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俄签约,莫斯科渔利

曹长青

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7月16日在莫斯科和俄国总统普京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这是1950年斯大林和毛泽东签署《中苏友好条约》之後,50年来首次莫斯科和北京签署了这种条约。它标著俄国和中国关系已全部恢复正常,并基本解决了两国长期有争执的边界问题(仅有几个岛屿的主权有争议,没有最後解决)。

这个条约有效期20年,按规定,到期如果任何一方不退出,将自动延期五年。除了中共1961年和北朝鲜签署了类似条约之外,这是中国过去这些年来首次和外国签署这种条约。

中共媒体把这次中俄签约宣传为是中国取得的一项重大外交成就,是中俄联手对付美国的战略出击,并把它视为江泽民的重要政治遗产。

但仔细考察这项条约的内容,签约背景,以及俄国的战略目的、西方专家的反应,都可以看出,这只是中共利用控制的媒体胡弄无法自由获得信息的中国老百姓而已,这次签署的条约不仅实际作用很有限,而且通过签约,俄国人占了中国相当大的便宜。

●套话空话,缺乏实质内容

英国《金融时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等西方大报引述的中国问题专家的分析,都倾向於认为,这个条约缺乏实质性内容,只是说些套话,讲一些原则上怎样友好等等。这个条约和当年斯大林与毛泽东签署的条约的最大不同是,它没有军事结盟条款,显示俄国和中共还没有在军事结盟上达成一致看法,在这方面仍缺乏相互信任和共同战略利益。该条约仅承诺,任何一方的安全受威胁时,双方将进行磋商。因此西方评论家多认为它是表面文章大於实质作用。

这个条约在较抽象地承诺双方友好之外,还重点强调加强两国的经贸关系。但事实上俄国和中共的经济关系相当弱。去年中俄双边贸易额才是80亿美元,而去年中国和美国的双边贸易额高达1100亿美元。中俄双边贸易还不到中美贸易额的一个零头,差别太大。而且俄国和美国的双边贸易额也超过它和中国大陆的。因此克林顿政府时的「国家安全会议」中国问题顾问苏廷格(Robert Suettinger)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指出,「显而易见的智慧是,对俄国和中国来说,它们各自和美国的关系比他们之间的关系更重要。」

●俄国利用军火渔利

这次中俄签约,得到最大实惠的是俄国方面。一是可以扩大对中共的武器销售,这是俄国通过条约获得的最实惠的回报。俄国在经济改革和转型过程中,急需外汇,而武器出口是俄国的主要外汇来源之一。中国在过去这些年来,已成为俄国武器的最大买家。据美国媒体报导,仅去年,两国就签署有价值15亿美元的军售合同,它相当於俄国军火出口的40%。今年预计俄国将向中国销售价值15亿美元的武器。俄国虽然向中国销售驱逐舰,苏凯战机,核动力潜艇等,但俄国同时也向和中国潜在对峙的印度提供大量武器,而且武器级别程度比销售给中国的更高级,而且俄国和印度早就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显示俄国更重视和信任印度。俄国同时向双方都提供大量武器,坐山观虎斗,从中渔利。

在中俄签约之前,俄国总统普京曾访问河内,在和越南总统陈德良举行会谈後表示∶「越南不仅需要保持现有的从俄国购买的武器,他们还需要最新式的武器」;「越南可以寄希望於从俄罗斯获得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其先进水平将「不低於其他国家」。同时宣布俄国和越南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莫斯科不仅提供给河内大批军火,而且通过和越南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使俄国更进入东南亚,和中共争夺势力范围。

据新华社今年初电讯,俄罗斯的黄金外汇储备从去年初的124亿美元增加到今年初的280亿美元,一年时间内增加了一点二四倍。显然俄国通过向中国的潜在对手印度、越南,以及中国同时销售大量武器,获得了相当可观的经济收益。

●夺取的中国领土被合法化

二是通过这个条约等於使以往俄国从中国夺去的全部领土都获得合法性。这个条约签署之後,俄国和中国之间,除了两个黑龙江上的岛屿的主权仍有分歧之外,全部领土分歧都予解决,实际上是北京放弃了以前清政府和毛时代所有的领土主权要求,俄国今後在和中国的领土纷争问题上可以一劳永逸。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虽然宣称这项条约基本解决了中国和俄国长期存在的边界划分和领土纷争问题,但至今没有公布到底哪些领土通过这个条约正式划分给了俄国。但从这个条约的口气来看,等於是以往全部有争议的领土,除了剩下无足轻重的两个江心岛之外,全部都通过这个条约正式划分给了俄国。江泽民的外交成就实在是得来轻松——拱手相让土地,这是从清朝大吏李鸿章以来,卖国者都会做的。

三是可以增加俄国产品出口到中国。目前中俄贸易仅占中国全部对外贸易额的2%。俄国向中国的出口额度相当小,通过这个条约,俄国将会增加对北京的压力,迫使中共增加对俄国产品的进口。该条约签署後,俄国宣布要铺设石油管道,向中共出口石油,从而可以使俄国获得更多经济益处。

●俄国人相当警惕中共

四是虽然俄国仍不信任北京,但通过和中共签约,可获得挑战美国战略地位的象徵意义,为俄国同美国的讨价还价增加筹码,尤其在和美国就飞弹防御和扩大北约这两个棘手问题的谈判上,获得更有利的地位。在科索沃事件时,俄国先是和中国站在一起,批评和谴责美国及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後来莫斯科和华盛顿单独沟和,俄军和北约部队一起进驻了科索沃(至今仍在那里驻扎维和),把北京冷落到一边。这次俄国虽然通过签约凸显它和中共联手抗衡美国的飞弹防御政策,但签约後第二天,俄国总统普京就公开表示,俄国没有意图联合中国杯葛美国的飞弹防御计划,并再次表示俄国愿意就这个问题和美国谈判沟通;并在和江泽民签约後的第四天,普京就在义大利和美国总统布殊举行第二次高峰会晤,就飞弹防御问题讨价还价,根本把江泽民和中共抛在了脑後。全球七大工业国加上俄国共同召开「G8」首脑会议,商讨世界局势,制定国际新秩序,而中共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却再次被冷落到一边。

西方专家多倾向於认为,俄国只是利用中共,而没有真正和北京联盟的战略意图。根本问题是,俄国不信任中共,不仅由於俄国走向了民主,有了新闻和言论自由,可以自由探讨俄国和中国的关系,了解两个国家在制度上、价值观上,以及战略利益上存在的巨大不同,而且俄国和中国过去近半个世纪的对立,使俄国民众,包括精英集团普遍对中共政权抱有警惕和戒备。

俄国也担心来自北京的地缘政治的压力,俄国的人口过去十年下降了10%,而中国仅在俄国边境的三个省,就有人口一亿二千万(相当於俄国全部人口)。而中国的经济迅速发展,国力提升,更使俄国人有相当的担忧感。据美国知名智库「蓝德公司」(Rand)发布的评估中俄实力的报告,「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内,莫斯科担心中国力量日增,达到威胁俄国的程度,或许会超过它对美国军力持续不断的关注。」美国「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EIP)研究俄国问题的专家麦克法尔(Michael McFaul)分析说,俄国和中共签署的这个条约「实际上是技术上的,而不是战略上的。因为从长远来看,俄国人是知道的,中共将对他们构成更大的威胁。莫斯科和北京知道,他们各自和西方的联系,比它们之间的联系更重要。」

近年中国人大量进入俄国的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将超过那里的俄国人口,也成为俄国担忧的问题之一。据俄罗斯联邦出入境部去年公布的数字,俄国境内有大约150万非法移民,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国人。大多数非法中国居民以短期签证进入俄罗斯远东地区,出售中国的消费品,每年将超过60亿美元的收入带返中国。

●北京获得虚的好处

对於俄国通过签约获得的益处北京方面是清楚的,但中共通过签约也会得相当的宣传利益。首先中共的目标不是领土是否被俄国永久获得等问题,而是通过(炫耀)两个大国签约联手,提高中共作为大国的形象和地位,巩固江泽民政权在中国的合法性地位。虽然中共和俄国相互不信任,签约对美国和西方社会并不具特殊重大意义,但中共可以利用控制的媒体,宣传和俄国签约的战略意义和外交成功,从而赢得大陆民众对江泽民政权的支持;

其次,通过签约,今後更容易获得俄国提供的高级武器,加快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扩大对台湾的军事压力,使中共在亚太区域更具军事扩张的实力;

三是通过俄国在条约中明确支持中共对台湾的主权要求和强势政策,可以增加大陆民众、包括军方强硬派对使用武力统一台湾的支持;使大陆民众相信俄国是中共对台政策的支持者,由此强化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增大对台湾的压力。

●江泽民到俄国有「回家的感觉」

江泽民在莫斯科国立大学演讲时使用的是俄语。在演讲时,江泽民说,每到俄国访问,都有「回到家的感觉」。从江泽民这种「感觉」可以看出,中共最高领导人有相当浓厚的亲俄情结,在江泽民主导下的中国外交,今後将可能实行更加亲近俄国的政策。但俄国人会不会真的买这个账,则是未知数。

对於俄国和中国签约,美国政府的回应相当低调。主要是因为该条约没有军事条款,俄国和中共还没有军事结盟。以美国的军事力量,还没有到必须担忧的程度;另外,中国大陆和美国有巨额双边贸易,去年高达一千多亿美元。中共仍将经济建设为主要目标,因此北京会更看重和美国的贸易及中美关系。而俄国同样同美国有经济、安全等利害关系,需要美国及它支持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援助,而且在国际事务上也需要和美国的合作,来凸显俄国的大国地位。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对此评论说,莫斯科和北京「希望人们这样看待他们」,但俄国和中共加强关系,对美国的利益没有真正的威胁,「我对此不担忧」。

(载《争鸣》2001年8月号)

2001-07-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