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马习会”预示国民党惨败

曹长青

“马习会”被称为“第三次国共合作”。但从国共交手的历史来看,这种“合作”不仅毫无前景,更注定国民党在台湾的惨败。

人类迄今的历史从来都是自由战胜专制,而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是列宁式的党,独裁政党的特色就是一个一定要吃掉另一个,小独裁必定成为大独裁的手下败将。在民主已成为世界潮流的今天,两个曾给中国人民、台湾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政党,现在却走到一起,想要决定台海两岸的命运,这本身就是一个“国际笑料”。

国民党当年在中国之所以节节败退给共产党,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对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没有清晰的认知。这次国民党还要跟共产党合作,说明他们迄今为止都没有从一败再败给共产党的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主要在于孙中山提出“联苏、容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而“联苏容共”,就是联合纵容共产党;“扶助工农”则是支持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赞美的以暴力打土豪分田地的暴民和地痞边缘人。孙中山之所以这麽做,是因为本质上他和共产党在一种思维框架下,也是要建立“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的独裁制度,他提出的“三民主义”,也在相当的成份上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相吻合,因为其中的两个内容(民族民生)都是强调大政府,而不是个人权利。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韦慕庭(C. Martin Wilbur)曾写过一本《孙中山传》,他论述说,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国获得发展的机会,进而征服中国,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是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所以国共第一次合作的结果,不仅没有成效,反而糊里糊涂地帮助了共产党势力壮大(当时共产党才成立不久)。

国共第二次合作,表面原因是张学良发动“西安兵变”,迫使蒋介石联共抗日,但真正原因仍是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邪恶缺乏清楚认识。中国发掘出的史料证实,张学良当年已经加入共产党;但被蒙在鼓里的蒋介石却一直坚持由张学良领导“剿共”。在国民政府官员和士兵在西安事变中被打死上百人之后,按理说蒋介石应该更清楚共产党是怎麽回事,但他安全回到南京之后,却正式承认共产党的合法性,并把共军列入国军编制,给了番号“第八路军”和“新四军”以及军饷。于是这支军队八年后扩大到百万人马,最后打败了国民党。

当年国共内战,国民党军事失败的转折点是东北战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蒋介石启用儿子蒋经国做对苏联政策顾问(负责东北外交),由于蒋经国仍对苏共和斯大林有幻想,结果加快了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失败。据前美国驻台官员陶涵(Jay Taylor)所著的《蒋经国传》,连蒋介石本人都承认,他对斯大林有幻想的东北政策是“最严重的错误”;“蒋经国因为东北交涉失败,备受抨击,政治地位下降”。

后来在中共获得联合国席位,台湾的国际处境非常艰难之际,蒋经国总统能够坚持反共,绝不向北京妥协,可能就是因为他和苏共、中共都打过交道,有过惨痛教训,而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1979年蒋经国在国民党中常委会制定对中共的著名“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蒋经国曾亲口告诉《纽约时报》记者说∶“与中国共产党接触(谈判),就是自杀行为,我们没那麽愚蠢。”

而如今,马英九去朝拜习近平,国共联手,就是蒋经国认定的那种“愚蠢的自杀行为”。

前两次国共合作,都是在国民党势力远大过共产党之时,但最后都被共产党玩于股掌。现在国民党在台湾都要被选民淘汰,其实力等完全不能跟当年同日而语,这种“合作”的结果,一定是加速国民党的灭亡。

国民党的劣行说明,它已堕落到历史最低点,不仅完全没有了当年那种抵抗共产党的勇气,同时也失去了在台湾赢得民心的信心,所以才跑去拜见中国独裁者,试图借宿敌共产党的大棒,来对付台湾人民。这种想靠独裁恶霸帮忙,来稳固并强化自己在台湾地位的做法,真是再妙不过的自杀行为。所以“马习会”不仅有政治马戏的作秀味道,更有政治自杀的悲壮和滑稽。历史上前两次国共合作,结果是国民党被赶出了中国。这次国共合作,结果会是国民党被赶出台湾,赶进大海!正如无数台湾人期待和坚信的∶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

2015-11-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