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反全球化:世界性表演的马戏团小丑

曹长青

7月20日在意大利热那亚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召开之际,来自全球约五万人聚集到这个城市,示威抗议「经济全球化」,和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在此之前的魁北克34国「北美高峰会议」,瑞典的「欧盟首脑会议」,西雅图的「世贸年会」,以及墨尔本、布拉格召开的世界经济会议、都遇到这种「反全球化」的示威杯葛。这种抗议活动规模和声势越来越大,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在瑞典的抗议活动中,示威者砸橱窗,抢商店,放火烧汽车,袭击警察。在意大利,警方逮捕了一名德国女性,因为她向意大利偷运石头块,用於示威中袭击警察。在会议开幕当天,就有一名示威者在和警察冲突中丧生。

近年的反对经济全球化运动已变成逢会(世界首脑或经济会议)必闹,逢闹必有暴力,弄得「会」不宁日,警方如临大敌——放路障,筑铁丝网,施放催泪弹,如同应付一场战争。英国首相布莱尔谴责说,这些示威者就像是「巡回世界表演的马戏团小丑」;美国总统布什则较客气,说他们的做法根本不能帮助穷人,只能适得其反。

反全球化的主要理由是:全球性市场经济带来了更大的不平等,劳工条件更加恶化。这种诉求粗略看上去好像很有道义精神,但仔细分析,尤其是联系具体的经济现实,就会发现它是在一个错误的方向上。

●自由的价值大於平等

人类迄今为止的全部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已经证明,它有两个重要的原则:一个是充分的私有制(私营才可能成功,公有已成为失败的代名词),另一个是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平等,并不是经济发展的根本性要素,因为财富和分配的绝对平等是做不到的——人的才能不同,贡献不一样,怎麽可能有分配上的平等,按「需」分配更是乌托邦的幻想。如果硬性要求分配上的平等,只能在计划经济的共产国家条件下实现。共产历史已经证明,在那种分配制度下,不仅人的自由被剥夺,而且产生了更严重的不平等,因为决定分配的集团利用手里的权力,形成了一个吉拉斯所定义的「新阶级」,它比资本家更贪婪,更腐败,更残酷,因为它还掌握著政治权力和国家机器。苏联帝国、红色中国和所有实行共产制度的国家,都是这种状况。

而保护私有财产、实行自由经济的地方,虽然存在著贫富不均,财富分配不同,但人们可以享受「机会的平等」,有自由发财至富的机会和可能。而越是对经济限制少、全球化的地方,经济越是活跃、繁荣,人们的生活越是富有。

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去年发表的「世界经济自由排行榜」,前四名经济最自由的国家和地区是香港、新加坡、新西兰、美国。香港和新加坡都是既无自然资源、又很拥挤的城市,也都不靠外援,之所以经济繁荣,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府限制少,实行了充分的自由经济,全球化程度高。正是香港的「小政府」、「低税收」、经济活动限制少,金融和商业市场比其他国家更自由、更活跃,所以才促进了该地的繁荣。最後一位英国驻香港总督彭定康原来是个崇尚政府干预经济的左派,但他卸任时说,香港的经验改变了他,使他相信自由经济的力量。

美国在前四名中更有代表性,毕竟香港和新加坡仅是城市,而新西兰又很小。美国之所以成为当今世界的头号经济强国,最根本的经验之一就是美国一直实行比较自由的经济政策,强调竞争、市场、全球化和机会的平等,而不是财富和分配的平等。据2001年7月14日《纽约时报》的报导,美国去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是九万九千六百三十亿美元,是排名第二位的日本的两倍多,是排名第三的德国的五点三倍,是排名第六的中国的九倍;仅纽约一个都市地区去年的生产总值就是整个俄国的一点七倍,波士顿的生产总值就超过整个瑞典,一个芝加哥的生产总值就超过全台湾。

●《资本论》是反全球化的鼻祖

反全球化者强调富国和穷国的不平等,第三世界国家新兴企业劳工条件差,违反人权,财富分配不公平等等,正是共产主义的理论鼻祖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重点论述的:资本家剥削工人创造的剩馀价值,劳工条件恶劣,资本主义越发展,工人越贫困,最後在绝对贫困时,爆发无产阶级革命,全球走向共产主义。但迄今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已活生生地证明马克思的这些推理都是错误的。资本主义的发展,不仅没有造成工人的绝对贫困,而且随著资本的增加,劳工条件不仅得到改善,而且资本主义社会的工人全部都比共产国家的工人更富有,福利条件也更好。

据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逊(Paul Johnson)的《知识份子》(Intellectuals)一书(中国江苏出版社翻译出版时未做任何解释地把关於马克思的一章全部删掉了),马克思的《资本论》所得出的理论是根据在当时早已过时的、资本主义发展最早期阶段的一些工厂劳工条件的统计数字,他不仅使用单一的资料来源,且断章取义,因而得出了资本主义发展导致工人绝对贫困的错误结论。约翰逊引述西方研究马克思的著述说,马克思从没有去过任何一个工厂、矿山、米场等资本主义企业进行实地考察,他的《资本论》是一部典型的闭门造车的结果。

●条件差也比失业强

今天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是,那些几近疯狂地反对全球化的人,恰恰绝大多数是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而不是来自第三世界)的左派和青年学生,(据美国媒体报导)他们中很多人根本不工作,完全靠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福利金生活。而他们所要求的分配公平,财富平等,所愤愤不平的所谓资本主义发展导致劳工条件恶劣等问题,正是马克思的《资本论》所强调的。在这些反全球化者的抗议杯葛下,一些第三世界的新兴私有企业因达不到西方资本主义的劳工条件,而被迫关闭、工人失业。而那些反全球化者,根本不去考虑的是,那些工人失业後,根本拿不到像他们在西方获得的失业福利金等待遇,而是完全断了生活来源,活得更加艰辛,这和那些反全球化者所期待的正好相反。

对於那些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来说,认可工作条件差一些,也是有工作比没有好。所以很少有第三世界的工人加入这种反对经济全球化的抗议活动。

只有通过企业生产创造和积累财富,才能最终改善工人待遇。今天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资本家不是无限制、无穷尽地「剥削」工人,榨取剩馀价值,而是在积累资本的同时,尽可能地提高工人的福利,改善劳工条件。而且西方的民主制度,也在相当程度上限制了不合理和不合法的资本家行为。一个显见的事实是,没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逃向第三世界和共产国家,而恰恰相反,第三世界的劳工们汹涌澎湃地逃往资本主义国家。

在这个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不仅第三世界的劳工们可以有了更多的工作机会,而且消费者更直接获益,因为只有在全球化的市场经济的竞争中,才会有产品价格下降,质量提高。资本主义经济理论的奠基者亚当.史密斯在《国富论》中就憧憬人类有一天各国都完全取消关税,产品可以最大自由地交换和流通,使所有的消费者都获益。今天的全球化,就是向亚当.史密斯的理想在迈进。

(载《开放》2001年8月号)

2001-07-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