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大江健三郎的左派盲目症

曹长青

911事件之後,有几个世界知名左派作家发表言论批评美国以军事手段反恐怖主义。像德国的格拉斯,英国的拉什迪,美国的苏姗.桑塔格等。11月27日,日本的大江健三郎又在法国《世界报》发表谈话,为这个日益减弱的合唱增加了一个分贝。

格拉斯的反美言论在德国遭到很多知识份子的批评,他那本赞美共产东德有理想主义的小说,曾被称为德国文学评论界教父的赖西拉尼奇(Marcel Reich-Ranicki)当众撕毁,认为该书无论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是次品。拉什迪後来撰文支持美国反恐,态度有所转变。

桑塔格在《纽约人》(New Yorker)杂志上发表言论,把恐怖份子炸世贸大厦的性质和美军当年轰炸伊拉克等同,并说那些用自己的生命去杀死别人生命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胆小鬼。该刊主编说,他们收到一百多封读者的抗议信,该杂志从没有就一篇文章收到过那麽多抗议信。而美国专栏作家批评桑塔格的文章,仅我本人已看到好几篇,《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知名评论家查尔斯.克劳萨莫(Charles Krauthammer)批评桑塔格的文章题目就是“道德迟钝的声音”(Voices of Moral Obtuseness)。《华盛顿时报》的专栏作家林博(David Limbaugh)则痛斥说,如果没有强大美国的保护,桑塔格和她的那些左派同志们躲在象牙塔里随便说疯话的自由早就会没有了。《纽约时报》也报道说收到众多关於桑塔格言论的争论文章。

大江健三郎的看法也是沿著这种左派轨道,尤其是他的两个主要观点:一是认为美国军事打击塔列班和拉登,是“一场可疑的战争”,“这场战争未能避免阿富汗人民的痛苦并使这个国家陷於混乱”;二是911後美国应“承认失败”,反省自己;军事反恐会招来第二波、第三波恐怖袭击。

如果在对阿战争打响前,大江健三郎这样说还有情可原,可以算一种预测,虽然缺乏逻辑和常识。但现在塔列班已溃不成军,丢掉了所有地盘,对阿战争基本打赢,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平民伤亡(仅有的一点所谓平民伤亡是塔列班自己宣称的,迄今没有任何独立机构确认,而塔列班政权一向撒谎则是公认的)。今天,阿富汗平民百姓涌上街头,欢呼塔列班被击败。男人们著急地剃掉被塔列班强迫留的子,女性们摘掉面罩、露出容貌,孩子们蜂拥向五年不被允许看的电影和电视┅┅今天,阿富汗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筹备新的政府,在这个政府中不仅各方政治力量都会有所体现,而且一直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女性也将占有比例。

面对这样的现实,大江健三郎还有什麽根据说这是“可疑的战争”? 更哪有理由说“未能避免阿富汗人民的痛苦并使这个国家陷於混乱”?这不是睁眼颠倒黑白吗!难道大江希望见到阿富汗人民继续被那个把大佛像都砸了的塔列班政权统治、继续生活在中世纪般的野蛮状态中吗?

如果说大江健三郎和他的左派同志们能够拿出一种替代(对阿战争)的方案,也算有点智慧。而拿不出任何可行办法,又要反对文明社会采取军事行动,这就是在这次反恐中左派头脑混乱的典型表现之一。

左派的典型表现之二是恐惧,恐惧西方世界用军事力量打击恐怖份子会导致更多的恐怖主义事件。这就是大江健三郎所说的美国军事反恐会招惹来第二和第三波恐怖袭击。

按大江健三郎的说法,911後美国就应该“承认失败”(承认什麽失败?),反省自己,而不是用军事打击恐怖主义,那麽恐怖份子就会从此偃旗息鼓,再不从事恐怖袭击了。这世界上的哪种恐怖主义、哪种邪恶是靠善良人们的迁就、妥协而消失的?

按照大江健三郎的逻辑,只要拿起武器反抗,就是以“恐怖”对“恐怖”,就是以“邪恶”对“邪恶”,最终只能带来更大的危险。所以为了避免“更大的危险”,为了证明我们是文明人,就不可以采取任何军事行动。那麽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後,美国就应该“承认失败” 反省当时美国杯葛日本石油进口的“错误”,而不是去反击日本侵略者。结果会是什麽呢?日本帝国可能会把它的太阳旗插遍亚洲所有的土地,会有更多中国人、韩国人、其他亚洲人,还有日本人自己被杀害。

事实是,美国不仅使用了大江最反对的“武力”,甚至使用了大江多年来一直抨击、控诉的核武器。结果不仅没有“造成更大的危险”,而是日本帝国被打败,亚洲获得解放。美国用核武器迫使日本投降,不仅使亚洲其他国家平民死亡大幅减少,同时日本军人和平民伤亡也远比不使用核武器而少(具体数字我在“为了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一文中有详细引述)。日本也从此由军国主义转型成一个民主的国家。

作为日本人,大江健三郎强烈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对亚洲的侵略十分值得称赞,但他同时又抗议美国使用核武器,甚至抗议军事手段,那麽大江到底能有什麽高明的手段摧毁日本军国呢?完全没有!作为德国人,格拉斯强烈谴责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同样值得称赞,但他同时却赞美东德的社会主义理想,谴责西德的资本主义,反对东西德统一。他难道没有看到共产主义和法西斯同样残酷吗?但左派们的逻辑从来都是这麽混乱。

今天美国军事打击阿富汗和二战时军事打击日本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正义的战争,它给人民带来的不是“更大的危险”,而是自由,是一个和平而民主的前景——战後50年来日本的现实不就是这样吗?

大江健三郎、格拉斯、桑塔格等左派作家们最主要的错误在於,在所谓“和平主义”的高调下,一概地反对任何战争,从而混淆了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性质区别。这只能宽容、纵容以至保护邪恶;最後的结果只能是善良的人们为此遭受更大的灾难,付出更大的代价。

2001年11月28日於纽约

2004-01-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