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从瑞士新加坡看台湾独立——在美西台湾人夏令营的演讲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台湾的朋友,大家早安,大家好!很高兴来参加美西夏令营,几年前我到西雅图演讲过,故地重游,见到很多老朋友,很高兴!

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台湾的局势、台湾的前途。尤其太阳花学运发生之後,大家更关心,到底台湾的太阳升起,照亮台湾,还是太阳落山,台湾回归原样。台湾的前途是光明的,还是暗淡的?

我觉得从外部的角度,国际的角度,世界上有两个国家,给台湾的前途、台湾人要追求的理想目标,提供了重要启示。

一个国家就是瑞士。我知道,不少台湾人希望台湾成为东方的瑞士,那种中立、独立、富有而和平的国家。这个愿望当然是美丽的,但你知道为什麽瑞士能做到这一点吗?你想过瑞士是怎样做到的吗?

2009年夏天,我曾到瑞士参加《国际藏汉会议》,目睹那个美丽和平的国家,她的历史更使我惊讶,我为此写过几篇文章。其中特别谈到瑞士的人口组成∶74%是德国人,20%法国人,5%意大利人,1%罗曼人(古罗马人)。一个国家四分之三是德国人或後裔,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攻城掠地,占领扩张,简直要霸占全球,在这种时刻,为什麽瑞士的占绝对多数的德国人,不主张跟德国统一,或者说回归祖国呢?为什麽?

那个时候,纳粹德国不仅吞并了奥地利,又兼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苏台德区,就像今天普京的俄国兼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一样。纳粹的坦克军团进攻法国英国甚至非洲,要建立大德意志帝国。那个时候,小小的瑞士,只要那里的占到四分之三多数的德国人要求跟德国统一,希特勒稍微表示一下「顺应民意」,那瑞士就成为德国的一个飞地,一个省了。

当时的德国可谓不可一世,无论军事还是经济上都是世界强国,瑞士成为德国的一部分,就是成为强盛的一部分,成为崛起的一部分,成为大国的一部分。瑞士的小,就变成了大,成为强大的一部分。在瑞士的占绝对多数的德国後裔,怎麽就不看到这一点呢?他们怎麽就不要求统一,回归Motherland(母国)呢?

当时的瑞士,完全没有这种声音,所以希特勒才无法找借口吞并瑞士。反而瑞士表示我们中立,等於是不站在德国那一边,由此保住自己国家的生存。我一直在思考,当时瑞士的德国後裔,那些德国人为什麽不这样做?他们中间为什麽没有马英九,没有吴伯雄,没有金溥聪,没有李敖邱毅和陈文茜们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瑞士的德国人也好,那里的法国人意大利人也好,有一种很强大的心理,这种心理来自在西方尤其是美国最常强调的一个词∶individualism,个体主义。这种个体主义的人生哲学,这种个体主义的价值理念,导致他们心灵强大,心理独立。这种心理强大、心灵独立的人,不需要靠群体壮胆,不需要靠多数撑腰,不需要依赖其它什麽祖国呵、强国呵,来增加自己的分量。他们相信自己,依赖自己,有自信。

所以在瑞士的四分之三德国人,20%法国人,5%的意大利人,他们视自己是「瑞士人」。他们不依附什麽德国法国意大利,他们依靠的是自己,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理念,独立的心灵。由此,才缔造了最初的瑞士,又在战乱中保住了自己的独立主权。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把自己当作瑞士人,并为自己是瑞士人而骄傲,而理直气壮地存在,而顶天立地地站立,所以瑞士国很小,但做瑞士人他们很自豪。

另外一个原因是,据我的观察,主要由移民组成的国家,反而会有很强烈的命运共同感,会更倾向独立,而不喜欢统一。像瑞士,全是移民组成的,有很强的独立意识。因为大家都是移民,同舟共济,是共同命运体。我认为,这也是瑞士人不愿成为德国一部分的原因之一。

这一点我们在座的各位可能更清楚。美国也是一个移民国家,当初建国的时候,除了很少的土著印第安人,其他全部都是外来的,从英国德国法国等欧洲来的,其中英国人占到四分之三。那麽在美国从英国独立出来的时候,四分之三的英国人和英国後裔,怎麽不强调统一,认同祖国呀、伦敦什麽的,而且英国叫大英帝国,可是比今天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强大多了,那是全球唯一的超强。但那些居住在美国的英国人为什麽就要脱离那麽一个强大的英国母国呢?

我想原因跟瑞士可能相同,也因为是移民构成,大家形成一种命运共同体,所以更容易倾向独立,建立新国家。就是我刚才强调的,有一种新的文化,就是个体主义文化,有独立人格和尊严意识。

移民相对来说是比较勇敢、有冒险精神的,也就是胆大的。因为你背井离乡,敢到另外一个国家开始新的生活,那是有风险的。美国独立的时候,那时候哪有飞机呀,从伦敦坐船到纽约,要坐多少天?今天从伦敦到纽约,坐飞机是7小时。当时从伦敦到纽约坐船要多少时间你们知道吗?70个小时?7天?都不对。是70天到90天,10到13个星期!朋友们,是三个月呵!春夏秋冬,等於坐一个季节,一个季度!

而且,那时候哪有冰箱啊,食物很困难储存,很多都腐烂掉,再加上医疗落後等,很多人都死在来美国的船上。大家都知道那个对美国独立做出重大贡献的英国人潘恩吧,他当年写了一本重要的书叫《常识》,提出美国从英国独立出来是人民的选择权利,是常识。

1774年11月,也就是美国发表《独立宣言》之前一年半,潘恩从伦敦坐船首次来美国,到了美国海岸的时候,是用毯子裹著抬下来的,他在船上感染了热病,奄奄一息。最後治疗了六个星期才活过来。跟他同船的好几位乘客都死在了旅途之中。

即使到了20世纪初,中国辛亥革命的前一年,1910年,中国的著名学者胡适来美国留学,从上海坐船到旧金山,用了25天,差不多一个月!我强调这些,是说当年到海外,很不容易。所以一个新兴的移民国家,它的人民多是有强烈的求新、创新和冒险精神,有比较强大的心灵,这跟一个国家的独立有相当的心理关系。

台湾最早的移民也是这样,台湾前文建会副主委、作家吴锦发曾演讲提到,当年从福建到台湾的移民几乎都是冒险家,因为有90海哩的海峡,当年科学落後,无法预测天气,风浪雷雨等等,结果是十船九沉,十条船多达九条淹没在大海里。这是多高的比例,但还是有不怕死的,渡海到台湾。所以早期的台湾,除了很少当地的原住民之外,其他都是外来的,都是胆大的、不怕死的,有独立而强大心灵的。可惜的是,经过後来的清朝尤其日本人统治,再加上蒋介石政权的独裁高压、文化腐蚀,最後勇敢的台湾人都变质了,变成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另一种人。

所以今天,你跟我说,台湾怎麽才能站立起来?我觉得重要的也是根本的要改变文化,改变心理,改变心灵。瑞士的经验清楚地启示人们,最重要的是要有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这种价值理念。这种文化,这种理念在台湾占了上风,才会有强大的心灵,独立的人格,就不会再寻求跟哪个国家统一呀,回归呀,什麽一国两制一国八制的,而是建成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有人说,有什麽样的人民就有什麽样的政府,其实也是有什麽样的人民就有什麽样的国家!

比如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大国,不仅是两种制度,民主和专制,冻蒜和清算,更是两种文化,两种价值,两种人格。所谓「两种」,最根本区别在哪里?就在刚才我提到的「个体主义」上。美国是最强调「个体主义」的国家,强调个人自由尊严至上,重视个体权利。国家是什麽?国家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保护个体的自由、尊严和权利。当一个国家,无论它是祖国也好,强国也好,只要不能保护个体的自由、尊严和权利,就应该抛弃它。当年英国对美国是殖民和高税收的欺压,所以美国人民奋起反抗要独立。今天对岸中国,连自己的国民都镇压,那里的人民根本没有自由、尊严和权利可谈。台湾人民当然有权、当然应该甩开那种国家。

刚才我谈到台湾可借鉴的一个国家是瑞士,另一个可以给台湾启示的国家比瑞士还小,是新加坡。当然有些台湾朋友对李光耀家族政府很不满,因为他们曾谄媚北京,在联合国发言欺负台湾。但是抛开这些,新加坡能保住自己的独立国家主权地位,对台湾是很有借鉴意义的。

瑞士的国土跟台湾差不多,是四万平方公里。新加坡就更小了,才716平方公里,不要说上万,连上千都不到。新加坡的领土是台湾三万多平方公里的50分之一。

新加坡可谓弹丸之地,不是更容易被它国吞并吗?尤其新加坡的540万人口中,75%是华人,这跟瑞士的德国後裔的比例四分之三是一样的。而且新加坡独立建国的时间点又不是很好。你们知道新加坡什麽时候独立的吗?你们知道彭明敏先生等三人发表《台湾人自救宣言》是哪一年?对,是1964年,今年正好是50周年。新加坡是在彭明敏等人发表《台湾人自救宣言》的第二年1965年才独立、成为新国家的。是在彭明敏的自救宣言发表一年零一天之後的1965年9月21日加入联合国的。是很近的事,很新的国家。

我为什麽刚才说新加坡独立的时机不是很好,因为新加坡独立的第二年,1966年,中国就爆发文化大革命,对内疯狂批斗,对外输出革命。那个时候,毛泽东周恩来们,想把华人占多数的新加坡变成东南亚的古巴,成为红色中国的势力范围。中共直接指挥马来西亚的共产党,渗透新加坡,进行革命煽动。刚刚独立的新加坡,面临危机。

在这种局势下,新加坡的李光耀们,采取了三大措施,来抵抗中国的统战和革命渗透。一个是全面跟美国结盟,来确保自己的国家安全。新加坡政府过去五十年一直是美国的盟友,从来没有反美。第二个,实行市场经济,保护私有财产,结果促进了新加坡的经济繁荣。有了经济发展,才有社会稳定,不像台湾的马英九们,什麽六三三承诺,全都没有兑现。第三个,就是切断在语言上跟中国的内在连结,强调英文教育。现在新加坡的540万人口,80%以上说英文,英文成为主要语言。切断了中文,就等於切断了跟什麽母国的新生儿脐带,就等於「断奶」,不再跟什麽母语母国有内在连结。

亲美,市场经济,使用英文,这三大政策,使新加坡没有被中国统战成功,保住了自己的独立主权,同时也保持了李光耀们的长期执政。大家都知道,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自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一直执政。当然没有政党轮替不是真正的民主,但新加坡的反对党多是左派,他们的亲中国,强调母语中文,包括反美情绪,还有左派的均贫富的社会主义政策等等,这些在新加坡都不受到中产阶级的欢迎。所以每一次选举,在野党都输。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过去五十年的选举中,得票率从来没有低於60%。这跟新加坡是城市国家,没有农村农民,都是中产阶级有关。中产阶级希望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不喜欢左派的反美亲中国、走社会主义等。这一点,应该是台湾的绿营领导人非常认真考虑的,如果走左派的高税收,均贫富,甚至反美的道路,很难得到中产阶级的欢迎和选票。

当然,有人会说,不管怎样,新加坡是主张独立的李光耀们掌权了,我们台湾的本土派还在野呢。而且内部还有人不赞成公开喊台独,认为会刺激中国,甚至民进党人士要废除台独党纲。也有人说,我们应该强调台湾已是独立国家,否则不是容易被视为中国的一部分吗?有人认为这是自欺欺人,因为台湾没有独立,还叫中华民国,国旗国号国歌宪法都没有改变,怎麽是独立国家了呢?

那麽怎麽看待这些分歧,怎样的提法比较好?我的看法是,对这个问题应「内外有别」∶在台湾外部,像我们在西方社会,应该强调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以向国际社会说明和展示,台湾「不是那个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在台湾内部,则应该明确,台湾还远不是一个独立国家,不仅它的国号还叫中华民国,而且由於北京的欺压,很少国家敢跟台湾建立外交关系。或者说,台湾只是事实独立,还没有法理独立。

从事实独立到法理独立,就是制定新宪法,摘掉那个「中华民国」的虚假帽子,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所以在台湾内部,比较现实和合乎逻辑的方式,就是提出推动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所谓正常化,就是摘掉中华民国的帽子。

在这个推动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的过程中,除了致力赢得选举,更应该做的是基础工程,也就是传播台湾人民有权利选择的理念,传播个体主义的价值。在这样的文化和政治土壤中,台湾人才会有真正的选举胜利,获得立法院多数席位,为制定新宪法提供条件;实现彭明敏在《台湾人自救宣言》中提出来的15个字的目标∶制定新宪法,建立新国家,加入联合国。

今天在绿营高层,尤其民进党内部,有一种喧嚣尘上的妥协声音,甚至要废除台独党纲。但这样做的结果,很可能是,你妥协理念,牺牲原则,既不能赢得选举,也不能从对岸中国得到什麽实质性好处。

你说冻结台独党纲可以获得北京方面的谅解理解,缓和与民进党的关系。你以为北京是好骗的吗?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制造者,你能唬住他们?是完全不可能的。那你说我们来真格的,放弃台独,且不说你放弃了台湾,放弃了领导台湾人民建立一个正常化的国家,台湾人还怎麽可能支持你,难道你这样做,北京就跟你亲近,放弃国民党吗?完全没有可能!你跟国民党一样向北京磕头,就是下跪,中国当局也不会把你看的更重,因为他们把国民党看作是一家人,都是中国人。即使你宣称自己也是中国人,北京也不会真相信你,毕竟你有过台独的历史和印记。所以不管民进党怎样妥协,也不可能在北京那里得宠。你的妥协,只是损害台湾成为正常国家的进程,更损害自己作为台湾人政党的地位,你再妥协,可能就被台湾人淘汰。

但民进党的很多人为什麽麽敢这麽做,就是吃定台湾人,因为台湾有个奇特的概念,叫做「含泪投票」。你不管多麽不情愿,却眼睛流泪,心头流血,都要去投他们的票。

在美国,就没有这种含泪投票。美国人说,我们宁可失去白宫,也不失去理念。因为你选择这个党为的什麽,不就是为的实现自己的理念吗?如果他妥协理念,根本不兑现你的理念,那你含泪含血的干什麽?所以必须改变这种含泪投票的概念,才能教育民进党,你别想吃定我们。只有你表示不再含泪投票了,他才可能不敢再妥协了,因为再妥协他就没选票,别想当选,这样才会刺激和推动那些敢於坚持原则理念,有强烈台湾独立意识的绿营候选人出头。

我对台湾的前途一向是充满信心的。主要因为三点∶

第一,是看到世界趋势是国家独立。联合国刚成立时51个成员国,现在是193个,接近增四倍。说明国家独立是趋势,而不是统一或兼并。独立是人心所向。

第二,是看到全球民主是世界趋势。1970年代,全球民主国家才30个,现在是130个,占联合国193个国家的三分之二以上。所以民主也是大趋势。民主和独立往往是连结到一起的,都体现人民的选择权利。

第三,是看到台湾人的身份认同的趋势。自从1988年解除党禁报禁,过去25年来的台湾民调,都是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比例在增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在下降。这个一升一降的曲线没有变化过。

最新的民调是前天(7月11日),由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公布的,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占60%,这是这个中心就这个问题做民调以来,比例最高的。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占32.7%,不到三分之一,而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已降到个位数,只有3.5%。以台湾2300万人口推算,全台湾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才80万人。而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有1380万。而且这个比例还会增高。

所以我们要对台湾的前途充满信心!在50年前,在蒋介石严酷的白色恐怖中,彭明敏等人就敢发表《台湾人自救宣言》,提出两岸的真实是一中一台,说「一个中国一个台湾已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个自救宣言呼吁,台湾人要拒绝共产党、推翻国民党,走第三条道路,即台湾人自救的道路。这是多麽勇敢!在那个时代,就敢喊出来推翻国民党,真是英雄壮举!

时隔50年,今年三月,台湾爆发太阳花学运,学运领袖的台湾独立理念跟彭明敏等前辈一模一样,也是追求台湾成为正常独立的国家。在去年,前年,还是更早些,你们当中有任何人预测到会有这场轰轰烈烈,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影响整个台湾社会的太阳花学运吗?可能一个人都没有!这就是台湾潜移默化的变化,这就是认同台湾,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越来越多的标,也是台湾的希望所在。

所以,我的结论是,只要更多的台湾人从瑞士,从新加坡,从美国独立建国中得到启示,从而理念清晰,目标明确,不懈努力,就会更快地推动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化的主权独立的国家,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谢谢各位!

2014年7月13日於西雅图「美西台湾人夏令营」

2014-07-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