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日本治安为何远超美国

曹长青

据统计:美国的律师人数是日本的20倍;美国的心理医师人数是日本的50倍。但美国犯罪率是日本的200倍!日本治安被誉为全球之最,而美国治安每况愈下。为什么美日这么明显不同?这涉及到法律,执法,文化,教育,传统等等方面。这里仅简单比较几点:

一,日本从幼儿就开始文明礼仪教育

我在之前的“日本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专文详述过,日本人的文明礼貌是从小养成的,甚至很多日本孕妇辞职,全职在家养育孩子最初的三年,认为这个时期非常重要。而在美国,罕见孕妇为养育孩子而辞职。美国很多重大犯罪者都因童年、少年时代受过创伤或坏的影响,心灵损害跟随一生。同理,日本从幼儿就开始行为规范的教育,则是受益终生。

除了家教,日本的幼儿园和小学也非常重视德育,教孩子懂得礼貌、教养、规矩和文明。日本的教师是轮换制,不断换到其它地区或乡村,既增加教师的责任感、敬业心和竞争精神,也让日本全国各地的儿童得到的教育没有大的差别。而美国的老师则呆在一个地方“旱涝保收”,不仅缺乏竞争,而且全美教师工会是美国最左的团体,用左倾意识形态毒化孩子。日本的学校在培养孩子的优良品德,美国不少地方却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童了解性交、同性恋,甚至让孩子有变性自由(不许家长干预)。佛州州长签署法案对其禁止,却遭全美左派攻击。

美国的大学就更左倾了。据统计,80%以上的大学教授是左派民主党人(按选举注册)。上大学的过程,等于是被左派教授毒化的过程:力推左倾意识形态,而不是遵从常识、常理。例如现在美国很多学校在推行“批判种族理论”,强调美国历史是白人欺压黑人的历史,以此煽动黑白对立,族群撕裂。美国历史的重要里程碑是1620年《五月花号》抵达美洲大陆,来自英国的清教徒在船上签订公约,要把美国建成“神的国度”,标志美国从一开始就强调信仰和道德。但现在美国左派尤其很多政客和知识分子,要把“标志年”改成黑奴被贩卖到美国的1619年,把历史改为“黑奴立国”,直接颠覆美国历史和传统。孩子接受哪种历史、哪种教育、哪种传统,等于塑造不同的未来。在日本,当然没有颠覆日本历史的教育,也不推销各种形形色色的左倾意识形态。日本从孩子入手,把住了最重要的第一关,才有了今天这种远超美国的文明礼貌的日本。

二、制定《少年法》保护和教育孩子

日本和美国的另一个不同是,日本有《少年法》(美国没有)。该法早在1922年就制定,1948年修改,主要针对12岁到20岁的人。对身体的最好保健是“预防”疾病,精神健康同样。日本的《少年法》就意在从少年时代就防范可能的犯罪和不法。它不是由警察局负责,而是设立专门的“家庭裁判所”,由裁判官和职业调查官组成,对可能不良少年调查处理,重点是保护孩子健康成长。“家庭裁判所”的设立观念是“国亲思想”,即如果双亲不能给孩子提供应有的教育,那就由国家出面来代替家长行使教育的职责。家庭裁判所在孩子出现如下这些情况时都可出面:不服从父母的正当监护;无正当理由不回家;跟有犯罪习性的人交往;经常出入猥亵场所;有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倾向等。“家庭裁判所”所关注和管理的,不仅是少年的犯罪行为,也包括可能的触法和品行不端,用事先防范来保障身心健康。

“家庭裁判所”做出裁决后,被惩处的少年被送到“少年院”教育、矫正。严重犯罪的才交由检察机关审理和判刑。据日本政府的统计数据,2010年有14.5万少年被“家庭裁判所”处理,占日本1.25亿人口的千分之一多一点。桐荫横滨大学法学教授河合干雄撰文说,当今日本的犯罪率非常低,监狱收容的在押人员仅为数万人,在总人口中的占比极低。

美国不仅没有日本这种《少年法》,而且对青少年犯罪,几乎等于听之任之。像最近几个月美国发生的恶性枪杀案都是青年所为:在芝加哥的美国独立日游行时,22岁凶犯随意开枪致6死31伤,他早就有威胁同学、暴力倾向等历史。全球媒体报导的德州校园枪杀案(21死,其中19名学生)凶手18岁,之前也是前科累累。不久前田纳西州孟菲斯市19岁青年驾车随意开枪杀人。两个多月前7名黑人男女少年在费城街头把73岁老人无缘无故活活打死!这类残暴在全世界都极为罕见。如果美国像日本那样有《少年法》,那这类“问题青年”早就会被“家庭裁判所”调查处理,不会容忍他们走到极端恶性的杀人地步。

美国的青少年犯罪问题原因很多,除了严重缺乏家庭和学校的德育教育之外,左派乱撒钱的高福利社会主义政策也是最直接原因之一。高福利不仅养懒汉,还滋养罪犯。美国的单亲妈妈太多,比如在首都华盛顿,每四个黑人母亲,三个是单亲;她们养一堆孩子,因为如果有三个孩子,得到的政府福利金就相当电脑公司的中等职员收入。生孩子等于生钱。没爹的孩子不能获得完整家教,只想多生孩子拿福利的单亲母亲本人又能给孩子什么好的教育?左派热衷的福利制度就是在制造“潜在罪犯”。例如芝加哥是枪杀大本营,每周都发生凶案,该市自1927年至今95年都是左派民主党执政。精神不健康的变态者杀人,左派纵容不劳而获的福利制度和高举自由牌坊的放纵主义教育是元凶!

三、日本有严格法律并认真执法

美国不是条文法,是案例法。案例各有不同,缺乏明确性。日本是条文法系,而且非常详细。不仅重大犯罪,即使小事,也明文规定。仅举几例:在公共场合吐痰罚款1千到1万日元,并作为犯罪前科记录在案;喝多了在出租车里呕吐会被罚款并要赔偿清扫费。打架斗殴判6个月至2年以下徒刑(在日本根本看不到像美国公共场合扭打成一团的现象)。在日本连强行劝酒都会被罚款,有《防止醉酒扰乱治安法》。乱扔垃圾更被重罚,处以5年以下监禁和最高1千万日元罚款。

而在美国的旧金山、西雅图、费城、芝加哥等左派掌权的城市,满街垃圾之地比比皆是,流浪汉甚至在街头搭帐篷居住,用毒品之后的各种毒垃圾随便扔。加州甚至有被嘲讽为“零元购”的法律,偷盗抢劫商品950美元以下属轻罪不被起诉,更不要说还有“黑命贵”运动那种打砸抢烧。这些在日本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其实不仅日本,在其它东方国家都完全不可能发生,警察一定第一时间干预、制止、制裁。只有在美国,犯罪率一路蹿升,左派却要反警察,削减警方经费,动辄起诉执法的警察,导致警察不敢严格执法,等于纵容犯罪,尤其纵容“命贵们”,简直是要把美国变成无法居住之地的节奏。

四,被判刑者要认罪忏悔

美国强调个人权利没错,但现在越来越走极端,最后变成极端个人主义,在司法上变成有利罪犯。司法审理时,律师往往用“合理的怀疑”(reasonable doubt)这条,使罪犯逃脱制裁。而在日本,99%的凶犯最后都认罪,表达忏悔之意。在日本监狱,实行教育为主,而不是惩罚。所以日本重新犯罪的比例比较低,而美国相当高。美国监狱几乎没有教育,只有“蹲监”;还给犯人提供各种好处,好吃好喝,甚至个人电视、健身设备等,还不用干任何活,养得一身肥膘。

罪犯在日本刑满释放后,交给社区管理,但会保密,保护其个人隐私,促使当事人悔改,而不是破罐子破摔。那些志愿帮助释放犯的日本团体,受到天皇接见褒奖。而美国很多罪犯轻易就被保释或提前释放,近年的恶性犯罪,几乎全都是前科累累的惯犯。被法官释放出来,美国政府不管了,社会和社区也不管了,等于把可能的毒蛇放回人间,当然会再咬人。近年美国发生的恶性犯罪,如在纽约把华人活活踢死,把亚裔无缘无故推下地铁致死,开卡车冲进圣诞节游行造成40多人死伤,在田纳西州孟菲斯绑架白人晨跑女性并杀害的,都是前科累累的惯犯。美国的纵容罪犯制度和日本完全不同,结果也是天壤之别!

五、“耻感文化”的制约

除了法律和警察执法等方面的“硬件”,日本更在教育(前面已简述)和保持文化传统方面领先于美国。二战刚结束时美国学者写的那本名著《菊与刀》,强调美国是“罪感文化”,日本是“耻感文化”。所谓罪感,即从基督教的原罪说衍生而来:人一生下来就有罪。但随着基督教在美国的衰落趋势,再加上真正有多少人会自我闭门深省原罪,也是未知数。所以美国人的罪感越来越弱,如果还有的话。而日本人的“羞耻感文化”却没有减弱,因它不是闭门自省,而是在别人眼光评判下的感觉,所以只要有人群,只要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这种羞耻感的文化就会一直延续,滋养礼仪和文明,体现“和为贵”的底蕴,所以日本学者称誉“羞耻感 ”是一种“和平文化”。

左派主导下的美国,是在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幌子下,推行我行我素、不管他人利益和感受的放纵文化,是“不要脸面”的文化。不分场合的胡乱穿戴,炫耀肥胖,裸露,甚至在地铁上性交,以自己是所谓”心理女性”的大男人参加女子比赛(公开作弊),甚至宣扬孩子阶段就”变性”等等。左派国会议长佩洛西就公开歌颂脱衣舞场所是“美国的美丽”,拜登则推崇孩子变性是选择自由。美国和日本在德育观念和教育上已经成了两个世界;日本是人的世界,美国则越来越滑向群魔乱舞。

一个法治的国家,既要有明确的法律条文的硬件,警察要敢于执法,认真执法;同时更需要文明教育的软件。当美国这两个方面都输给了日本,美国的法治和安全江河日下就是必然的了。而且只要是左派民主党执政,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这种法治(治安)差别,就会越来越大。这是美国人的悲哀(自危),也是日本人的幸运。

——原载台湾《看》杂志2022年10月号

2022-12-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