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共产党之邪超想像


一生力挺中华民国、坚定反共的美国众议员周以德(Walter Judd)有句名言:“20世纪教给我们一件事:共产党永远是共产党;不能对它有幻想。”这位横贯世纪(1994年去世,享年96岁)的美国政治家一生反共,对共产党邪恶有深刻认知。在21世纪的今天,更可看出周以德的真知灼见,因中共建政后,在没有外来侵略的和平时期,竟导致八千万中国人死于迫害、枪杀和人为政策的大饥荒。现在,共产党不仅杀害中国人,甚至用病毒谋害世界,导致全球2亿人感染,400万人丧生!

虽然中共否认,但各种研究和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并且很可能是中共研制的生物武器。这从几个方面都可看出∶

第一,全球都在质问,为什麽疫情首发在中国武汉?答案很清楚∶因为中国唯一的最高等级(当然也是最毒的)病毒研究所就在武汉。中国有九百多万平方公里,30多个省市自治区,为什麽疫情在武汉爆发?这就像对地震要找“震源”一样,武汉病毒是疫情爆发地,全球没疑问,被称“武汉病毒”是事实命名。

第二,武毒所在武汉,就证明病毒是从它那出来的吗?至少有两个重要根据∶最早被发现疫情的武汉海鲜市场距离武毒所很近。以前就有中国病毒研究者把实验过的生物等又卖到宠物市场以图利、被抓获判刑,而且发生过多起。所以武汉海鲜市场最早发现的疫情,很可能就是武毒所 露到那里的。其次,据美国掌握的情报,早在2019年11月武汉病毒所就有三名研究人员感染,出现新冠病毒症状被送医,其中一人的妻子因此死亡。这更说明“毒源”就在武毒所!

第三,中共官方曾强调,病毒来自海鲜市场的蝙蝠。但该市场的蝙蝠数量很有限,而且中国其它地方也有很多蝙蝠,为什麽其它地方的蝙蝠没病毒,只有武汉的有?马来西亚人把蝙蝠作为美食,至今仍在吃,怎麽全世界其它有蝙蝠的地方都没事,偏偏武汉的蝙蝠就有病毒?因为武汉病毒所一直在大量收集和实验蝙蝠,该所主要研究员石正丽曾撰文讲解,怎样从蝙蝠研制出更容易空气中传播的病毒。她在2015年融资计划书中说,要研制适合人际传播的新病毒,理由是由此研发出“疫苗”。但制造这种威胁全人类的剧毒,一旦 露或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美国当时就有200多名科学家反对石正丽们研制动物病毒传给人(spillover potential),认为一旦发生外泄将造成人类大灾难。法国著名病毒专家、巴黎巴士德学院Simon Wain Hobson教授受访《法广》指出∶石正丽一直致力研究“给病毒基因增加新的gong能使它能够直接感染人体细胞,或者使病毒能够直接通过空气传染”,说是要用它研出疫苗,但这是“疯狂的研究,让人类冒著不必要的风险,所以我当初就十分反对。”

第四,国际上很多科学家都指出,新冠病毒不可能是来自动物的自然演变,因这需要经过很多年的蜕变,而新冠病毒的迅速出现和剧毒,显示它是人工产物。这里最重要的证据是,早在疫情大爆发之前,武毒所的石正丽们就宣布已成gong研发出“疫苗”。没有病毒,哪来的疫苗?这个顺序本身更说明,他们先制造出“病毒”,然后又发展出疫苗,毒源就在中国武汉!

第五,武汉病毒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最高等级(毒性最强)的研究机构,它不隶属武汉,也不归湖北省管辖,而是中国科学院的下属,被称为军方研究基地。国际上很多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中共研制的生物武器。疫情爆发后,中共往武汉病毒所派去“调查组”,组长不是普通科学家,而是中共生物武器专家、解放军少将陈薇。如果武毒所不是研究生物武器的,为什麽要派去“生物武器专家”?如果武毒所不是军方机构,为什麽要派“解放军少将”去?这是清楚的不打自招∶武毒所就是中共军方机构,新冠病毒就是生物武器!否则完全没必要事先人工制造剧毒。

第六,以中共统领全国的独裁体制,又适逢疫情严重态势,陈薇少将率领的调查组进驻武毒所之后,应该在十天半月内就有大致结果,可从进驻至今已一年半,什麽调查结果也没公布。 从基本常识逻辑推断,这不是去调查,而是去毁灭证据!如果“毒源”不是武毒所,陈薇调查组应会第一时间昭告天下,武毒所没有问题,它是安全的;而且它也不是解放军生物武器机构。但这一切都没发生,也是不打自招∶问题就出在武毒所,上级是军方,更上级是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他们是最根本的毒源!

第七,虽然中共否认武毒所是“毒源”,并咬定新冠病毒来自动物,但国际知名生物学家、病毒专家等,通过研究发现了它的人工痕迹。正如罪犯作案会留下指纹,国际专家对病毒样本研究后发现,有对蝙蝠病毒人工改造留下的“指纹”。发现这种“指纹”的专家来自很多国家,从常识来说,科学家们不可能生活在不同国家、针对同一个事情、不约而同地同时撒谎编造,最可能的是“英雄所见略同”,同时发现问题所在。就我有限的阅读,就看到有下列各国科学家倾向”新冠病毒是人工产物”∶

1,美国《生化武器反恐法》起草人Francis Boyle教授;
2,美国匹兹堡大学生物信息学James Lyons-Weiler教授;
3,法国诺奖得主、病毒专家Luc Montagnier教授;
4,法国生物数学家Jean-Claude Perrez(与Luc教授合作);
5,德国汉堡大学知名奈米物理学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
6,俄国顶尖微生物学家Peter Chumakov教授;
7,中国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发表多份重量级研究报告);
8,拥有87项美国专利的世界著名科学家Steven Quay博士;
9,英国伦敦圣乔治大学肿瘤学Angus Dalgleish教授;
10,挪威病毒学家Birger S rensen博士┅┅

上述英国和挪威两位专家经一年多联手研究后发表报告指出,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实验室制造的。他们研究疫苗时在新冠病毒中发现了“人工痕迹”,该痕迹只能在实验室操作产生。他们特别指出,实验室想通过基因的“逆向工程”掩盖痕迹,使病毒看起来像是从蝙蝠身上演化而来。

川普政府时的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Robert Redfield最近接受CNN采访时说,他现已不担任官职,可自由发表看法了。他认为病毒不可能是由蝙蝠传到人的,因如是动物的,病原体需很长时间演化,也绝不会如此剧毒。他的结论∶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的,来自武汉实验室。

《华尔街日报》最近报导说,美国知名的设计核子武器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LNL)的情报部门去年5月完成了一份机密报告,结论是∶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

前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长Scott Gottlieb最近证实∶在中国爆发的6次萨斯病毒都是实验室外泄。由此可推断,不仅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之前爆发的萨斯病毒很可能也是。常理是,萨斯怎麽都在中国爆发?那些动物生物仍在,为什麽不再有萨斯了?对萨斯病毒外 ,连中共《人民日报》都报导过,发生在北京和安徽的两个病毒研究所。

通过上面挂一漏万的举证,人们更佩服美国反共议员周以德的名言,决不能相信共产党!人们能相信的是,共产党的邪恶和作孽程度,总是超出人们的想像!善良的中国人,尤其是被洗脑欺骗的国人,总是低估或不愿相信共产党有那麽邪恶。就像不少中国人至今不相信中共活摘法轮gong学员的器官(抱歉本网因技术问题无法显示“工力”字,所以用拼音代替)。多年前我就写过“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八大嫌疑”、“法轮gong学员被摘器官是真的吗?”等专文,痛批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现在,中共不仅继续在非法摘取器官,更用病毒蔓延世界,摧毁全球经济、威胁人类生活、更剥夺无数人的生命!

这样一个有史以来人类最大的邪恶力量不被结束,不仅是中国人,也是整体人类的耻辱!这次病毒袭击,全世界所有国家都被摧残,全球70亿人都遭折磨威胁,甚至几百万人被夺去生命,中共的邪恶更赤裸裸地展露。中共这个最大的人类病毒不摘除,新冠旧冠、各种人工病毒还会出现,思想病毒更会蔓延。所以淫除共产党,是中国人,也是人类的基本目标!

——原载台湾《看》杂志2021年7月号

2021-07-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