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日语是孙悟空“紧箍咒”


日本的安全、乾净、礼貌、服务等都是世界一流;但这仅是外在表现,其内在因素是保守主义价值在整个社会占主导地位。这种主导使日本没有法国左派“红五月”“黄背心”那种街头暴乱,没有美国“黑命贵”式的打砸抢烧,更没有中国动不动就反美反日反哪国的暴徒聚会。日本是个祥和社会,且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可谓国泰民安的典型,大“和”民族,名副其实。

在今天全球左派嚣张、政治正确横行(实质是践踏常识常理)、道德水准普遍降低、堕落的时代,日本是怎麽保持住其全民性的诚实、敬业、秩序、礼貌、荣誉、不妨碍他人的自律等等传统价值的?我在上篇专栏“日本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讲了一个原因∶日本从孩子开始就注重传统价值教育,像一棵树,幼苗时就全力正向哺育,树长高了,才不会弯曲走样,保持正直挺拔。

另一个原因就是本文要论述的,来自日本语言的独特性。之前听过不少人对日语的“繁文缛节”不买帐∶又是敬语,又是自谦语,好麻烦;另外讲话“暧昧”让人搞不懂日本人到底啥意思。但如果花点力气研究一下为什麽保守主义价值在日本能挺得住,会发现,“说日语”本身就是重要原因之一。

日语有点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从婴儿呀呀学语,就开始塑造孩子语言上的礼貌、尊重长辈和他人等品德,而且语言跟随人一生,只要开口说日语,这种塑造就不断在持续。说话总得注意敬语,自谦和暧昧等,固然麻烦,但这种“麻烦”和其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客气、礼貌、友善、整体社会的文明相比,是完全值得、甚至必不可少的。

敬语、自谦语∶日本文明的钥匙

很多人都知道,日语里既有“敬语”还有“自谦语”。中文、英文(当然还有其它语言)也都有这两方面,但用量之大,尤其是能持续到今天的,恐怕日本是全世界独一无二了。

日文的敬语很特殊,可谓“看人下菜碟”∶对不同辈份、级别的人使用不同语言。在美国,有几大忌讳,不可问别人的年龄、收入、党派、宗教等;但在日本,则不忌讳询问年龄,为的是确定要不要用“敬语”。只要对方比自己年龄大,就要使用“敬语”,这是日语的全民性规范。设想一个国家,全民使用敬语,怎麽可能会有一群一群恶语相向、粗暴野蛮的冲突?怎麽能发生美国那种“黑命贵”打砸抢烧?中文古语“良言一句三冬暖 “,全民用敬语,当然促成一个更温暖、祥和的社会人际环境。

除了对长辈,对上司也必须用敬语。西方左派批评日本搞“等级制”,美国学者在《菊与剑》中也认为日本等级森严。但西人的理解有曲解和误解之处。日本强调尊重长辈和上司从大概率和普遍意义上来说,一定是对的;因为年龄代表阅历和成熟,级别往往代表能力。所以对年长者、更有能力者当然应予以尊敬。这种尊老、尊师、尊能力高的人,都促使了日本对传统价值的保持。《菊与剑》作者虽把这些尊重解读为等级制,但也承认,日本人这种尊卑,是“各得其所,各安其份”,即各自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敬业、忠诚,秩序、信赖等。十九世纪英国哲学家斯宾塞(Herbert Spencer)当时就预测,这种尊重长辈上司的文化能够促使日本从封建幕府向君主立宪平稳转型。结果他看对了。所以说,日文的敬语,对塑造这种尊长辈、重秩序的文化起到特殊作用。

除了敬语,日本还有更独特的“自谦语”,即把自己的动作、行为用自谦的方法表达,目的是向对方表示尊敬。这个对方往往是上级、长辈、外人。可想而知,面对伴随著鞠躬等动作、说著自谦语的人,怎麽还可能吵架、冲突,甚至动手呢?

礼貌用语∶祥和社会的润滑剂

除了敬语、自谦语,日文还有“叮咛语”等,有中国专家把这些译为“郑重语”、“美化语”等。叮咛语的尊敬程度略低于“敬语”和“自谦语”,可泛称“礼貌用语”。

比如“对不起”在日语中被广泛使用,可谓全民把“对不起”挂嘴边。虽然中文也有“对不起”,但由于党文化兴起,红卫兵式粗野语言已渐盛行,“对不起”的使用频率大幅下降,越来越多的人不肯“屈尊”。在美国,虽然“对不起”也是常用口语,但绝不像日本那样几乎每天、每时、每个场合都说。“对不起”已成日本人“口头禅”,不管对什麽问题,什麽语境,只要提问都要先说“对不起”(也有先表示“谢谢”的意思)。这样一种全民性、各种场合都使用的“礼貌用语”,自然就降低可能的语境冲突和矛盾,对人与人之间的祥和关系起到润滑剂作用。中文里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意思,但共产党把中国传统礼仪破坏殆尽。

日语中的“请”字也被广泛使用到无所不在。中、英文里当然也都有“请”字,但日本人“请”的最多、最频繁,由此“请”来了修养、礼貌的习惯。像日本的商场、酒店,火车等,服务员都用“礼貌用语”,以示尊敬顾客,视消费者为“上帝”,提供最礼貌的服务。“谢谢”这句日语,更是1.3亿日本人每天每刻都要说的。永远是“对不起”开头,“谢谢”结尾。这是日语的永恒“语法”!也是日本文明的标!

另外日本人几乎从不用“你”来称呼对方,而是叫对方名字,再加上对先生/女士都通用的尊敬称呼“桑”。明摆著,用“你”显得生硬,而用名字就感觉亲切,加上先生/女士/小姐的尊称,就更礼仪、得体。

再说日语里那种著名的“暧昧”。或许在多数情况下,外国人对日语的暧昧不感冒、不理解、甚至反感,认为日本人说话吞吞吐吐、绕来绕去,不直截了当,让人搞不清他们到底啥意思。的确,日本人的“暧昧”会让外国人困惑,但这恰恰是日本语言的特殊性;“暧昧”不是缺点,恰恰是日本语言文化的长处!因为对日本人自己来说,暧昧是“不冒犯他人”的常规操守,是日本人在交往、交际中避免冲突、保持文明、礼貌、客气的基本做法。

日本的文化传统是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尽量不冒犯他人,避免使对方不快,所以日本人讲话小心翼翼,避免因跟对方观点相佐而引起对方不悦,所以表达上刻意暧昧、不直说 。这是相当高的文明——更关心别人的情感,更在乎对方的感受!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这样做,当然一定能创造一个更和谐的社会、更文明的公民。日本做到了,日本护照多年来都是可以免签进入最多国家的第一名,说明日本人的文明得到了世界的公认。

日语骂人话仅“笨蛋”,中文脏话多如牛毛

说话既敬语,又自谦,还暧昧的日本人,会不会骂人呢?他们怎麽骂人呢?比较中英日三种语言的骂人话,也可看出日语的独特性。中国人的国骂五花八门,而且骂人话越来越多。中国羽毛球女选手竟在东京奥运比赛现场直播中一口一个“我X”,让习惯礼貌用语的日本人目瞪口呆!

美国也是到处“Fxxx”声不断。而且不知哪个流氓制造了那个最恶心、最下流的“举中指”动作,被左疯们到处用,甚至女性、学龄前儿童都敢举,简直是作践人类社会。所有举中指的,都是一指头把自己指进下水道。

但日本人不仅绝没有“举中指”那麽下流的表达,日语中的骂人话只有被中译成“八嘎牙路”的句子。日语写法是汉字“马鹿野郎”;马鹿是笨蛋、野郎是愚夫的意思。共产党的抗日神剧,无论如何渲染日本人的野蛮,他们的骂人话也仅是“八嘎牙路”。据说这句日文是从秦朝赵高专权的“指鹿为马”演变而来,意思是连马和鹿都分不清,真是“笨蛋”、愚夫。日语的骂人话仅是“笨蛋”而已,没有动词,更没有生殖器词汇。在十九世纪之前,中英文里也都没有用生殖器骂人的使用,但如今在中英文世界,生殖器语言已是家常便饭、大庭广众下可以随便乱喷的了。只有日本人,哪怕气急败坏了,也只会喊“八嘎牙路”。

日本人从童年起就在这种敬语、自谦语、没有脏话骂人的环境中成长;一生说文明语言,对一个人的礼貌、文明训练可谓根深蒂固!别说自幼就被这种语言薰陶的日本人,即使成年后学日语的外国人,使用日语后,统统在不同程度上变得像日本人那样谦恭、礼貌了。在Youtube上,有很多在日本、说日语的外国人,无论他们是白、黑、黄、褐等任何皮肤,只要说日语,立马变得文明很多。尤其是女性,金发碧眼的,只要说日语,那种左疯女权狂人劲头就荡然无存;黑色皮肤的,只要说日语,同样温柔乖巧,毫无美国黑命贵那种野蛮,更无法想像她们像在美国那样扭成一团撒野互殴,甚至暴打亚裔男性;中国女性也不例外,只要说日语,红卫兵女将或泼妇劲头就荡然无存,广场大妈影子也不见了。日语真是有神奇般的让人变得更文明的力量。

这让人想起一个故事∶一个魔鬼为讨他心爱的女孩子喜欢,戴上了天使面具,久而久之已经习惯了戴著天使面具的自己;当他想诚实面对女友、摘掉面具时,竟无法变回魔鬼了。这种习惯变自然的法则,在日本人和学习日语的外国人身上都不同程度地体现了。无论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带上这个敬语谦语的语言“面具”之后,人就更趋向文明;有点像孙悟空被戴上紧箍咒(这里不是贬义),被礼貌语言所规范,不越雷池半步,最后融入敬语谦语的相敬如宾文化之中。

语言的使用是展示一个人和一个社会文明的极重要一环。在全世界无论是独裁还是民主国家都越来越放肆地胡言乱语的时代,只有日本仍小心翼翼地说著自己的敬语和谦语,仍唯恐冒犯他人地“暧昧”著。这是在全球左派越来越疯的时代,日本保守主义能一枝独秀的独特因素之一。所以,无论日语多麻烦,其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

——原载台湾《看》月刊2021年12月号

2021-12-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