,日本从没有共产主义崛起掌权。日本是唯一进入七大工业国的亚洲民主国家,也是二战后和西方走得最近的亚洲国家。但是,今天在西方民主国家越来越疯狂的左派意识形态,在日本也没有占主导。

为什麽日本能独善其身?这与日本独特的文化、历史、传统,主要价值观念有直接关系。概括说,主要有四点∶

“本分文化”与“武装的和平”

其一,日本文化传统强调规矩、秩序,尊卑,等级,不喜欢“僭越”(犯上作乱)。这种尊理性、重内敛、爱平和的文化传统,制约了狂热和激进主义。《菊与剑》作者特别强调日本人“各安其职”(每个人安心自己的角色,不躁动)的观念,提供了文化的秩序性内涵,是一种内在张力的舒缓机制。而且日本文化相当强调“尊老”,其实就是尊重有经验的人,尊重长者的智慧,而不是纵容年轻人的鲁莽狂热。由于日本是岛国,自然灾难导致的对生命的珍惜,对天意的顺从,也没有西方那种挑战一切的肆意而为。

其二,统治者没有那麽残暴(刺激造反)。中国的陈胜、吴广起义,是在“天下苦秦久矣”口号下,利用对统治者的愤怒煽动民众揭竿而起。在日本,则相对平和很多。《菊与剑》作者高度评价了日本幕府时代将军们的贡献,用了一个近乎自相矛盾的形容,叫做“武装的和平”∶藩主(幕府将军们)拥有强大武装,但不主要用于对付人民,而重在震慑和维持秩序,保持和平。所以日本没有血流成河的对平民的杀戮,也没有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在德川幕府时代就维持了长达二百六十多年的和平(只有幕府将军派系之间的讨伐争斗)。

幕府时代有过农民造反事件,但过程和结局,都不是大规模造反杀戮,而是秩序之下的反抗,可谓极为特殊的方式∶造反抗议,最后领导人被抓和被杀,农民不是掀起更大造反和起义,而是接受,认为领导人“僭越”,失去本分,所以遭到惩罚。他们会给起义领袖树碑立传、敬仰供奉,但不去更大规模造反。这种独特的处理方式,跟日本传统的“本分文化”有直接关系。

日本人如果像中国的陈胜吴广、黄巢、洪秀全们起义造反,更有条件,因为日本有武士制度,武士拥有刀剑并受过训练,可以跟农民结合起来造反。但日本武士的武士道精神,包含“对国家和藩主的忠诚和责任意识”,自身角色意识,规矩和剑的使用等,都有一整套的传统沿袭。所以武士不仅没有形成农民起义的协同力量,反而成为抑制吓阻的因素。

日本人的各安其职意识、幕府将军的相对开明(比中国的皇帝和农民造反领袖开明太多、智慧太多)等,都是日本没有大规模暴乱的原因。幕府将军还设有信箱,接受农民告状,将军亲自开信箱,了解百姓要求。将军们的这种开明和智慧,则源自日本独特的、重义礼的武士道精神。

日本没有“遍地哀嚎的无产阶级”

其三,没有全国性饥荒灾难而活不下去,没有大规模对外战争。法国大革命前,社会极度贫富差距,皇宫的奢侈与平民的哀嚎形成巨大反差。法国学者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比较说,美国没有欧洲那种遍地哀嚎的无产阶级。法国的无产阶段已一无所有,最容易革命。同时法国皇帝路易十六的对外战争,尤其是支持美国独立战争花费巨大,国库掏空。也是革命的诱因之一。

俄国也有类似性,列宁的十月革命前,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沙皇俄国与德国作战。俄罗斯国内经济萧条,民怨沸腾,给了列宁的布尔什维克们煽动造反夺权的机会。

而日本除了二战时(及统治朝鲜半岛)之外,基本没有大规模的对外战争。长达近七百年的幕府时代,对外没有战争。对内,虽有一定规模的人民反抗,但结局都能平稳。起义领导人最后谢罪自杀的文化,强化了社会的稳定性。

其四,天皇在日本国民中的崇高地位而形成的感召力和导引性,可能是极为特殊的因素。天皇成为日本的尊老文化、重视传统、道德信仰的综合象徵,在整个日本历史和重大社会转型中,起到了重要的稳定作用。尤其在明治维新的重大历史转折期,天皇成为和平变革的灵魂力量。

法国大革命是近代人类历史暴力和滥觞的源头。饥荒和经济条件恶化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法国思想文化界接受和传播了一整套的左翼观念,那种后来形成断头台的文化思潮已在法国暗潮汹涌很久了∶卢梭的“公意论”(general will),为以群体的名义剥夺个人权利、甚至随意杀戮提供了理论基础。以所谓“人民的意愿”的名义,可以改变一切、摧毁一切,包括现有体制,文化传统,宗教信仰等等;甚至把国王和皇后都送上了断头台。那种一瞬间把人的头颅和身体斩断、分成两部分的残忍杀人工具,是一个法国医生发明的,法国知识份子的杰作。

日本文化传统四字精髓∶常识义理

法国革命那种残暴,在日本没有发生。为什麽?因为日本文化和传统不会允许它发生。无法想像,日本人会群起造反,把天皇和皇后抓起来送到断头台处决。日本人的文化教养和传统观念,都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日本人接受的传统文化和价值,如果用四个字概括,就是“常识义理”。不可用暴力对待国家的天皇和皇后,也不可那样对待政府的官员和宗教文化。不可全面社会改造,不可翻天覆地;所有的改革和进步,都必须按部就班、有程式、有规则、甚至是在有礼仪下进行。这种“常识义理”在日本几百年、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积淀而成,一代代地继承,成为人民的「约定俗成”。所以法国大革命在日本无法发生,主要还不是制度上的原因,而更是文化原因,文化传统的阻止,思想观念的阻止。这种文化传统上的“阻止”更有效,因为它是整个社会稳定的堡垒。

同样,列宁的十月革命,毛泽东的共产革命,在日本也没有发生,也绝不是偶然,而是跟上面同样的因素。列宁的苏维埃刚刚建立时,他的镇压工具契卡(革命行刑队)在几个月内就屠杀了三万人,并处决了沙皇全家(包括皇后和孩子们)。这样的事情在日本不可想像,日本人民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去屠杀天皇和其家人。如有疯狂屠杀发生,日本的武士们绝对会反抗,武士道精神包含著道义、责任、忠诚等非常精神层面的要旨,不会允许列宁式的革命发生。

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学生斗争老师,孩子揭发父母,全民批斗官员,下级践踏上司等,在日本同样难以发生,因为日本的尊卑等级观念深入人心,是日本文化的核心部分之一。下级对上司的尊敬,等级的明确等,都是日本“各按其职”的本分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日本,让员工们批斗老板、孩子斗争父母、学生羞辱老师,是绝对做不到的。对残忍,中文有四个准确表达的字∶伤天——泯灭天意,害理——践踏义理。对绝大多数日本人来说,放弃常识义理,甚至伤天害理,就是消灭日本、灭绝日本这个民族。

除了二战和其他短暂的对外战争,日本就没有过自己本民族内的大规模自相残杀、自我毁灭,没有翻天覆地的暴力革命,更没有共产主义的血雨腥风。自明治维新开始,日本虽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学习了西方的体制,尤其是科学技术,但却从未大规模引进西方文化,而是持续地保持了日本自己的传统文化。这种传统文化是日本没有革命的根本。所以研究日本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研究日本为什麽没有革命的最重要因素。

此文为康尼和曹长青合写的《独特日本 超越美国》一书的节录

——原载台湾《看》月刊2022年11月号

2022-12-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