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达赖喇嘛的失望和希望——写在中藏17条协议50周年

曹长青

达赖喇嘛第二次访问台湾之後,於五月下旬在美国连续访问了九个城市,并和布什总统正式进行了会晤。达赖喇嘛不仅受到布什政府特别的礼遇,而且更受到美国民众的热烈欢迎,仅在犹他州盐湖城,就有二万五千多名美国人自发地涌上街头欢迎这位佛教领袖。

自从去年三月台湾民进党执政後,虽然达赖喇嘛被一再邀请,但他一直推迟访台,据说是希望依此能为与北京的可能谈判创造好的气氛,但北京一直关门不谈。虽然几年前江泽民在北京和克林顿总统联合召开记者会时曾宣称,只要达赖喇嘛放弃独立,谈判的大门是敞开的,但至今北京拒绝和达赖喇嘛谈判,而达赖喇嘛自1973年开始,就放弃了寻求西藏独立,而仅要求西藏高度自治。

达赖喇嘛的台湾和美国之行,再次显示出达赖喇嘛对北京的失望,他不得不到国际社会中寻求道义支持。

克林顿总统执政八年期间,曾与达赖喇嘛见面五次,但每次都是以「偶遇」方式(在达赖喇嘛与副总统戈尔晤谈时,克林顿「路过」高尔办公室,顺便参加会面)。但布什总统在对中共采取强势政策之际,於5月23日在华盛顿正式和达赖喇嘛进行了会晤。

5月23日对於北京和西藏都是很特殊的日子,因为在整整50年前的这一天,西藏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签署了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著名《17条协议》(协议有17个条款,简称为17条,於1951年5月23日在北京签署),中共官方媒体上正围绕「17条协议」大做文章,依此强调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

●「17条」:「一国两制」的雏形

17条主要有两个内容:一是西藏主权从此归中国(解放军进藏,国防、外交等由中央政府负责);二是西藏高度自治(达赖喇嘛的政教领袖地位不变,西藏的宗教、文化和社会结构等不变)。这个协议可以说是最早雏形的「一国两制」。

从签署这个协议的当事人回忆以及史料都可看出,这个协议并不是双方充分协商的结果,而是武力威逼下的产物。

当年到北京谈判的西藏五名代表,除阿沛.阿旺晋美外,现都已去世。阿沛在北京当了人大副委员长,很少谈及当年内情,去年十月他接受英文《亚洲周刊》访问谈到17条时,完全是中共腔调。

但当年西藏代表团中有一名翻译达拉.澎措扎西(P. T. Takla),1997年我在伦敦参加一个西藏会议时巧遇到他,通过采访得知当年一些内幕。

当时解放军已攻占西藏康区首府昌都,直逼拉萨,西藏政府不得不派出代表到北京谈判。藏人代表到北京就得知,中共事先已准备好协议,威逼他们签字。中共首席谈判代表李维汉(後任中共统战部长)拍桌子威胁:「如果不签,我发一个电报,解放军就攻打拉萨。你们要和平还是要武力?」

即使这样,藏人代表还是据理力争,谈判断续进行了一个多月,最後双方同意在17条之外另拟一个「附件」,条款有藏军不改编,达赖喇嘛如逃到外国,任何时候回来都是西藏的最高政教领袖等。但中共违背承诺,没有把附件和17条一起发表。至今也没有公布这个附件。

澎措扎西还提供了两个细节:五名藏人代表在协议上盖的印章,是北京方面事先
刻好的;达赖喇嘛是在西藏从收音机中听到17条内容,事先并不知情。

●中共为何没跟新疆内蒙签回归条约?

虽然北京用17条获得了对西藏的主权,但这个协议本身说明,在此之前,西藏并不完全属於中国。如果西藏一直属於中国,北京中央政府有什麽必要和一直属於自己的区域签署「回归」协议?北京甚至都没有和新疆、内蒙签这种协议。它至少说明西藏的历史地位是特殊的。

西藏人同意签这个协议,除在大军压境下别无选择,还出於对共产党承诺西藏高度自治的幻想。在那个时代,不要说西藏人,就是中国人本身,有谁能想像共产党後来会那样邪恶!

解放军进藏不久,就违背了17条中不改变西藏宗教文化和社会结构的承诺,对西藏进行全面的社会主义改造。由此激发了全西藏在1959年起义。起义遭到严酷镇压,达赖喇嘛和八万藏人逃到印度。

这段历史证实,即使对西藏人并不公平的「17条协议」,北京也没有遵守。今年是17条签署五十周年,北京又利用它宣传对西藏拥有主权,但中共至今不敢刊出17条的全部条款,因为它明确写有:不改变西藏的政治、文化、宗教结构,达赖喇嘛的领袖地位不变,甚至还写著「不拿藏人的一针一线」,但实际上共产党拿走了西藏的一切,对西藏实行殖民统治。这仅从五十年来西藏自治区最高领导人的组成就可看出,从第一届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国华,到後来的曾雍雅、任荣、阴法唐、伍精华、胡锦涛、陈奎元,及去年九月上任的郭金龙,全部八任领导人,没有一个是藏人。

●中共是恶龙,西藏是小海豚

西藏人的处境,得到西方广泛的关注与同情。近年全球声援西藏人的声音相当高涨,不仅美英法德意等西方国家,连俄国、捷克、波兰等原东欧共产国家,还有智利、阿根廷这样的拉美国家,都有声援西藏人的各种组织。

不久前我参加了纽约大学(NYU)新闻系举办的西藏问题讨论会。会议的一个议题是,为什麽西方社会这样关注西藏问题。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9到25岁的美国人中,能够辨识一百多个国家国旗的占11%,能够辨识联合国旗帜的是零,但认得西藏雪山狮子旗的高达38%,可见西藏问题被美国社会关注的程度。与会的加州伯克莱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夏伟(Orville Schell)说,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地方像西藏这样引起美国以及国际社会如此高度的关注和同情。他去年曾出版了专著《西藏透视》(Virtual Tibet)研究分析这种现象。

西藏问题所以被西方社会重视,因为西藏和中国之间有很多强烈的反差:中共依靠暴力统治西藏,而达赖喇嘛是当今世界非暴力哲学的主要倡导者;中共的形象如同李安的电影《藏龙卧虎》名字一样,如龙、虎般凶悍残暴,而弱小的藏民族像熊猫和海豚般无助又让人同情。再加上达赖喇嘛又是那样一位谦恭、和蔼、慈悲的佛教领袖,他那份自然和率真,当然也为他所努力的事业赢得了大量的支持者。

克林顿总统前年在纽约的史泰登岛接见一批获奖的中学生,第一个来和他握手的学生突然喊了一句「让西藏自由」(free Tibet),吓了他一跳,後来每个来和他握手的学生都说这句话。从美国的中学生到好莱坞,从纽约到莫斯科,从北美的阿根廷到南非,遍布全球的支持西藏的民间自发组织,和越来越强大的声援西藏的人性的声音,给一直对北京失望的达赖喇嘛带来希望┅┅

(载香港《动向》2001年6月号)

2001-05-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