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无知少女和邮寄选票

曹长青

刚结束不久的美国国会选举再次引发作弊争议,与2020大选时川普总统和保守派民众认为被窃选有同样问题。美国1776独立后成为人类第一个民选国家,“民主灯塔”怎麽会有窃选问题?这次选举原被认为的红潮(共和党大赢)没出现,反而左派民主党保住了参议院。问题出在哪里?简单说,出在八个字∶无知少女,邮寄选票。

左派喜欢穷人,所以制造更多穷人

民主国家都有左右派分野,在美国,民主党是左派(激进派),共和党是右派(传统派)。在过去多年的选举中,多是左派获胜,因他们推行社会主义,用高税收、均贫富等宣传洗脑,不仅俘获了“无知少女”的票,同时也等于是理直气壮、正义无比地用大撒钱的福利政策“买”选票。

“无”指无产者,这是左派票仓。实际上美国的“穷人”并不那麽穷,据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报告,美国所谓贫困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比巴黎、伦敦、维也纳、雅典等整个欧洲城市的普通家庭平均居住面积要大;美国大部份穷人孩子都营养过剩,平均身高比在二战时参加诺曼地登陆的美军高一英寸、体重多十磅。但这些人为什麽支持民主党?因左派煽动贫富差距、阶级斗争、仇富心态,所以很多人认为他们的贫穷不是自己的问题(很多人不工作、躺在福利上吃别人的纳税款),而是富人和中产阶级造成的。左派民主党宣传他们“照顾”弱势群体,所以穷人用选票“回报”。

奥巴马执政之前,美国领政府福利的有2700万人(已是很大数字,占美国人口8%);奥巴马卸任时,领福利的美国人暴增近5000万!等于每六个美国人就有一个领福利。美国最低工资已增至每小时15美元(亚马逊公司是17美元,银行业22美元),每月工作20天,至少有2400美元收入。美国失业率目前是3.7%(法国是7%),劳工严重短缺,到处都在招工。所以只要稍微勤奋,就会找到活儿干,收入不错。但为什麽越来越多美国人不去工作、靠福利活著?因为左派政府滥发福利金,给那些想不劳而获的人钻空子,不拿白不拿。民主党用庞大福利“收买”人心,等于变相贿选。有人讽刺说,左派喜欢穷人,就制造更多穷人。其实他们是喜欢权力,用福利贿赂选票。哪个社会都是相对“穷人”多,是人口底座,左派就用“均贫富”(和当年毛泽东的“打土豪分田地”一个逻辑)煽动贫富对立,拿到穷人票,这套宣传一直有效,左派乐此不疲。

“知识越多越反动”还是“越左倾”

“知”是知识份子。毛泽东曾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其实是“知识越多越左倾”。保守派的美国雷根统曾说,“20世纪很多知识份子都是高智商的、悲观的小精明者∶独特而愚蠢的理论,往往只有知识份子相信它。”社会主义就是一个很蠢的理论,但它却成为众多知识份子的理想,所以他们不遗馀力地渲染贫富不均、富人的金钱是丑陋的,反富仇富。印度左派开国总理尼赫鲁曾蔑视地说“利润(profit)这个词是肮脏的”。但没有利润就没有企业、没有资本主义、没有经济成长和富裕。颇为反讽的是,那些反利润、反资本主义的左派,自己却拼命捞钱,像奥巴马当总统八年,资产暴增几千万美元,拜登同样。

全球左翼知识份子都热衷社会主义,他们掌控很多话语权,一直煽动洗脑民众。像知识份子比例非常高的犹太人,绝大多数支持左派民主党。奥巴马选总统时拿到79%犹太人选票。市场经济学家哈耶克曾在《犹太人的反资本主义心态》中指出∶“过去百年来,犹太人一直是反对资本主义精神状态的大本营。从马克思到托洛斯基、到马尔库塞,汗牛充栋的反资本主义的革命文献,大都出自犹太人之手。在所有国家的左翼激进政党中,包括俄国的共产党,以及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左翼激进政党,在组建、领导政党的人士中,犹太人的比例总是异乎寻常地高。”在美国,犹太人掌控最多的媒体和科技大公司,左翼知识份子用精神鸦片毒化民众,是最大祸根之一。

左派票源∶“少不更事” “少数族裔”

“少”是少不更事的年轻人和少数族裔。一个公认的说法∶三十岁以前不是左派,是缺乏良心;三十岁以后仍是左派,是没有大脑。因为随著年龄增长,人会更有经验和常识,更能做出理性判断。而年轻气盛,仅凭一腔热血,很容易受骗上当。像中国文革毛泽东要发动“红卫兵”造反,就是因为中学生多是“少不更事”,容易被蒙骗。

“少”也指少数族裔∶西裔,黑人,亚裔。西裔目前已占美国人口18.7%,黑人占12.1%,亚裔占6.1%。这三个族裔都是民主党的票仓。因左派一直渲染宣传,少数族裔在美国受白人欺负,民主党能为他们争利益(西裔和黑人都是领政府福利的最大群体)。所以他们就把选票“回报”给恩主民主党。直到他们中有醒悟者,分辨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自我放纵和传统价值的分野,才可能转向支持共和党。奥巴马和拜登都拿到90%黑人票和65%西裔票。这中间最不原谅的是华裔,尤其经过共产主义的,他们本应支持强调真正宪政民主、市场经济、保守主义价值的共和党,却也因左媒的洗脑而多数支持了民主党。近年因川普总统执政,很多华人觉醒,成为坚定的保守派。但毕竟还无法抵消源源不断的大量新移民,他们太易被左派蒙骗。

“女”是指女性。在美国,多数女性支持左翼民主党,多数男性支持共和党。女性比较敏感、容易情感用事,更容易相信左派的所谓照顾弱势群体、分发更多福利等宣传。民主党与共和党 ,顾名思义,前者更强调直接民主,煽动人的情感,获得选票拿到权力。而后者(共和党)更强调规矩、程序,即共和,凡事强调法律和程式解决,诉诸人的理性。所以左右派也可被视为“感情用事”和“理性抉择”的不同。

邮寄票的背后猫腻

“无知少女”的左倾选票早已常态地体现在西方国家的选举中,是左派经常获胜的根本因素。而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和这次2022年的国会改选又出现一个临时因素∶左派以疫情为由,说为避免传染、方便选民而大规模发放邮寄选票。

在奥巴马执政前,美国虽三亿人口,邮寄票也就几十万,主要来自驻外军人和旅居外国的美国公民等。上次总统大选,左派广发邮寄票,这次国会选举如法炮制,虽然美国疫情早已缓解,不再是问题。目前美国的餐馆、飞机、赌场等都已人潮汹涌,几乎没人戴口罩,但左派还是广发邮寄票,甚至发给每个选民。

这就产生严重问题∶一是邮寄票经过邮箱、邮局、运输、开拆等很多环节,作弊就有了机会。而现场投票,没有这些中间环节,选票的真实就更有保障。更成问题的是,选票上没有选民的名字、地址、签名,更无任何身份证件的要求,只是把候选人名字旁的圆圈涂满。那麽谁拿到选票,都可涂那个圆圈,根本无法核实真伪。邮寄票的信封上有选民名字地址和签名,但信封和选票是分开的。接触到选票者(邮局、中间运输、拆封者)如果作弊,就可把信封里的选票调换,狸猫换太子,选民根本无法知晓,你明明投了共和党,选票却被中间调换,任何权威笔迹专家也查不出那个“圆圈”是谁涂满的,怎麽涂给了民主党。

美国三亿多人口,2020大选有1.5亿多人投票,这麽庞大的数字,如果多数是邮寄票,那就给作弊巨大机会。2020大选就被查出很多“投票”者早已去世,是死人票;还有早已搬家不在此州的幽灵票,更有很多人接到两张邮寄票,甚至有很多只有绿卡的非公民也收到邮寄选票。如果想作弊,寄出邮寄票,再到现场投票,等于选了两次。这次美国选举,在投票之前就已有近五千万邮寄票,占总投票数的近一半。

台湾的选举都是现场投票并核实证件。即使住在外国的中华民国护照持有者,也必须飞回台湾现场投票。设想如果台湾学美国,也搞大规模邮寄票,那麽在中国的100万台商通过中共控制的邮局寄选票,如果也像美国这样选票和信封分开,选票上毫无个人名字地址和签名等,那麽台湾的选举就没法玩了,上次台湾总统大选,投票人数是1446万,100万台商选民(占7%)就可左右选举结果。

从2020美国总统大选到这次国会选举,左派已从大规模邮寄选票中尝到了甜头,所以不管有多少作弊,多少质疑,他们就硬是以“方便选民”为由,继续坚持大规模发放邮寄票,而且不核实证件;再加上“无知少女”的选民基础,左翼在美国选举中占优势,就成为必然。更严重的是∶如果一个政党、一大批人,已经堕落到把诚实的价值踩在脚下、想要用偷票夺政权的地步,那选举就没法玩了,宪政民主就死了。

2022年11月19日于美国

——原载台湾《看》月刊2022年12月号

曹长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2022-12-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