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西方的Man与Men之争


美国是世界唯一超强,又是自由世界旗手。美国哪个党执政,被哪种政策主导,不仅事关内政外交,也影响整个世界。虽然距明年11月大选投票还有一年半,但美国两党都已投入选战,要争夺世界最有权力的白宫,更是争理念、争政策主导权。这次美国大选,将比以往的选举更强烈体现西方的左右派之争。

所谓左右派,从宏观历史角度,实质可视为Man与Men之争。两词只有中间一字母(a与e)之别,代表的却是人类的两种想法、两条道路,最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一条带来的是宪政民主制度和繁荣经济,另一条带来的是独裁暴政和赤贫落後。

Man和Men的价值不同,可从近代两场重要革命及结果看出∶1776年的美国革命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美国革命结束了英国殖民统治,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法国大革命推翻路易王朝,建立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史家之所以把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称为「姐妹革命」,因两场革命前後距离仅13年,且都发表人权宣言,主张自由平等民主等,似乎理念一致。

法国革命是断头台 美国革命是宪政

但两场革命的结果却截然不同∶美国革命,建立的是宪政民主;至今240多年,政局稳定,强大繁荣。法国大革命,带来的却是断头台的恐怖统治,大革命高潮的1793年就有17,000人被送上断头台,最後是拿破仑称帝,动荡了百年。

为甚麽会有这麽不同的结果?秘密就在Man与Men的不同∶单数的man是指重视个人自由、个人权利,也就是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复数的men是强调群体、多数,即以人民的名义推行集体主义(collectivism)。

美国选择的是man的价值;法国走的是men的道路。

美国的man价值,可从其立国之本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看出。独立宣言强调人有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大权利是与生俱来的、天赋的,神圣不可侵犯。它是指个人(man)的权利,不是集体(men)和政府,更不是国家的权力。美国宪法把《独立宣言》这三大个人权利法律化,其主要精神是两句话∶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

美国整体制度设计是∶防范多数暴政和以多数名义侵害剥夺个体自由,最大限度地保护个人权利。

美国《独立宣言》通篇都没有提到「民主」,更没有「建立强大美国」等字样。这绝非疏忽,而是刻意防范以「民主」之名剥夺个人权利,更是避免国家主义。也就是早在法国大革命发生之前十多年,美国先贤们就智慧地认知到,必须避免法国大革命那种以人民(men多数人)的名义进行的暴民政治和断头台!

今天,美国成为全世界唯一超强,不是因其幅员辽阔(美国面积不是世界第一),也不是资源丰富,更不是人口众多(美国人口不到中国、印度的四分之一),而是因为美国坚持实行其《独立宣言》和《宪法》的基本原则,以Man为主体,视个人权利至上。两百多年来,尤其是在过去这一个世纪,推崇集体主义价值的左倾势力,不断试图把美国拖向偏离独立宣言和宪法精神的轨道,但以中产阶级为中流砥柱的美国人民,顽强地维护著美国立国之本的传统价值。所以迄今为止,美国仍是全球最保护个人权利的国家。

与美国相反,法国大革命虽也发表《人权宣言》,提出「自由、平等、博爱」等,但其指导原则是一切以「人民意志」为准,也就是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的法国大革命时期政治家)们视为精神导师的卢梭提出的「公意」(General will)。卢梭提出∶「民主社会应该拥有一个公意,相当於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如果说在美国是个人权利至上,在法国则是「公意至上」。在这个人民共同意志的「公意」面前,个人、个人权利都是第二位的,甚至可踩在脚下。法国革命者在强调公意的同时,把「统一」(国土统一;想法统一)也提到至高无上地位。当时罗伯斯庇尔们甚至把「国家统一」绝对到这种程度∶「我宁愿让2,500万法国人死去10万次,也不让一个人毁灭『统一而不可分割的共和国』一次。」

多可怕的思维!问题是,甚麽是公意?谁决定公意?谁代表公意?法国大革命展示的是,谁掌握了权力,谁就决定甚麽是公意。然後就可用「公意」之名,任意把人送上断头台,包括大革命的主要领导人罗伯斯庇尔本人也没逃过这个命运。

美国革命的成果是建立了宪政民主制度。所谓宪政,就是重视法治、保护个体权利为核心,非常强调程序正义(注重程序和规则),尤其是保护少数人的权利;给政治反对派空间,并把反对派的存在视为民主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像法国大革命那样,把任何反对派声音都作为「反动派」而扼杀,甚至送上断头台。

共产革命和纳粹都是左派思路

法国大革命的升级版,就是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毛泽东的共产革命。他们把法国大革命的以人民名义(公意)进行恐怖统治发挥到极致,用古拉格、劳改营等窒息和埋葬了所有政治反对派,以人民名义(公意)剥夺了个人财产(土地国有化),用计画经济和计画政治,把所有人都圈进《动物农场》和《一九八四》的铁幕。

区分左右派的重要标准,是怎样对待个人权利。用这个价值来衡量,希特勒的纳粹德国也不是所谓极右派,其本质是极左派。Nazi(纳粹)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字母缩写,它强调的是国家主义(典型的集体主义)、政府垄断、照顾工人和弱者、公众利益至上等;这与罗伯斯庇尔的法国大革命思路、列宁的为劳苦大众谋福利的苏维埃等,都在一个思维轨道。

纳粹轴心国之一的义大利,在同样推崇社会主义的墨索里尼领导下,也是实行非常左倾的政府包揽政策和国家主义。墨索里尼尤其迷恋社会主义;这个喜欢点文学的独裁者对社会主义有过不少歌颂的论述,其思路和口气,如果不看署名,会误以为是当今西方左派政府领袖的讲话。

美国思想家安兰德(Ayn Rand)60年代在波士顿的一场演讲中,列出这样的字句∶「我们要求政府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为公民提供就业和谋生的充足机会。┅┅个人的活动不得与集体的利益相冲突。」「我们要求分享企业的利润。我们要求给予老年人更多的照顾。给有天分的穷人孩子更多教育经费。」

安兰德问在场的美国听众,这是谁说的话?很多人回答,应该是(当时执政)民主党总统甘乃迪。结果这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通过的政治纲领。

在场的美国听众之所以误判,因为甘乃迪等左派民主党就是同样的思路∶公众利益高於个人利益。甘乃迪的名言是∶「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甚麽,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甚麽。」这个问句就是国家利益至上,而不是个体权利。希特勒的助手、纳粹宣传的理论设计师戈培尔曾说,纳粹主义的最高原则是「公共利益高於个人利益」。

2009年美国出版一本独特的书《自由派法西斯主义∶美国左派的秘密历史,从墨索里尼到政治的变化》(Liberal Fascism: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Left, From Mussolini to the Politics of Change),该书把美国左派和希特勒、墨索里尼等纳粹连到一起,提出美国的自由派,实质上是一种法西斯主义,因为两者都崇拜国家主义,都向往社会主义,都要通过政府力量来主导人类生活。

文明是个人从集体解放出来的过程

写出《巨人耸耸肩》和《源泉》等哲学小说、推崇和传播个人权利理念的安兰德一生痛斥共产主义和法西斯纳粹,指出他们极权主义的核心理论是集体主义。同时安兰德也一生与西方左派战斗,指出他们热衷推行的是「善意的集权主义」、次级集权主义(quasi-totalitarian)。即以好的出发点,但最後都是剥夺个人权利。今天西方左派在对待私有财产、个人权利上,仍是「公意」决定一切的卢梭倾向;也就是用「公共利益、人民利益」等为理由,剥夺个体权利,通过高税收抢夺私人财产,然後财富二次分配。

指出社会主义是《通向奴役之路》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海耶克在其专著《自由秩序原理》中,把高税收(包括累进税制)描述为「一种温和的抢劫方式」。因为高税收是强制的,不缴税可能坐牢。

对於高税收,安兰德在〈建造纪念碑的人们〉(The Monument Builders)一文中精辟地指出,「任何人声称『有权』对其他人创造的财富进行『再分配』,他都是在声称自己『有权』把人类当作奴隶来对待。」这位当年从红色苏联逃到美国的杰出思想家说,「社会主义的核心特徵是否认个人的财产权。」那些用各种公众利益的名义要剥夺你财产的人,就是要剥夺你的人权。因为「不存在对於人权和财产权的两分法。没有财产权就不可能有人权。」

今天西方左派,包括美国的民主党等,就是用平等的名义(法国大革命最热衷的口号是平等),剥夺勤劳致富者的财产和个人权利。按安兰德的理论和逻辑,丧失私人财产权,就是没有了人权。

与左派相对立的右派,其哲学的根本点是美国宪法确定的「个人权利至上」。基本理念是信奉资本主义,强调「自由」和「竞争」,推行减税(让人民拥有、支配自己的财富)、小政府(政府只是保护人民安全的「守夜人」,规模越小越好)、低福利(尽量控制福利,以避免养懒汉)、市场经济(自由竞争、优胜劣败,而不是平分财富)等政策。

从根本上来看,西方的左右派之争,就是man和men的理念之争。这种较量和搏斗不仅有长久的历史,而且目前完全看不到结束的曙光。也许这是人类的宿命,也可称为文明建立的过程。

安兰德在她的《源泉》一书中把文明定义为∶个人(man)从集体(men)解放出来的过程(Civilization is the process of setting man free from men.)。

——原载台湾《看》杂2019年7月号

2019-10-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