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通信∶伊斯兰教和鲁迅胡适


【曹长青按∶最近,一位穆斯林学者来信,谈了几个问题,其中有∶“你上次写的有关鲁迅和胡适的文章(“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我读著特别过瘾,极为欣赏。”“我特别喜欢、敬佩鲁迅,喜欢读鲁迅的文章;我对胡适不是很了解,也没有读过他很多的著作;最近找到了一些胡适的著作,正在读。”“由你最近的几篇文章(指评论伊斯兰),我推断,你大概对伊斯兰不是很感冒。┅┅我也很少见你对维吾尔问题的评说,不知是什麽原因。不会是因为维吾尔人信仰伊斯兰的缘故吧?”就此来信,我复信如下∶】

XX先生∶你好!

得知你喜欢那篇写鲁迅和胡适的文章很高兴!那篇不只是写这两位中国重要的知识分子,也是提出一些原则理念。

不仅关于新疆,关于西藏问题,我近年也写得很少,跟维族的宗教信仰没有关系,主要是其它议题的写作太忙,战线已太长,顾不过来,写不过来。我网站有一些关于维族问题的文章,基本观点我都没有改变,支持西藏人民、新疆人民的自决权利,尊重人民的愿望和呼声,尊重新疆和西藏的历史真实。

关于伊斯兰教,我在相关的评论伊斯兰等文章都有涉及。简言之,反对人民信仰伊斯兰教是不对的、不应该的,也是做不到的;而且也违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宗教自由原则。所以川普的禁止一切穆斯林进入美国是错误的。

但伊斯兰教的教义有严重问题,主要是暴力倾向。这跟圣经旧约是一样的,那个旧约中的上帝,简直就是恶魔,滥杀无辜,也是暴力倾向非常严重。但基督教经过三大改革∶第一,有了放弃暴力、强调爱与怜悯的《新约》;第二,有了后来路德们的改革;第三,有了政教分离。经过这三大措施,基督教的暴力和十字军东征等,就无法再重演了。

尤其第三点(政教分离,宪政民主),像美国曾发生的大卫教(德州,后纵火自杀,死亡很多)、人民圣殿教(导致数百人丧生)等宗教狂团体,最后都被美国宪政民主制度(法治)制约。

伊斯兰教没有经过这些阶段,所以其《古兰经》中的暴力内容,就被ISIS等利用(更有那些毛拉们、宗教学者们)。任何真正爱惜这个宗教,真正的信仰者,应该致力做路德,改革这个宗教。如果不改革,这个宗教就不会有前途,不管有多少亿人信仰。(而外部世界的反感、疏远、甚至痛恨,将会一直存在,是个双输的状态)。

你可能看到我文章中引用的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华(穆斯林)那段谈话,他的判断是对的,大多数穆斯林都是希望和平地过日子的,是温和的,极端的是少数。但问题是,第一,这个少数没有受到那个“多数”的强烈谴责和制约,更缺乏民主制度的制约(和法治的惩罚)。

第二,伊斯兰世界的知识分子,对这个局面负有直接的责任。哪个族群的失败,都是那个族群本身的知识分子的失败,就像中国一样,几千年来的中国知识分子都是昏聩愚昧者占绝大多数,所以才有今天这样一个中国。伊斯兰知识分子如果不反省,这个宗教群体不会有真正的未来。

鲁迅和胡适,都是敢于反省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弊端,一个指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是“吃人”。一个指出中国必须“全盘西化”(人化),也是指要结束中国文化吃人的野兽状态。

伊斯兰世界如果不出现鲁迅和胡适——旗帜鲜明地指出那种吃人的暴力文化本质,致力思想和宗教改革,伊斯兰就会继续被“意识形态化”——由宗教变成了一种政治企图和扩张。

极端穆斯林只是被独裁者的意识形态毒化了,正如当年那麽有文化的德国都被希特勒毒化到全国疯狂。令人欣慰的是,有相当一些非常优秀的女性前穆斯林人,清晰明确且极为勇敢地(冒著生命危险)发出了呼吁改革的声音。美国也有一些温和派穆斯林在努力著。相信当今信息的流通会加速穆斯林世界走向民主的步伐。只要走向了民主,宗教本身的改革就会更快。

简复这些。因你欣赏坦率,所以就直言了。如有冒昧请谅。

祝新年快乐!

曹长青

2015年12月25日

下面是这位穆斯林学者的回信(摘要)∶

曹先生∶正如你指出的,伊斯兰教确实存在问题,而且问题很大,需要一次彻底的宗教改革!

实际上自十九时纪初,就有一大批伊斯兰学者,在发现伊斯兰世界的落后现状后,开始了寻找解决之道的探索。

有的伊斯兰学者非常勇敢,提出了必须使伊斯兰教适应现代发展的观点,并有一些具体的观点、实践;如发展新式教育,让女性受教育,办报、发展出版业,翻译《古兰经》,以科学及符合现代的方式解释《古兰经》等。他们也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效;但这一派别未能站住阵地、巩固取得的成绩;最终,并未能成为现代伊斯兰的主流,被严重边缘化。

相反,且非常令人遗憾,那些认为伊斯兰落后是因为穆斯林世界抛弃了伊斯兰原有传统,穆斯林世界只有重新回归默罕默德圣人时期沙漠传统的,传统复古的好战沙漠伊斯兰观点占了上风,成为了引领伊斯兰思潮的主流!这一派之人,非常教条地,只按字面、自己理解之意来解释《古兰经》。

这一复古好战沙漠伊斯兰观点之所以成为主流,我个人认为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因为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在二战后,尽管都获得了独立,但这些新获独立阿拉伯国家,基本上建立的都是独裁专制政权;这些政权,对其人民的任何自由呼声,都一概以血腥镇压回应;再加上,巴以纷争,及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发动四次战争之失败,使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知识分子,主要是宗教知识分子,革命理想彻底破灭,因而,使其中一批走向了复古好战极端。

第二,是因为英美为首西方世界,在二战结束后,为了对付新兴、以苏俄为首共产主义世界之威胁,而对阿拉伯独裁政权对其人民自由民主追求之血腥镇压、屠杀保持沉默,以及对这些阿拉伯独裁者给予无原则支持、合作;使伊斯兰世界极端主义者在将本国政权当作敌人的同时,将西方世界也当作了敌人!

伊斯兰改革是个大难题;我以为自9.11之后,特别是最近之伊斯兰国(ISIS)现像出现之后,整个伊斯兰世界都在反思;我确信,这一反人类极端伊斯兰主义丑剧在现代世界舞台的表演,已经让伊斯兰世界,特别是伊斯兰世界知识分子意识到,必须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很快应该能带来积极的改革。

┅┅

曹先生,书信如有冒犯之处,敬请谅解。

祝新年快乐!谢谢!

2015年12月28日

2015-12-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