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蒙古草原的民主之风——总统大选後的蒙古

曹长青

5月28日,蒙古人民共和国(外蒙)举行了总统大选,现任总统巴嘎班帝(Bagabandi)再次当选,由此标著外蒙继续向民主改革的方向发展。

外蒙自1992年结束共产统治、制定了民主新宪法以来,这是第三次总统选举。该次选举,主要在现任总统、执政的蒙古人民革命党候选人巴嘎班帝和民主党人、前任国会议长更其格道尔基(Gonchigdorj)之间进行。

今年51岁的巴嘎班帝这次当选连任,主要依赖三个条件:

一是巴嘎班帝个人政治资历较深:巴嘎班帝在1996年当选总统之前曾担任过国会议员、国会议长、人民革命党主席等职位。他的四年总统任期,被评价为「做得还不错」。

二是他的主要口号「政治稳定和为人民执政」,比较赢得中产阶级和一般大众的欢迎。在改革派(民主党组成的民主联盟)当政期间,由於实行较激烈的市场经济改革,造成经济严重波动。蒙古选民经历这一时期之後,大多希望经济不再动荡,更希望政局稳定——民主联盟政府後来陷於党派纷争,并被指控为腐败。

三是他所领导的人民革命党在国会占有绝对多数,选民认为,如果总统来自国会多数党,工作效率会较高,而且政治较稳定。在去年的国会选举中,虽然更其格道尔基所属的民主党联合组成的「民主同盟」获得40%的选民支持,但由於实行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他们在国会仅获得二个席位。而现任总统巴嘎班迪领导的人民革命党获得了国会76席中的72席,占有压倒优势。巴嘎班迪的人民革命党还赢得了全部21个省的省长职务。

●共产制度给外蒙留下恶果

外蒙在作为苏联的「卫星国」期间,不能发展自己的工业,只能按照莫斯科的计划经济,生产苏联指令的产品,因此造成外蒙经济极为畸形;而且由於外蒙是个完全内陆的国家,面积156六万平方公里,人口才240万(相当於台湾的十分之一强),畜牧业又成为唯一的经济形式,主要靠向东欧的其他共产国家提供牛羊肉,出口铜、羊毛,并接受苏联的补贴(占该国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而生存。

1991年苏联共产统治被结束,外蒙从苏联得到的补贴被结束,外蒙经济一下子陷入困境。而且东欧国家对外蒙的牛羊肉的需求也下降(东欧国家结束共产统治後,其经济也实行改革,不再直接需要外蒙的牛羊肉)。

在这种情况下,外蒙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实行私营化。第一届民选政府把外蒙国有经营的2,400万牲畜分给了个人(每家30头),实行私营化。开始的发展很令人鼓舞,原来国营的2,400万牲畜,私营化後很快增加到3,200万头。而且私有企业的产值迅速占全部国民产值的70%。

但由於在共产统治下,外蒙经济已接近崩溃边缘;实行私营化的市场经济,必然带来巨大的波动;再加上天灾——寒冷的冬天和夏季干旱接踵而至,造成大批牲畜死亡。全部3,200万牲畜,死掉了500万头,死亡率高达六分之一,牧民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而畜牧业是蒙古经济的主要支柱,牧民的产值占国内总产值的三分之一。

目前外蒙经济处於相当严峻的状态:40%的人口生活在社会贫困线以下,30%的蒙古人失业。去年外蒙的经济成长仅是1.1%,远低於预期的3.5%。过去两年,外蒙的农业产品下降了15%到20%之间。国际上对外蒙一向出口的铜和羊毛产品的需求的下降,更加深了经济困境。

但刚当选的总统巴嘎班迪表示对经济仍有信心,承诺在他领导下,外蒙的经济会复苏,并将在二零零四年(他当选任满之际),达到年增长率6%。

新政府还宣称将继续三个目标:走向市场经济的改革,人权,民主。当选总统巴嘎班迪并表示,虽然他的党在国会是绝对多数,并成为执政党,但外蒙绝不会回到苏联卫星国时代的一党统治制度。

●在俄、中之间保持平衡

外蒙是夹在俄国和中国两个大国之间的一个内陆国家,而且由於外蒙过去和俄国的卫星国关系,以及和中国大陆有内蒙问题,又是当年从中国分离出来的历史背景,导致外蒙在两个大国之间,哪个大国也得罪不起,只能采取中间平衡政策,而无法完全倒向哪一边。

而俄国和中国这两个大国也有意加强和外蒙的关系,争取它更靠拢自己。去年,俄国总统普京和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都分别访问了外蒙,显示莫斯科和北京对外蒙战略地位的重视。

虽然乌兰巴托想在北京和莫斯科之间保持平衡外交,但由於外蒙的外交政策是以国内经济发展为核心,因此它的外交会更倒向北京,而非莫斯科。因为中国经济发展较快,从经济角度对外蒙的利益较大。而俄国本身也处於经济困境,能够对乌兰巴托的帮助较小。而且从经贸角度来说,中国的市场也远大於俄国,对乌兰巴托更具诱惑力。

由於存在内蒙问题,乌兰巴托更会在这个问题上保持谨慎,避免引起北京不满。虽然外蒙已结束共产统治,但乌兰巴托一直没有提出内蒙问题,更没有支持内蒙的蒙古人的要求民族自决的异议运动。对这个问题一向保持距离。

●北京为何拉拢外蒙

巴嘎班迪当选後,江泽民迅速致电祝贺,并再次强调和乌兰巴托发展「友好关系」。北京拉拢外蒙主要出於几个战略考虑:

一是为了稳定内蒙,不使外蒙成为支持内蒙自决运动的外部基地。新疆和西藏,已成为北京头痛的主要问题之一。新疆和西藏的独立运动所以高涨,外部支持是个重要原因。新疆外部有很多穆斯林国家,包括土耳其新疆独立运动的支持。西藏外部则有总部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的支持。如果外蒙支持内蒙的独立运动,将会更增加北京的麻烦。因此,北京极力拉拢外蒙,防止类似情况发生。

二是和俄国之间保持缓冲地带。北京虽然近年和俄国改善了关系,并解决了领土纷争问题,签署了新的边境协议,但两国都是核武大国,再加上历史原因和潜在的竞争关系,两国无法建立亲密的盟友关系。因此,莫斯科和北京都希望拉住夹在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外蒙,使它倾向於自己,以制约对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北京的愿望恐怕更为强烈。去年一月,中共国防部长迟浩田访问了外蒙,一次就提供了800万人民币的无偿军事援助,迟浩田还和外蒙国防部长会谈,双方决定扩大彼此军事关系。

三是减少腹背压力,以便武力攻台。由於中共大後方的印度近年迅速发展军力,并拥有核武,并有和北京在亚太一争高低的态势,因此,北京需要减轻腹背的压力,无法承受外蒙成为像印度那样具有潜在敌意的国家。尤其是中共有武力攻打台湾的战略目标,因此更希望外蒙等处於自己腹背的国家能够和北京保持较友好的关系,届时不成为牵制的力量。

●达赖喇嘛将访问蒙古

达赖喇嘛计划今年八月访问外蒙。他原计划去年九月访问外蒙,但由於中共方面的抗议,最後乌兰巴托政府被迫以「技术原因」取消了达赖喇嘛的访问计划。

达赖喇嘛所以要访问外蒙,因为蒙古人和西藏人一向关系和睦,即使是成吉思汗建立庞大的蒙古帝国时期,占领了全部中国,但却没有直接统治西藏,而是交给他所崇拜、并拜为国师的藏人大喇嘛八思巴进行管理。蒙古人信仰佛教的非常多,今天外蒙仍如此。

按照西藏流亡政府方面的计划,达赖喇嘛在访问外蒙之前会先访问莫斯科和西伯利亚佛教徒聚集的Buryiat地区。

如果达赖喇嘛今年八月访问外蒙,这将是他第一次访问佛教为主的前共产党国家蒙古,势必会引起北京方面不满。但乌兰巴托方面解释说,达赖喇嘛将作为蒙古佛教主要寺庙的客人到访,是从宗教角度,而不是作为西藏流亡政府首脑的政治角度。

蒙古人一般较欢迎达赖喇嘛来访,他们把达赖喇嘛的访问看作政府抵抗南方邻国干涉的晴雨表,同时也把他看作提高佛教地位和抵抗美国教会势力的象徵。

乌兰巴托政府虽然今後可能倾向於和北京合作,但也会同时采取相当有距离的方式,而不会和北京走得太近。而且最近当选的外蒙总统明确表示,乌兰巴托政府将会谋求和所有的「邻国保持友好关系」,他提到俄国、北京,同时还特意提到日本。由此可见外蒙新政府将会采取更现实主义的政策,而不是意识形态式的。

(载香港《动向》月刊2001年6月号)

2001-05-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