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蔡英文丢尽了民主台湾的脸


民进党中执会,蔡英文们又是临时改规则,很多乡亲担忧,蔡英文会不会把赖清德做掉。从蔡英文以往打击新闻自由的做法来看,她什麽事都可能干得出来。之前政论家金恒炜先生在这个节目上讲过,蔡英文居然胆大包天,曾经给自由时报老板打电话,要他们关掉金恒炜的专栏。蔡英文也曾经给自由时报高层打电话干预我的专栏。我给自由写了多年专栏,所以停掉,也跟蔡英文干预有直接关系。

专栏作家是做什麽的,就是监督、批评权力者的。我写了很多文章批评权力者,当然最多的是批评共产党的权力者,我也写了很多批评国民党权力者的,马英九等人。美国的专栏作家,几乎每天都在批评掌权者、批评政府官员,这是评论家的责任。

可是,我批评其他人都没事,批评蔡英文就有事了。台湾的权力者,我批评过很多,刚才提到,我批马英九最多,而且除了批评他的政治作为,我还写过一万多字的长文,探讨马英九和金溥聪是不是同性恋关系的问题。我发表那篇文章时,马英九是总统,金溥聪是国民党秘书长,是台湾当时最有权势的两个人。而且金溥聪在台湾告了很多人,好几个官司他都赢了。但是金溥聪没有告我,马英九也没有打压我的专栏,也没有提告。有人可能说,你在美国,他们怎麽打官司,但是我去过多次台湾,美国作家葛特曼到台湾,不是被柯文哲告到法院,被法庭叫去问话很多小时吗?但是马英九、金溥聪没有告我。另外,我的文章是发表在台湾的杂,是金恒炜先生主编的《当代》杂志,马英九和金溥聪也没有告这个杂志。我不是说他们有雅量,而是说这个事实。在这一点上,蔡英文都不如马英九,对新闻媒体,蔡英文真是比马英九更手毒,她居然就敢直接跟报社打电话,要关掉批评她的作者的专栏,等於是要求封嘴,不让你再发表文章,你说蔡英文是不是不如马英九?

对绿营领导人,我当然不只批评过蔡英文,作为一个专栏作家的职责、一个知识份子的定位、角色,我批过很多绿营领导人。例如我曾经很严厉地批评过李登辉前总统。我曾写过多篇推崇李前总统推动台湾民主的文章,跟李总统本人也有过多次采访、交谈。但对李前总统在红杉军倒扁期间的言行,我写过好多篇专栏文章批评,甚至还专门做过视频节目严厉批评。但是李登辉总统没有给自由时报打电话干预我的专栏,从来没有打压过。要知道,自由时报老板林荣三是非常支持李前总统的,在台湾首次总统直选时,自由时报老板是支持李登辉的,他没有支持民进党的候选人彭明敏。所以,如果李登辉给自由时报老板打个电话,说不定就可能有什麽作用。但李前总统没有这样做,没有因为我毫不客气地批评了他就打击报复。他起码有这个胸怀。
金恒炜先生也跟我说过,他也严厉批评过李前总统,但李前总统也从没有打压过他。还有,在两年多前绿营媒体人汪笨湖先生去世的时候,我和金恒炜、彭文正编辑了一本纪念文集,我在文集後记中也批评了李前总统对曾经力挺他的汪笨湖没说一句悼念的话,不够情义。後来喜乐岛联盟在高雄开成立大会,李总统出席了,我见到他,他没有表现出不满,也没有回避我,还相互寒暄了几句。如果是蔡英文,一定是拒绝见面,更别说寒暄了。

再一个我批评过的权力人物是陈水扁,那是他当总统的时候,我在自由时报写专栏,他刚上台我就批评他的四不一没有,批评过很多篇。陈总统也没有给自由时报打电话,更从来没有利用他的总统行政权力打压我的批评。

再一个我批评过的掌权人物是吕秀莲副总统,也是在她当政的时候。我在自由时报写了好几篇批她的文章,甚至借用香港作家陶杰的话,嘲讽吕副总统的穿戴打扮。吕副总统很生气,但她没有给自由时报打过电话,她当时作为副总统,也没有打压我的专栏。她的做法是,自己写文章,发在自由时报上,反驳我。这才是正常的言论对言论。

去年夏天,为了喜乐岛联盟的事,朋友安排我跟吕副总统见面聊聊。她一见到我就说,你骂过我。但吕副总统也是心胸宽广,去年那次见面,吕副总统跟我还谈得相当愉快,她还邀请我到她在林口的住处看她的博物馆,就在民视对面,看她收藏她的各种资料等,很像美国的总统纪念馆,其中给我强烈影响的是,她在被国民党关押在绿岛期间,自己手工织毛衣,有几件挂在她的博物馆。看到那些衣服,我很感慨,吕秀莲等民主先贤,为台湾付出很多牺牲。我骂过吕秀莲,骂得很不客气,她不仅没有报复我,还邀请我去参观她的博物馆,很有胸怀。

大家看看,我痛斥过的国民党总统马英九、国民党秘书长金溥聪,都没有找我麻烦。我严厉批评过的李登辉前总统、陈水扁当任总统,吕秀莲当任副总统,他们都没有打击报复,更没电话给报社给媒体,更没想关掉你的专栏,把你封嘴。只有蔡英文,她给自由时报打电话,要关掉金恒炜的专栏,打压我的专栏。

更严重的是,政经看民视这个节目被关掉,跟蔡英文有直接关系。蔡英文是自蒋经国以来,台湾最没有民主胸怀的领导人。说句更可怕的,蔡英文打压媒体、打压新闻自由是多麽严重的事情,可能连懂都不懂。如果懂,她还敢一再这麽做,那就是台湾人民瞎了眼,用民主方式选出个独裁者心态的人。

更无法想像的是,蔡英文的做法,甚至连独裁者都不如了。我当年在中国南方办《深圳青年报》,我们报纸因发表了劝邓小平退休的文章,报社是被关闭了,但共产党都没有像台湾民视关掉【政经】这麽粗暴。中共中央宣传部派到报社的官员还跟我们一起像哥们一样喝酒,只是被迫执行上面的指示而已,哪像蔡英文的官宦、侍从们那麽狠毒、那麽没有廉耻?蔡英文们真是丢尽了民主台湾的脸!

对这样一个蔡英文,她如果用手段做掉赖清德是毫不奇怪的。但是,她做掉赖清德,就等於做掉了她自己,她不仅2020一定选不上,会惨败,而且会历史留下恶名。民进党也会毁在蔡英文这种打压新闻自由、心胸狭窄,不择手段,践踏民主程序的政客手里。这是民进党的悲哀,更是台湾的不幸。

2019年5月《政经关不了》评论

2019-05-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