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全球战略重心向亚洲转移

曹长青

由於军机相撞事件时中共的恶劣表现,越来越多的美国朝野人士认为,中共已取代原苏联成为美国的主要敌人。

事实上,美国新总统布什执政以来,华盛顿的军事布局,正在悄悄地把中共作为未来主要对手,其战略部署,以制约中共军事扩张为重心。美国新版《全面防务审查报告》将在最近问世,各种迹象显示,美国的战略重点将从欧洲转移到亚太地区。

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是著名的鹰派,他出任五角大楼主管之後,首先任命了被称为未来战略「专家中的专家」马歇尔(Andrew Marshall)负责对整体美军实力和战略改造进行评估。

现已79岁、被称为美国最老资格的军事战略理论家马歇尔一向主张对美军进行全面改造,做重大的战略调整,包括停止发展大型航空母舰,减少短程战斗机的生产,而开始设计一种规模较小但对导弹攻击不至於那麽束手无策的新型航空母舰,指导空军把更多的资金用在发展远程轰炸机和先进的战斗机方面,以便迅速能从美国的关岛等军事基地飞抵台海附近作战。

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负责这次美国军事战略评估的战略专家马歇尔都认为,因为中共的崛起和俄罗斯的相对衰落,太平洋是美国将来主要的军事行动地区。因此美国应该加强空中补给能力和远程运送军队能力。另外,导弹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可能使美国的盟友不容易进入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基地,这就要求美国在进行远距离军事行动时,有足够的能力承受一切变化。

据美国媒体报导,布什总统十分支持拉姆斯菲尔德的改革计划。拉姆斯菲尔德在四月中旬和不同军种的高级代表见面,向他们作了类似的简报。自从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国防部的政策是维持欧洲的和平与阻吓俄罗斯,并准备有能力同时在全球两个区域打赢两场战争。但目前美国的新战略将不再谋求打两场战争,而是集中打一场,主要目标是中共。

布什总统提议的2002年度军事预算是3105亿美元,在拉姆斯菲尔德的军事审查报告完成之後,可能还会增加国防开支。

●美国学界对战略重心转移的争论

对於美国的全球军事战略的重心转移,在美国学界和军事学者中间仍有相当的争论: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主任、前海军中将麦德伟(Adm. Michael McDevitt)认为,美国的战略重心应该转向亚洲,因为美国所面临的安全挑战,主要都在东亚地区。但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政府无论是国务院、国防部或参谋本部的幕僚群多年来研究处理欧洲事务的专家比处理亚洲事务的多很多,在决策圈中,他们似乎更了解欧洲而对亚洲生疏。

「美国新世纪中心」副主任唐纳理(Thomas Donnelly)认为,美国应制定一套东亚地区的安全体系,包括联盟系统的相互运作以及如何防卫台湾等都应列入规划。以前五角大楼有忽视中共对美国所构成的安全挑战甚至威胁的倾向。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伍尔泽(Larry Wortzel)认为,美台军方之间,至今既没有联合演习的操练,又缺乏足够的军事联结,一旦中共武力犯台,美台军事协防前景令人担忧。因此,美国的全球战略必须向亚洲转移,更注重中共的军事崛起和扩张。

原五角大厦战略专家、现「国际应用科学公司」战略评估中心的吉耶瑞(Paul Giarra)认为,协防台湾不仅是美国法律「台湾关系法」所规定,而且也已纳入美国的战略思考之中。美国的战略专家正在「思考」亚洲战略的重要性。

前国防部国际安全署中国科科长施瑞佛(Randy Schriver)认为,五角大楼不但准备有涉及台海冲突的行动计画,而且还进行年度检讨。国防部在发展战略思考方向上,正扮演建设性的角色。

但美国也有一些军事专家不愿意把北京作为美国「潜在的敌人」。前陆军部长办公室主任、军事战略专家董理查(Richard Dunn)认为,中共的未来还无法确定,美中若走向敌对关系,双方发生军事冲突将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悲剧。他认为应尽量让北京清楚,「中美冲突并非不可避免,但如果北京要硬干,他们不可能赢。」

这种观点和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观点比较接近,即对中共采取交往和围堵并重的「围和政策(congagement)」,既与北京保持交往,但也要对中共有所制约。

●中共和印度的发展潜力引起美国重视

美国著名大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最近分析说,亚洲今後20年的发展将围绕以下五个国家∶中国、日本、印度、俄国、美国,他们都可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其中以中国和印度的潜在能力最值得重视。

北京正在低技术和高技术制造方面迅猛发展,将成为亚洲未来的心脏。随著北京的影响力扩大,它试图以武力统一台湾和占领南中国海的努力将会导致和美国关系恶化。美国中央情报局最近的报告说,「中国今後15年的发展将充满不可知因素。」北京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目标将很难实现,那些目标包括改革国有企业,清理并转换金融系统,减少一半政府雇员,对外国企业竞争开放市场等。

印度不仅具有处於萌芽时期的经济动力,并具有高技术力量,可能成为中国在亚洲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目前印度的主要精力集中於同巴基斯坦的关系上,它可能在今後20年扩充海军。五角大楼战略家说,印度很可能像中国一样,扩大海军,最终控制印度洋。

●战略重心转移,制约中共扩展

因此,五角大楼正在重新评估亚洲的军事变化,依此调整美国的整体战略和军力。美国现在由7000辆重型坦克、12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和数千架短程、高性能战斗机组成的军队主要是为了应付同苏联全面开战而设计的。现在面临全球战略向亚洲转移,美国势必得调整军力部署。按照马歇尔的理论,如果没有著陆地点,短程战斗机就不实用。同欧洲情况不同,美国在亚洲的空军基地数量少,相隔距 远。马歇尔领导的研究机构发表的报告说,「包括FA18、F22在内的计划中的战术飞机和联合作战战斗机都属於相对短程,在亚洲多数情况下将没有多大用途。」

同时,美国陆军的重型坦克,在北欧平原地区对付前苏联军队具有很大优势,但在亚洲很难派上用场。因此,美国的军事战略家都倾向於认为,美国在对F22战斗机、航空母舰等新式武器投入数十亿美元之前,应当首先重新考虑美国军事角色,加强在亚洲的海洋战略,优先发展海军和空军。为了对付未来可以摧毁类似航空母舰等非隐性目标的长程精确武器威胁,美国军舰和基地应当具有高精确度反导弹防御系统。

早在去年夏天,美国国防部就决定在关岛部署常规机载巡航导弹,从本土调防60多枚AGM86型空射巡航导弹至关岛,这是美国首次在其大陆以外部署这种先进导弹。

目前,美国在亚太区域驻军总数达17万人,装备有飞机800多架、舰艇19艘,包括一艘航空母舰。其中10万美军部署在80多个海外基地,除关岛外,还包括日本基地群、韩国基地群、澳州基地群、夏威夷基地群、阿拉斯加基地群和印度洋基地群。这些军事基地已达到点线结合、三线配置的态势。

此外,五角大楼所属的国防大学今年初经国会批准成立一个专门的「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专家认为,这项由国会主导的行动代表美国保守派认为现有机构对中共军力有低估的倾向,因此决定另立新研究机构。这个新中心的任务是研究中共战略态势及发展,军事装备以及战略目标能力等,将结果告知国防部、国会等政府部门的决策者。

美国所采取的这一系列战略部署,表明了它的军事战略重心正大幅度从欧洲转向亚洲。中共的军事扩张,今後将更会受到美国军力的制约。

(载《争鸣》2001年5月号)

2001-03-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