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在魔鬼面前沉默,在君子面前咆哮

曹长青

最近美国处决炸毁俄克拉荷马州联邦大楼导致一百多人死亡的麦克维,引起欧洲舆论的强烈抗议。美国总统布什访欧时,所到之处,都遇到反对死刑、抗议美国处决麦克维的示威者。以法国《世界报》、英国《卫报》为代表的欧洲左派媒体,更是连篇累牍、众口一词地谴责美国仍实行死刑是「野蛮」「落後」「嗜血」。

这些街头示威、媒体抗议,实际上反映了欧洲和美国对死刑的不同认知、深层价值取向的不同,并再次显露出欧洲在死刑问题上对美国和中共实行双重标准。

美国最高法院曾短期废除死刑,但1976年又恢复死刑。从那以後到1999年,23年间被处决的死刑犯有389人。麦克维是恢复死刑之後由美国联邦政府(而不是具体哪个州)处决的第一个死刑犯。

对於是否废除死刑,美国内部也有争议。要求废除死刑者和那些欧洲示威者持同样的理由: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谁也没有权利结束他人的生命,包括杀人犯等,不管他们犯下何等严重的罪行——要博爱,实现高度的人道主义。但反对者认为,在强调博爱和人道的时候,更要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那些受害者及家属,即更大群体的人道;同时更重要的是,一个社会要有正义,恶性杀人等严重的犯罪,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不是要求废除死刑者所认为的「惩罚」和「报复」,而是实现社会公义和正义。

如果完全废除死刑,即使出现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这样的战犯,也不会再被处决,而由人民的纳税钱供养其一生。这样的设想难以让战争受害者,以及坚持社会公义和法制的人们接受。因为当人们强调希特勒等战犯的生命也是宝贵的时,更要想到的是那些遭到希特勒杀害的无辜者的生命的宝贵,那场战争对千百万家庭和整个世界带来的巨大损害。二战後设立纽伦堡法庭审判和最後处决那些甲级战犯,不是仇恨心理下的报复行为,而是实现社会公理,维护人类在良知层次上的「法」与秩序。

布什总统在面对反对死刑者的示威抗议时解释说,民主意味著尊重多元,尊重多数人的选择——美国多数人民选择继续实行死刑制度,美国的法律是这样制定的。言外之意,美国和欧洲国家之间,都要相互尊重各自国家的法律和多数人民的选择。

大西洋两岸围绕死刑问题的争论,实际上再次反映出美国和多数欧洲国家在价值取向上的根本分歧。美国实行比较现实主义的原本资本主义,而欧洲很多国家在追求乌托邦式的福利社会主义。欧盟15个国家,现在多数是社会主义政党执政,尤其法、德、瑞典等更为典型,强调「均贫富」「财富平等」「高福利」,结果造成经济发展滞缓,福利成为重负的养懒汉制度。废除死刑(从人道角度绝对尊重杀人犯的生命)如同「均贫富、高福利」这些乌托邦的口号一样,听起来动听,做起来困难。《纽约时报》最近报导说,法国监狱中关押的被判处无期徒刑(永不可保释)的罪犯,去年在监狱中自杀的人数超过美国50个州去年处决的人数。可想而知,在废除死刑的国家的监狱中那些一直要在监狱等到自然死亡者会有怎样的无聊、无望,它和死的区别又在哪里。如果从人道的角度,不知道哪一种方式更为人道(这和安乐死问题有些近似)。

死刑问题恐怕将一直是大西洋两岸,以及美国内部激烈争论的重要社会议题之一。但这次欧洲国家对美国处决麦克维的反应,实在让人感到欧洲在死刑问题上对美国和中共实行严重的双重标准。

美国联邦政府在过去38年来首次处决了一个罪犯,而且是杀害了100多人(包括几十名儿童)的极为残忍的罪犯。麦克维临死前接受采访还坚持说,他不知道大楼里有孩子,同时表示,即使知道有孩子,他也会做,那些孩子的死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毫无忏悔。对此欧洲主流媒体就要震天动地地报导、批评、谴责、挖苦和抗议美国政府,但对中共政权(不仅实行死刑,而且每年每月几乎每天都大批处决)却从没有这麽激烈反应过。

据「国际大赦」组织的报告,1995年,中国处决了2,190人(当年全球187个国家共有2,900人被处死,其中76%在中国);

《纽约时报》最近报导说(6月19日):根据中国官方报纸报导,1996年在中国有4,369人被判处死刑(平均每天约有一打)。全世界每年处死的人数加起来也不如中国一年处死的多。

据「国际大赦」的数字:1997年,中国枪毙了2,500余人;1998年处决了1,800余人。1999年为2,000余人——是全球其他国家总和的三倍。

加拿大《环球邮报》专栏作家马克士吉在最近的专栏中说,2000年中国处决了1,000多人,比全世界其他全部国家处决的人数总和还多。今年迄今为止,中国已处决了1,000多人,仅4月的前三个星期,即处决了801人;在4月20日一天内,处决了113人。

最近《纽约时报》报导中共滥用死刑问题时,特别提到因石家庄大爆炸案而被处决的河北女村民郝凤琴——她丈夫两年前病死,她带两个女儿,以手工方式做硝酸铵(卖给附近农民用於山里爆破采石)谋生。爆炸案主角靳如超谎称是附近农工,从她那里购得硝酸铵。对靳如超要炸楼毫无知情的郝凤琴,却被判处死刑,立即处决,并且是用向脑袋开枪的方式(靳如超等都是这种死法)。

对於中国以开枪射击方式处决这位并无直接罪行的乡下女性,以及在4月20日一天之内就处决了113人的事实,欧洲媒体不仅根本没有像对待美国处决麦克维这样强烈反应,而且几乎就没有什麽反应。更不要说从来没有在江泽民访问欧洲时,像这次示威抗议布什一样,提出死刑和大规模处决问题。而且法国总统席哈克还把江泽民请到他的乡下别墅,由席太太陪江主席跳舞。

欧洲国家如果真正崇尚人道情怀,厌恶死刑,那麽他们更应该抗议的是中共那种一天处决一百人的政权,而不是在魔鬼面前沉默,在君子面前歇斯底里。

(载《开放》2001年7月号)

2001-06-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