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日本是中美台的榜样


胡适曾提出“全盘西化”,希望中国全方位学西方。但胡适没明白,西方有两个∶左派的西方和右派的西方,两种不同价值一直在争夺和撕裂著西方。到底应该学哪个?作为美国左翼哲学家杜威的弟子,胡适虽然没有明显左倾,却压根没弄明白西方左右派问题,他的全部文章都没有涉及这个话题。

今天,中国要借鉴西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探讨学哪个西方的问题。是要效仿西左?还是追随人类的传统价值?尤其是在左派意识形态肆虐美国、甚至要颠覆传统美利坚之际,哪个方向更应该是人类社会应有的状态?

其实榜样就在眼前,那就是日本!两年前在东京樱电视的一个讨论节目中,我提出中国应该首先成为日本(即学习日本),然后再成为美国。意思是,从文化传统、思维方式,中日都有更接近的地方,所以中国应该首先学习和借鉴日本。所谓“再成为美国”,就是要用已建立起来的日本式保守派传统价值,来防范美国左派意识形态的毒素传染给中国和台湾(事实上台湾已中“左毒”很深)。

看美国过去一年来“黑命贵”的打砸抢烧,甚至把用枪顶著孕妇肚子抢劫的毒品惯犯佛洛德树为“样板”、顶礼膜拜(连拜登、佩洛西们都下跪),就可知道美国已被左派糟践到什麽程度。拥有全世界最强大军队和员警的美国,为什麽对付不了街头暴乱、胡作非为的“黑命贵们”?就因为暴徒们得到从政坛到媒体等各路左派的默部B纵容,甚至金钱支持。

比打砸抢烧更严重的是,高科技大企业掌控的社交平台,几乎清一色都开始了控制美国的言论自由,尤其扼杀捍卫传统价值的言论。而美国从幼儿园到大学校园,早已开始了左倾意识形态洗脑教育。支撑伟大美国和西方文明根基的价值正被严重摧毁。

战后七十年,保守主义政党主导日本

纵观全球民主国家,除了曾遭共产蹂躏的东欧,几乎所有国家,尤其西欧,都在相当程度上被左倾脑毒感染。倾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初期阶段)的左倾政党不断拿到政权,一再把那些国家推向共产地狱方向。只有日本一枝独秀,左派势力一直被控制在狭小的政治空间,左派政党几乎没有上台机会。

从1955年保守派政党自民党成立到今天的66年中,日本左派政党掌权的时间只有六年,其它时间都是保守派政党胜选组阁。而在美国,从三十年代左派罗斯福执政以来,在参众两院左派民主党占多数席位的时间长,在白宫掌权的年头也超过保守派共和党。在全球最大民主国家(按人口)的印度,自1947年独立以来,左派掌权时间更是远远超过保守派。

这个简单对比就可看出日本是多麽与众不同。为什麽左派政治势力在日本无法春风得意?难道是他们太笨蛋、太无能?根本原因,日本是一个传统价值占主导的社会,绝大多数民众倾向保守派、倾向传统价值、倾向用常识常理思考(而不是左翼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哪个社会常识、常理占上风,哪个社会就是更趋向正常的社会,也会是保守派政治力量主导的健康社会。日本就是迄今为止最典型、最优秀的、在正向传统价值下运作的社会的榜样!

由于保守派占主导,日本就没有像印度那样,由左疯的尼赫鲁父女掌权长达32年,推行社会主义,把印度变成像毛的中国那种一穷二白的赤贫国家。日本从二战后就推崇和实施市场经济、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结果日本成为经济繁荣的大国,曾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也是排在美国中国之后的第三大)。日本人民的生活平稳,巨富和贫困两者各都只占5% 以下的极小部分,中产阶级是真正的中流砥柱。日本的保守派自民党之所以能长期掌权,就是看重常识常理的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选择和力挺结果。这是一个正向的回圈、健康的双向选择!

除了自由经济之外,日本的保守派力量选择了正确的外交国防之路∶与全世界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美国结盟,对付和防范专制中国和共产北韩,维持和保障亚太区域的安全。当然这并非一帆风顺,当时日本首相岸信介的官邸遭30万左派支持者包围,反对日本和美国签署《安保条约》,但坚定保守派的岸信介在官邸里喝著葡萄酒,胜似闲庭信步,绝不妥协后退。美日安保条约是日本安全和亚太稳定的保障。这条日美联盟的外交和军事之路,是战后日本保守派的睿智选择,也是对日本安全和繁荣的最大保障。

“菊花文化”的芬芳

在二战结束之际,美国学者Ruth Benedict应五角大楼之邀,写了一本介绍日本的著作《菊花与剑》,此书被视为研究日本的经典之作。该书主要观点是,日本是由两种价值和性格主导的∶菊花的温柔,刀剑的刚毅。但什麽时候是刀剑,什麽时候会是菊花?哪些人倾向菊花,哪些人崇拜刀剑?这本专著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审视日本社会,在民主制度下,没有狂热武士道式的军人掌权,绝大多数日本人更是菊花型的,也就是不具有对外侵略的特质;而是重秩序、道德、规范、礼仪,也就是常识常理。而且在民主制度下,日本人把“刀剑精神”融进敬业、专注、一丝不苟的工作之中。今天日本社会的“菊花与剑”仍在,但却成了礼貌和敬业的结合,最美的一种。所以日本历史上任职最长的安倍首相写了本题为《走向美丽之国》的书,就是指日本这种“菊花和刀剑”的美丽结合。

任何人到日本都能感觉到“菊花文化”∶日本的服务是世界一流的,独一无二。无论在商场,在拟],在酒店,在医院,在老人院等等等等,那种亲切、体贴、温柔、礼貌、极为尊重人的服务,让消费者真正感觉到“顾客是上帝”。

在日本人之间,很多传统更是散发“菊花文化”的芬芳∶日本人非常在意别人的感受,尽量不麻烦人家,即使送礼物,都会顾忌到不要给人负担,不要让人为了还礼而费心思、甚至烦恼。尽量不打扰别人、总是为对方著想,是了不起的文化,是更高的人性。前些年日本遭海啸地震灾难时,从电视画面,当事人回忆描述中,更看到日本人这种“菊花文化”之美∶即使在危难时刻,日本人仍是井然有序地排起长队在公共电话亭给家人报平安,没有喧哗,没有抱怨,更没有争先恐后的拥挤和冲突。那种优雅画面给人强烈震撼。这是日本的软实力,真正的实力——高度文明的实力!

日本人那种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文化,甚至体现在老人的独居和死亡上。近年有报导说,有些日本老人不与家人和朋友联系,自己独居一处,最后静静地死亡。日本有专门机构处理这种以自己方式“安乐死”的老人。他们有的留下点钱财,让有关机构处理自己后事,有的干脆就默默而去,“挥一挥手,不带有一片云彩”。这种方式就是尽量不给亲人、他人带来麻烦,也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同样体现“菊花”的另一面。

有中国学者批评说,日本人太牺牲自己的个性,服从社会和国家,是群体主义的恶果。其实不尽然,恰恰是日本菊花文化的这种遵守规矩的自律、关心他人感受的善意,谦恭待人的礼貌,才奠定和营造出日本这样一个秩序的、安全的(全球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祥和的社会。日本人的自律行为,不是牺牲自己的个性,而是克制自己的非理性冲动、收敛妨碍他人的不良举动、压抑内在的任何不法企图;这才成就了整个社会的秩序、法治、伦理道德的境地。

而在美国,尤其是去年“黑命贵”的打砸抢烧,就是彻底放纵自己的贪婪和野蛮;别说顾忌他人的感受,连他人的私有财产、甚至生命都随意践踏。日本人是克制自己,成全了整个社会;而黑命贵和美国左翼是放纵自己,践踏和摧毁人类传统价值。像目前美国左派热衷的变性、男女厕不分、吸毒合法化等等,在日本是根本行不通的,不仅因保守派长期执政,更因多数国民信奉保守(传统)主义价值,坚持常理和常识。所以日本人的这种自我克制不是扼杀个性,而是体现了人性和文明。

武士刀剑融化在民主制度下

“菊花与剑”文化中的刀剑,也就是武士道和军刀的刚毅、冷静、英勇等,在今天的民主日本则体现在(转化成)他们的守时、敬业、对工作的一丝不苟的负责精神等。日本人的守时世界闻名,连千帆竞发般急速运行的东京地铁,都能保持分秒不差的准时。日本人的敬业更是世界首屈一指!每个行业的人都兢兢业业,好像不是干一份活儿,而是在信奉和实践一种宗教,那份虔诚和认真,像服从命令的武士道勇士。

日本的干净更所有访客都赞不绝口的特色。这也可以说是“刀剑文化”的产物∶一丝不苟,一尘不染。大街小巷,甚至都没有垃圾桶,但却没有垃圾满地,而是干干净净!不仅仅是城市的门面之地,即使日本人家里,也是非常注重干净整洁。别说与中国相比,即使在富裕的美国,也永远是“中国城”最脏乱差,“小东京”最洁净、整齐、悦目。

无论民主政治、自由经济,还是菊花和刀剑文化的长处,日本都毫无疑问是中国的榜样,是台湾的榜样(台湾和日本有很大距离),而且也是美国及全球的榜样。当然,日本社会因为太注重秩序、稳健等,也带来不敢冒险、谨慎保守、因循守旧的一面。这需要另一篇文章论述。本文只简述日本值得借鉴和学习的一面。都说美国是“例外论”产物,现在由于左派的折腾,美国的独特性在遭到严重摧残,日本就成了硕果仅存的保守主义价值占主导的国家。其实,日本才是一个很例外的独特国家,其特色非常值得研究和学习。

——原载台湾《看》月刊2021年8月号

2021-08-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