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媒体的政治幽默

曹长青

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训斥香港记者,曾是美国媒体上一条刺眼的新闻,让美国人大开眼界,因为在美国,无论什麽级别的政治人物,都不得不对媒体笑脸相应,唯恐得罪媒体遭到「修理」。美国政治人物所以怕媒体,是因为被「修理」,後形象遭损,下次选举老百姓就不投他的票。媒体的威力在於和民主选举连在一起。

这次美国大选,出现建国两百多年最严重的纠纷,从投票日算起,36天後由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新总统才产生。

在大选和纠纷之间,美国的两党总统候选人,现任总统克林顿,以及其他权力人物,比以往更成为媒体嘲笑、挖苦和修理的对象。美国三大全国电视台各有一个晚间「脱口秀」节目,CBS台的大卫.雷德曼、NBC台的杰.雷诺和ABC台的比尔.马哈,三人主持的三台节目竞相开总统参选人和华盛顿权力人物的玩笑,其妙趣横生、令人开怀大笑的幽默,成为很多工作一整天的美国人就寝前的「轻松调剂」。

这种节目不仅具幽默感,而且特别紧扣当天的新闻,对於观众来说,等於一举两得,娱乐和新闻兼收并蓄。从这些极具讽刺意味的幽默中,读者可以看到美国是一个多麽言论自由的社会,权力者白天在政治舞台上冠冕堂皇、指点江山,晚上却成为娱乐幽默节目的「笑料」,媒体「修理」的对象,而且是天天「修理」,每晚嘲弄,由此构成了另一种「权力平衡」。

下面是这些「脱口秀」节目中的一些幽默片断:

讽刺民主党候选人戈尔:

「戈尔始终不认输,其实他也有自己的道理,他认为『怀孕票』(Pregnant Chad,指那种微微鼓起但没被扎穿的不合格选票)不仅应该有效,而且应该一票顶二,因为『怀孕』就是指两个生命嘛!」

「戈尔说,如果他当选,会公布新的军队法规:不问,不讲,不投票(Don’t ask, Don’t tell, Don’t vote!),免得军人的票都投给共和党。」(克林顿上台後为保护同性恋者权益,颁布了军队新法规:对同性恋行为,「当事人不说,上级不过问」)

「民调报告说,60%的选民认为戈尔应认输,戈尔听後马上说:我要『重新计算』那个数字。」

「克林顿总统抵达越南访问,希望找回在越战中失踪的二千美国士兵,戈尔听到後马上打电话对克林顿说,弄清楚那二千人是不是原籍佛州的民主党选民?如果是,快点查出他们的选票;如果是共和党人,就让他们永远做越南人吧!」

「戈尔猛烈批评佛州州务卿哈里斯女士,说她偏向小布什,连化妆都不会,眼睛化得太浓放不出电,脸上搽了太多粉像死人,嘴巴线条太硬没有亲切感┅┅说到这里,戈尔突然停下来说:我的上帝,我怎麽骂起自己了。」(讽刺戈尔参加总统辩论时化妆太浓,表情做作)

「戈尔化那麽浓的妆参加总统辩论会,最高兴的是克林顿,下次只要希拉莉在他身上闻到脂粉味,他会告诉她,那都是从戈尔那儿来的。」

「感恩节期间,小布什收到了很多来自各方的感恩祝福,戈尔听後马上说要「重查」一下,看里面是否有给他的被小布什占为己有了。」

大选纠纷结束,小布什当选总统。葬礼上,「戈尔竞选阵营」的棺材上放满鲜花,一男一女在最後送别,哀叹说,他是吃了太多没扎透洞而半悬著的选票小纸片而噎死了。」

讽刺小布什的幽默:

「据说男人比女人更喜欢选小布什为总统,而女人则更喜欢戈尔。这说明什麽?男人喜欢像他们的人,有过浪荡的日子,智商不高,就像你和我;而女人选总统就像选她们的情人一样,看谁能甜言蜜语,谁能取悦於她们。」

「新出炉的美国小姐来自夏威夷,小布什听後马上发表看法:瞧,我们美国人不是世界警察,我们很有包容心,我们都能容忍其他国家的女孩来作我们的美国小姐。」

「你们知道为什麽小布什在大选纠纷时躲在德州庄园不怎麽出面?他爸爸请了一帮家庭教师给他恶补国际常识课,尤其是让他背诵那些不太好发音的国家名,记住那些边角小国首脑的姓名等等,省得进了白宫再出丑。」

「看过戈尔和小布什之间的辩论,很多人认为小布什的智商并不低,你们知道怎麽回事吗?原来小布什略施年轻时在耶鲁大学考试时的小伎俩,偷看了戈尔的辩论提纲。」

「如果小布什和钱尼明年进白宫也好,一个忙著把所有的死刑犯送上电椅,没有时间搞绯闻;另一个心脏太弱,即使面对年轻貌美的实习生,也不敢正眼对视。」

「感恩节时,小布什州长在他的德州庄园烤肉款待亲朋好友,由於来人太多,肉显得不够,小布什说,那再执行几个死刑犯。」(讽刺德州处决死刑犯占全美一半)

嘲讽克林顿总统:

「佛州手工计票,发现有些废票的眼扎了一半,有的扎了两个眼,所以才搞得我们选不出总统,这种扎眼法让人想到克林顿(在莱文斯基性丑闻时的自我辩护)——我做了,我没有,我不知道我知道┅┅也许那里的选民都是克林顿式的人。」

「克林顿总统在爱尔兰访问时呼吁闹独立的『北爱』团结共处,并举一例说:我能和希拉莉的婚姻维持这麽长的时间表明,不管怎样貌合心离都是可以共同相处的。」

「对总统选战纠纷,克林顿最高兴,选不出总统,他就会继续当下去,况且希拉莉终於有了份称心的工作。克林顿告诉他的女人们,现在媒体不再注意我了,希拉莉高兴得也顾不上我了,我宣布,我是自由人!」

「克林顿总统感叹:今年真是不寻常,我的女人们都有不俗的成果,希拉莉当上参议员,陆文斯基白手起家成了百万富翁,琼斯上了《阁楼》杂封面,今年还没完呢,谁知道哪个小妞儿还会再造奇迹。」

「克林顿看著选情著急,他要帮戈尔一把,於是捱家捱户打电话,劝说选民投戈尔的票。当男人接电话时,他就把录音带放给他们听,如果是女人接电话,他会说:宝贝,你的声音让我全身颤抖,你穿什麽颜色的胸罩?」

「南加州的一个女性团体为了保护树林,在街上举行裸体游行。在中东参加和谈会议的克林顿总统听到这个消息,万分焦急,说他要马上赶回美国,亲眼处理这一重大事件。」

「白宫一再辟谣,说克林顿卸任後竞选纽约市长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可是,想想看,如果克林顿当上纽约市长,纽约会多麽繁荣——红灯区大开放,夜夜人潮滚滚,招来世界上所有风情万种的女人在时代广场每晚开盛大的Party,纽约会热闹死了!」

「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来纽约开联合国大会,克林顿在会场上和这个共产领袖握手寒喧,这个总叼著雪茄的古巴大子当场就警告克林顿:要把雪茄放在正地方。」

讽刺女国务卿奥布莱特:

「纽约一份报纸指责他们选出的新参议员希拉莉的穿著越来越紧,颜色也越来越鲜艳,与她的身份不太相称,这不公平,他们应该看看我们的国务卿奥布莱特女士,每次她到国外都是用又紧又短的套装裹著她滚圆的身体,你会为她捏把汗,不小心哪一堆肉就会漏出来,她最喜欢用这种装束去挑逗那些外国的首脑。」

讽刺美国两大政党:

「共和党是什麽样的党,是一手拿枪一手拿酒瓶子的白人的党;民主党呢,是想像力丰富具有同性恋倾向的党。」

嘲讽知名人物:

「戈尔律师团中有位曾为O. J. 辛普森涉嫌杀人案辩护的律师。已离开洛杉矶移居佛州的辛普森在迈阿密遇到这位当年帮过他大忙的律师时,不禁脱口而出:我好像最近没有杀人呵!」

「有记者问O.J.辛普森在佛罗里达有没有投票,他告诉记者这个机会当然不会错过,但奇怪的是,一刀对那个选票孔扎下去,并没有出血,这让他很扫兴。」

讽刺普通美国人:

「佛罗里达在重新手工查票,谁能相信他们的手,是他们的手扎错了洞,再用那双手去查票?」

「我们美国怎麽了?我们不是最强大的国家吗?我们不是最有力量的人吗?我们上太空、上月球、连人都能复制出来,怎麽同样的人,就被『蝴蝶型选票』上几行字给难住了,(大哭)天哪,我扎错了洞!」

(载《争鸣》2001年1月号)

2000-1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